第四百五十四章 真.最后一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韩错 书名:恋战星梦
    感谢龙太子之殇xi的万赏,鞠躬致意,擦狼哈密达,zzang,o(n_n)o

    ——————————————————————————

    文晸佑当然没有住什么贫民窟的破旅馆。但是或许在李顺圭知道的话,况更糟。如果还是自我放纵颓废下去,说明他还放不下。一个干干净净的房间租下来,洛杉矶郊区的一家独门独户住宅。在美国城市是很多的。

    收拾一新干干净净。文晸佑洗了澡坐在那里,面带笑容看着周围,表带着丝丝的惬意和放松。这也不代表放下,可是严重的状况在于,他真的开始试着去过新生活,放弃让自己充斥狗血而重新面对一切。崔校长在被文晸佑从全州家里接走去首尔治病之前,其实已经说过。

    时间无解。没有什么可以永远存在。你要学会的不是无限提升自己解决任何问题的能力,而是,要慢慢学会面对和接受。文晸佑现在就在尝试,可是坦白说,那不好受。哭是谁难过的绪表达吗?不是。想哭不能哭,想哭哭不出来,才是。

    惬意慢慢褪去,剩下的又是无尽的空虚寂寞冷。不小心又狗血的现在,文晸佑倒也习惯了很多。原来这个世界真的不存在狗血,存在就是道理,不管你是不是可以接受。蜷缩在沙发上,枕着手臂躺着,在文晸佑想慢慢睡着的时候,电话响了。

    “徐才吗?你……”

    “是我。”

    对面传来的不是徐才,而是那个,小短的声音。文晸佑瞬间愣住,慢慢坐起,想问什么,却是笑了。

    “徐才终于还是把最后一次机会给你了,看来你是很有自信吗?”

    号码是新的。iphone4,美版的。只有徐才知道自己电话号码,她却打进来,很显然谁给的不用说了。

    而其实此时文晸佑的话中,也很明显清楚。徐才会有为了她们能和自己沟通而背叛自己的机会。而且也真的只有一次,接下来文晸佑就不会信任他了。只是此时金泰妍笑出来,轻声开口说出的话,让文晸佑收起笑容的同时,手机也想挂断不愿和她再说什么。

    “你明知道还一直只和他联系,最后一个机会是留给我。但其实也是你自己的一点奢望,是吧?”

    文晸佑笑容凝固,沉默就要挂断。金泰妍可以了解他到这个份上,此时自然也知道什么。

    “想挂断,等我说完吧。”

    文晸佑没有多做,半响轻声开口:“说吧。”

    金泰妍沉默一会,平静开口:“其实,我想了想,到底哪里值得你这么对我。一直放不开。最开心和最难过的绪,几乎,都是我给的。”

    文晸佑点头:“包括你的初,夜……可惜我不是。”

    金泰妍没说话。许久之后,吸了口气,开口说着:“现在你想放手,那好吧。我们是唱歌而认识的。也在唱歌中结束,你说好吗?”

    文晸佑轻笑:“《离开我的理由》?倒是应景的。”

    金泰妍再次沉默,不一会语气发颤:“我不想忍耐了。我想过。原来我一直都没有那种预想你会离开我,可是我知道你已经下定决心,我除了唱歌什么都不会,我说过我不知道一个这样的我为什么曾经值得你那样割舍不下,现在我还是想用唱歌,做最后一次努力。如果还是不行,我……尊重你的决定。”

    文晸佑呼吸粗重,将电话拿到一旁,深呼吸几次,慢慢的,才将手机放在桌上,开了扩音。

    “你总说,一首歌,是将心里话唱出来。”

    “我自己不会写歌,这首也不是。”

    “可是我想说,这首歌的歌词,就是,我想对你说的话。”

    文晸佑枕着头,看着天花板,没有出声。

    不一会之后,一个制作粗糙的伴奏响起,真的很粗糙,如果是录制专辑这种质量,会被人追到家骂死。

    可是刚刚听到前奏的旋律,文晸佑瞬间瞪大眼睛,坐起看着手机,愣愣的,说不出一句话。

    因为这首歌居然是,让文晸佑彻底压在上那根稻草崩塌子的,给她的那首却被拒绝的……ost。

    “就这样檫肩而过吗,我们的。”

