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 爆炸想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韩错 书名:恋战星梦
    “我喜欢泰妍,一直没变过。”

    没谁再说笑,而之后文晸佑和yuri都沉默下来,就由这句话,开始了这个所谓灭口秘密的分享。yuri当然不会以为能够灭口的秘密就是这句喜欢泰妍一直没变过,因为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yuri也相信,或许这只是开始。

    “那西卡呢?”

    yuri下意识开口,不一会皱眉看着他:“其实都说女人天生就是好奇的动物,不过我并不属于那种。只是既然你要讲秘密,也不差多说一点了。我总是不明白从始至终你和泰妍、西卡还有sunny的经过,混混乱乱的就分手了,最后和谁好像都没在一起。”

    文晸佑一顿,点头笑着:“说复杂也复杂的,说简单,其实也简单。”

    yuri吃着花生,含糊不清开口:“长短事宜的那种。”

    文晸佑眯着眼睛:“我用不用再谢谢你光顾?”

    yuri呵呵笑着不说话。

    文晸佑摇头瞟了她一眼,沉默片刻,叹息开口:“其实我倒是承认,可能我有点大男子主义。”

    “有点?!”

    yuri瞪大眼睛看着他:“只是有点而已吗大势文少xi?”

    文晸佑耸耸肩:“不管怎样,反正和女孩我不喜欢计较。”

    出神看着啤酒罐,文晸佑喝了一口,随意晃动着。

    “其实我都很诧异,就那么和西卡纠缠上了。我不是没想过理由,但是我从来没想过责任。”

    看着yuri,文晸佑笑着摇头:“发生什么事,尤其是男女纠缠的那种,至少我是全都算在自己上,然后解决就好。”

    yuri神异样看着他,不一会低头开口:“倒是让人敬佩的大男子主义?”

    文晸佑摆手:“我要别人的敬佩干什么?我只要我自己开心而已。”

    yuri皱眉:“刚夸奖你。转眼就变了。那么自私只顾着自己开心?不理会喜欢的人?”

    文晸佑随意开口:“让自己喜欢的人开心,自己会更开心,有什么冲突?”

    yuri愣在那,半响神异样看着他,喝了口酒掩饰绪。

    文晸佑不在意,探看着yuri开口:“你说也奇怪了。我就好像传说中的灾星一样,越是亲近在意的边人,越是受伤更深。多数还因我而起。”

    yuri看着他,轻声开口:“你也别这么说。”

    文晸佑靠在一边,支着头侧躺着:“反正事就这样喽。我说了我讨厌狗血的。和西卡纠缠了。我不可能就像电视剧那样说这只是一时冲动一次意外,然后就撇开她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和泰妍好下去。尤其当时好像还是黑海你们沉寂期的时候,只有一个在外面忙碌行程为了少时的泰妍,你也知道她多别扭。”

    yuri看着他:“所以你就瞒着泰妍,一边和西卡一起,一边对泰妍好?”

    文晸佑点头:“反正都是错,算我一个人上好了。我的确喜欢泰妍,但不能就因此贬低西卡。同样是女人,她没必要。也没义务因为喜欢我而委屈她自己。好像低谁一头似的。不是偏心不偏心喜欢不喜欢的问题,而是做人的最基本权利和原则,我没有资格让谁因为我抹杀自己。”

    yuri愣愣看着他,喃喃开口:“你还真是……”

    文晸佑摆手:“别夸我。我说了这不是那种质。”

    yuri轻笑:“谁要夸你了?男人劈腿还值得夸奖?”

    文晸佑一愣,摸摸鼻子笑着:“那算我想多了,本来还有点小小期待的。”

    yuri噗嗤一笑,抬手比划一下。不一会探开口:“那之后呢?”