    “是非常心痛的回忆吗”

    “再也不回来了,你的心”

    “就连眼泪也不能挽留你了”

    “my,love,我你,我你”

    “my,love,不要忘记,不要抹掉”

    “我们的

    “我的眼泪你能看见吗”

    “每天每天都在思念着”

    “那曾经让我心动的吻”

    “现在也要成为回忆了吧”

    “my,love,我你,我你”

    “你在听吗”

    “my,love,不要忘记,不要抹掉”

    “我们的

    “每天我都在思念中艰难的度过”

    “可是你在哪里”

    “我,对不起你”

    “对不起”

    “无法把你忘记”

    “my,love,请回到我的旁,请你不要离开我”

    “回到我的旁”

    唱出心里想说的话……文晸佑都听到了。

    出神看着手机,听着里面传来的歌声,文晸佑痴痴地看着,眼神没有聚焦一样。一句句词,一个个旋律,曾经是他那么用心,堪比《离开我的理由》给她写的,被她那么的拒绝了。

    那份深深的无力感,谁能体会知道?

    此时,真的由她唱出来,每句话如果真的如同她说的那样,是要对自己唱出的心里话。那么直白,那么契合此时两人的景,哪怕,在电话里。

    骤然之间,文晸佑突然听到什么。将电话拿过来关掉扩音丢在一边,可是此时金泰妍带着哽咽抽泣的歌声,却依然伴随着粗糙的伴奏响着。

    有些听不清,因为……隔着门。

    颤抖着手触碰着门边,随着他的走近,声音,慢慢清晰。

    好像触电般的,刚刚感受到门的触感,文晸佑的手瞬间缩回。

    愣愣看着门,以及传来不断哽咽的唱腔快走音了。文晸佑深呼吸几次,慢慢,将门,打开。

    那个小短,手里拿着手机贴在耳边,另一只手拿着另一个手机放着粗糙的伴奏,泪眼婆娑泣不成声地看着他,还在唱着。

    文晸佑已经第一时间,慢慢伸手拿下她的电话。弯起嘴角笑了,可是自己眼泪也已经下来。

    “pa……pa波。”

    金泰妍也是哭着笑了,仰头看着他,眼泪已经模糊了视线。仍然能看清他的棱角,和从没见过从他眼中流出的泪水。

    “我,我还有一句话,在那天学校后山的时候。想对你说的。”

    摩挲着他的脸颊,这次换她给他擦泪。

    “你说什么回忆都没有了,这话。不对。”

    仰头看着他,金泰妍任由眼泪流进嘴里,也要擦干他的,哪怕也擦不完。

    “你,你的所有回忆,最美好的都是我,后山废弃教学楼,扬志中学,空间重合,时空交错,地铁,耳机,全州到首尔的大巴车。”

    擦不完,金泰妍不擦了。忿忿在他怀里蹭掉自己的眼泪,金泰妍仰头看着他,说完最后一句。

    “可只要有我在,只要我还在,你的一切回忆,都不会完结,也可以真的开始。”

    “呵,呵呵……”

    文晸佑笑出来,看着倔强的那张小脸,还有皱着的小眉头。

    慢慢伸手,有些颤抖,要摩挲她的头发,只是抬到一半的时候,砰地一声门被关上,在,将她拽进来之后。

    那是一种疯狂,让金泰妍都感到害怕的疯狂,可是她反而表现的并没有退缩,而是迎合。

    门关闭的刹那,两人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将谁拽过来,拥在一起的同时,嘴唇也交织在一起。

    分开腿将她抱住嘴唇都不分开,两腿缠在自己腰上用力抱紧她。撞进卧室里门都不关,重重摔在上。

    一件件衣服撕烂,真的是撕烂的,包括文晸佑自己的。

    赤果相对并没有任何前奏,第一时间结合在一起,直接粗暴的,让金泰妍闷哼狠狠给了他一耳光,可文晸佑毫不在意,头都不歪的动起来,慢慢的,金泰妍喘息声响起,还有文晸佑的粗重的呼吸。