    文晸佑笑容凝固。慢慢沉默下来。

    “之后,我发现讨厌狗血本就是一件矛盾的事。之所以讨厌,就是因为谁都没法回避。”

    抿了一口酒。文晸佑轻声开口:“我以为哪怕多为难,我自信自己的能力都可以兼顾让两个人都开心。但是后来我发现,感的事真的和能力无关。还是我的责任,让西卡越陷越深,我越来越痛苦的同时,她也承受着背叛和折磨。”

    深深吸了口气,文晸佑张口几次,都好像很难似的,最终说着:“是我欠她的。我还是首先承受不住,她也很大度,哪怕当时很痛苦,却主动选择离开我,和我整理关系,重新让我回到泰妍边。成全我和那个小短,她自己吞下所有痛苦。”

    文晸佑扯起嘴角,笑着抬头:“多好的女孩,从一开始我俩对立打架,那时候我都没想到这个冰山脸色难看总像别人欠她钱似的,居然这么有担当,牺牲自己所有,承受所有,放手成全别人。”

    yuri表惊讶:“这么说?泰妍知道之前,其实你们就已经整理清楚分开了?”

    文晸佑没说话,自然就是默认。

    yuri想了一会,突然开口:“那你为什么不解释?krystal去找泰妍之后,你可以解释的。就算错也已经结束了,为什么不说?”

    文晸佑微微摇头,讲酒喝干,捏皱罐子丢在一旁:“错就是错,解释难道就能成为对的事吗?”。

    yuri负担指着他:“你真是……总说泰妍格别扭,你好像也没强到哪去吧?”

    文晸佑耸耸肩,笑着开口:“没办法,不是这样,我也不会和泰妍一起,最开始和你认识的时候不就是几年前砸吉他还没砸破么?到现在都多久了?”

    yuri一愣,想起曾经多年前的往事,不由弯起嘴角笑了。

    “看来也真的是格如此了,那时候虽然还不认识西卡,不过却是你和sunny之间的纠缠吧?”

    赞叹看着文晸佑,yuri喃喃开口:“你也真是了不起,总是要两个女孩一起纠缠才可以,只是一个就不行?”

    文晸佑打开一罐新啤酒。皱眉开口:“顺圭的话,或许也是这样吧。不过后来是真的交往,而且分手也是她先提出来的。”

    yuri轻哼一声:“你心里有别人,当女人都没自尊?明知道这样还缠着你。”

    文晸佑轻笑:“你又知道了。”

    yuri也是抿了一口啤酒,斜眼看着他没有多说。

    反而是文晸佑沉默一会,看着yuri:“如果不是生长板闭合,顺圭或许现在比你材好……”

    停顿一下,文晸佑坏笑:“至少没有腹毛。”

    “呀!”

    yuri是真不客气,直接啤酒杨过去。

    文晸佑下意识一躲,可是还是洒到裤子上。

    表怪异看着yuri。文晸佑凑上前:“你是又反悔了?”

    “你去死吧!”

    yuri忍着笑踢他一下,文晸佑呵呵笑着退开一边,剥开一粒花生放在嘴里嚼着。

    yuri没好气地看着他,不一会突然开口:“那秘密呢?这些事我就算知道了,总不至于灭口吧?”

    文晸佑一顿,没有说话。

    yuri等了一会,撇撇嘴随意晃着啤酒罐:“不想说算了。”

    文晸佑摇头:“不是不想说,我只是在想……怎么说。”

    yuri轻笑:“有什么就说什么好了,还需要想吗?”。

    文晸佑吸了口气。笑着开口:“话是这么说,不过所谓的秘密,也只是针对现在的况,还有以后。”

    yuri皱眉:“以后?你不是放手泰妍了吗?以后还要怎么打算?”

    文晸佑摇头:“认识她那天。我就没想过放手。你说的对,我和你不是一个层面的人。你注定要经历很多努力才会出成功,我不否认我的事业和发展也是我辛苦走到今天付出很多才得到的。但是仅仅对生活而言,我不会有物质上的忧虑。一辈子都不愁吃穿,家里的钱也足够我挥霍当个败家子。”

    停顿许久,文晸佑看着yuri:“所以。对她的感,不存在时过境迁回首往事的可能。我喜欢她就是喜欢她,没有什么命运可以阻碍在两人面前。绝症?交通意外?这些几乎都不可能。真的发生了,人也就死了,也就无所谓放不放手了。”

    yuri愣了片刻,轻笑开口:“男人啊,果然都是强势的。反正我想你既然始终没有放手的意思,泰妍也不会一直能不理你。”

    文晸佑点头:“就算她不理我,就算她移别恋以后遇见什么男人,我依然不可能成全她。真说自私,每个人都没什么不同。只是看体现在什么地方而已。是我的话,我的所有自私都在她那,没什么意外。”

    yuri点头:“所以和泰妍分手你没和西卡交往,不止是因为愧疚,也是为了重新追回她做准备吧?”