    但是这是主线,还有耳朵,嘴唇,口,都不会闲下来。

    甚至连动作姿势都不满足那样的单一。压着,抱着,坐着,好像不这样不足以发泄出那种一直堆积在两人心里的沉淀和隔阂。甚至即将到达临界点的两人,撕咬着对方。

    肩膀,口。

    手臂,大腿……内侧。

    在喘息声越来越重,动作幅度越来越大的时候,金泰妍一声轻叫,指甲用力抓着他的背,而他也紧紧抱着她,和她最紧密的结合。随后慢慢停歇,抱在一起,彼此感受对方的呼吸和味道,随后一起,陷入了沉睡。

    ——————————

    感觉这一次,睡得都那么香。

    因为两人在这段时间,都很累,很累。心累,体也累。再醒来的时候,居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不分先后的醒来,相视一眼,像是刚重新认识一样,又像是一切都没变的一起起

    “坏蛋。”

    金泰妍眨眨眼睛,抵着他口闭上眼睛喃喃嘀咕一句,想继续睡,文晸佑笑了笑,不一会出神摩挲她的头发,半响起坐起,拿出一支烟点燃,来到阳台看着外面。

    一只小手伸出将他烟拿下踩灭,除了那个小短也不可能有别人了。

    “臭毛病,谁惯着你的?”

    小眉头皱起看着他,对比文晸佑,她穿着他的衬衫,白皙的腿露在外面,看着甚是,感。

    文晸佑笑了笑,可是注意力没有被白腿吸引,而是看着她的脸。

    “有些事,还没解决。”

    金泰妍一顿,慢慢低头,不一会吸了口气,看着文晸佑开口:“还有什么事,我不是很清楚。”

    文晸佑一愣,轻笑揽着她抱着:“到美国还要回避,难道还能躲到月球吗?”

    金泰妍沉默片刻,揪着他腰间的拧着玩:“西卡说了,你能振作起来……她愿意退出。”

    文晸佑子一颤,也不知道是被掐的疼而下意识的反应,还是什么。

    可是金泰妍就当他是什么了,抬头看着他的脸:“干吗?舍不得?”

    文晸佑轻笑摇头:“我说舍得你信吗?你信也不会一直跑了。追的我遍体鳞伤你还不停。”

    金泰妍这次沉默了很久,可是再说话的时候,语气却很平静轻松。

    “不跑了。”

    金泰妍看着文晸佑:“这次是你要放手,我却主动追过来不同意。那么皮球踢到我脚下,轮到我来选择面对。”

    文晸佑咧嘴看着她:“你总不会接受我之前被你评价为狗的想法吧?”

    金泰妍摇头:“我不跑了,这次选择相信你,怎么解决好,都丢给你。”

    文晸佑慢慢收起笑容,愣愣看着她:“泰妍……”

    金泰妍捂着他的嘴,扯起嘴角开口:“别想太多,其实很简单。”

    看着他,金泰妍笑着:“在你回避不见我,见我还不如不见的短短这段时间,我发现我突然有了回想过去的空间。不是那么功利的想法,可你为了我的付出和牺牲,为我做的事,真的很多很多。”

    “泰妍……”

    “让我说完。”

    金泰妍打断他,看着文晸佑:“这样的话,或许我只会说一次。不是像我表现这么容易,让我一次说完。”

    文晸佑沉默低头,没再说话。

    金泰妍出神看着他,轻声开口:“我只会唱歌,这没说错。而你能做的事,你那么完美,比我能做的,可以做的,有能力做成的,太多太多。我总被成员甚至自己亲故诟病,为什么你对我那么好我什么都没为你做过,还偏偏可以理直气壮地找你闹。我也想为你做件事,不想欠你什么。除了我自己留下不再跑,或许还不够。因为你并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然后偿还的,只是我留下在你边,也远远不够,问题不解决,就还会出现类似的问题。”

    抬起文晸佑的头,金泰妍让他看着自己:“我不想让你再离开我。那么我的选择,就是让你不要顾忌我,去做想做的事。”

    ——————————————————————————

    (第三更来了。感谢、和立冬有夏xi的打赏,多谢。感谢幽然戴绕xi和最敬茜茜xi的月票,鞠躬致意。感谢给恋战星梦投票票订阅和点击收藏的亲们。撒狼黑。zzang。o(n_n)o)

    ——————————————————————(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恋战星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