    文晸佑一愣,随意开口:“是她拒绝我,别搞错了好像我多虚伪似的。”

    yuri表惊讶:“你是说你还真的和西卡说要和她交往过?”

    文晸佑耸耸肩:“当然。”

    吃了口话说,文晸佑平静开口:“而且还不止一次,不过都被拒绝了。”

    yuri笑着拍手:“呀。果然是西卡的格,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什么顾忌都……”

    yuri突然脸色一变,慢慢收起笑容,表怪异看着文晸佑。

    “等一下,好像哪里不太对。”

    文晸佑笑笑没说话,yuri慢慢整理刚刚的信息,半响突然不确定地看着文晸佑:“你一直没有放手泰妍的打算,那么坚决。可是你又不止一次要和西卡交往,不管算不算补偿,都能表明不是开玩笑而是认真的。可是这两者之间……不是矛盾的吗?”。

    文晸佑笑着喝了口酒,抹抹嘴靠在一边:“这就是,那个要灭口的秘密。”

    yuri愣愣看着他,半响慢慢张大嘴,表惊愕的后退。

    抬起手臂指着文晸佑,yuri话都说不利落:“你……你不会……你是想……想……”

    “两个都要。”

    文晸佑好像很随意地接话,好像聊天气怎么样似的平静:“你觉得呢?有没有可能?”

    yuri终于听他亲口确定了,愣了好一会,才长长出了口气,摇头开口:“你如果不是疯了神经病,就是真的成为那种坏蛋,你……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

    文晸佑点头:“我知道这不可能被谁接受,所以一直埋在我心里。”

    皱眉想了一会,文晸佑开口:“或许西卡意识到了一些,顺圭可能也有点感觉。不过我没有亲口对谁说过,而且也没法说。”

    “你敢吗你?!”

    yuri嗤笑瞪着他:“你敢当面说,再好的脾气都会直接耳光抽你,更别说是西卡。”

    文晸佑摇头:“这点你倒是错了。更有可能抽我的,或许是泰妍。”

    yuri一愣,却是文晸佑没等她说话,笑着坐直子:“如何?现在你明白了吧?这样的秘密你让我和谁说?和我哥?他倒未必会惊讶当我神经病,可是他却会把事搞得我真的变成神经。和父母说?不可能。和在石哥说?和志龙哥说?boom哥或者和顺圭说?”

    看着yuri,文晸佑叹息:“我没有能诉说的人,但是我自己又琢磨不通,憋在心里很难过。我想有个没有任何暧昧关系的亲故,未必就全世界一定你最合适,可是至少我边的,你是最适合的。”

    yuri表严肃起,朝着门口走去。

    “你高看我了。事实上我现在只是听着就觉得负担得很,都没想到你那天喝醉酒在电话里和泰妍说的居然都是真的……所以以后还是不要联络的好,你这人太可怕了。”

    文晸佑一愣,眯着眼睛看着穿鞋要走出去的yuri,也没起阻拦,却是轻笑开口:“不听你也听了,不想知道你也知道了。现在你要真的敢就这么走出去,别怪我真的灭口。”

    yuri一边穿鞋,一边扫了文晸佑一眼。根本不予理会。文晸佑一愣,眼看yuri真的起开门就要走,不由一边失笑想着这个亲故还真是总能做出让自己意外的选择和决定,一边赶忙起跑过去将她拽住,鞋都没穿就在门口撕扯。

    最终yuri还是抵不过文晸佑的力气,将yuri重新拽回去。门口重新归于平静,至于门内即将发生什么,就没谁能够轻易了解了。而此时的时间,静静流淌。

    2009年12月4晚上23时58分45妙……

    46……47……48……

    (第三更来了。感谢大尾巴狼狗xi、可可男里xi和啊丹的打赏,多谢。感谢给恋战星梦投票票订阅和点击收藏的亲们。鞠躬致意。撒狼黑。zzang。o(n_n)o)(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恋战星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