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天际遥山小,黛眉浅

    抱着晴珍上马车,轩辕眼带笑意:“以后的行程,就有我安排吧,我会伴着你,走遍东宸的角落,让你不留遗憾的离开,之后便与我留在西凉,朝夕相对,做一个母仪天下的皇后,然后生下我西凉的皇子,我再让他做皇帝,你意下如何?”

    晴珍并没有考虑的这么远,但还是不忍驳斥他去的心意,点点头:“那我们就一步步走下去吧。舒殢殩獍未来的事(情qíng)我不清楚,不过,这东宸的景致,我愿意与你一同分享。”

    轩辕流云看着晴珍,目光灼灼,笑靥如花,顿时觉得,冲冠一怒为红颜,真的很值得。这一个月(日rì)夜奔波寻找晴珍的痛苦,在看到她的一瞬,都消散了,有她在(身shēn)边,此生,足矣。

    不知不觉中,他有些同(情qíng)东宸的皇帝,他与晴珍相识相知相(爱ài)在前,可最终却没能与晴珍相守,这不得不说是可悲,他在玲贵人那里也获得了许多关于晴珍和东宸皇帝之间的事(情qíng),是昊帝的错,把晴珍一步步推离自己(身shēn)边,而他,不过是把握住了时机,他很庆幸,从一开始,没有对晴珍强取豪夺,遇上晴珍,是他一生的幸事。这江山天下,有她共享,才如画,没有她,要江山有何用!他有这魄力,而昊帝没有,所以,他比昊帝幸运,能够与晴珍相守……

    ………………

    两个月的时间,他们朝夕相处,晴珍再也感觉不到一丝的孤寂与落寞,轩辕流云,这个狂傲不羁的男子,这个西凉的帝王,把自己宠上了天,而他,也丝毫不介意自己失去的尊严,仿佛,有她,便有了整个世界。

    这种生活,对晴珍来说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从来没有一个男子能为她做到这些,可是轩辕做到了,跟他在一起,自己变得越来越懒了,喜欢什么都依赖他,什么都交给他,自己就躲在他怀里,享受他给予的温暖就足够了。

    与以往天差地别的(日rì)子,她再也不用独自垂泪到天明,再也不用一个人孤单的活在世上,连个说话的都没有,蓦地,想起了心底的男子,她(爱ài)了半辈子的人,这些(日rì)子过得太幸福,以至于很少想起他,想起他,心便会痛,很痛很疼,那是她(爱ài)了半辈子的人啊,以后会(爱ài)多久她也不知道,尽管他们无缘,尽管四哥带给自己那么多的伤害,可心里还是想他,想他,不知道他现在过的好不好,在做些什么……看着前方在为她烤(肉ròu)的男子,她笑了,四哥终不是自己的良缘,以后在心里偶尔想一下就好,轩辕,才是她的归宿。

    这一刻,晴珍甚至自私的想过,如果就这么与轩辕在这里逍遥一世该多好,可是不行,轩辕是西凉的帝王,离开三月已是不该,她不能在奢望了。自由,是一件太奢侈的事(情qíng),特别对于在皇家长大的他们,自由更是触不可及的。从一出生,他们的(身shēn)份便注定了不平凡,而不平凡的代价,便是永远的失去自由……

    自由,与荣华,哪个更重要,谁知道……

    “轩辕,你已经离开西凉三个月了,是不是该回去了?”夜晚,晴珍委婉的提起。她也不舍得轩辕离去,但是,她不能这么自私,西凉的百姓需要他,再说,他们分离不久就会再次见面,那时,她就是他的新娘了。

    “我也正要与你说这件事,明(日rì)就到京城了,我送你回了京城便返回西凉,在京都等你,西凉迎亲队伍也已经到达了京城,我们不会分开太久。”轩辕低沉地说,如果可以,他(情qíng)愿与晴珍一同回西凉,可是不行,西凉还有大事等着他回去处理,密信一封接着一封,轩辕也知道刻不容缓,他必须在晴珍来到西凉以前,把潜在的危险全部清除,这样,他才可以高枕无忧的与晴珍共享西凉的盛世荣华。

    他想给予晴珍的,是一处温暖的栖息地,在这里,只有欢乐,幸福,甜蜜,远离纷扰,暗杀,争斗,为了这个目标,他只能与晴珍暂时分别。尽管不舍,但还是要走。

    “流云,回去吧。西凉的百姓需要你,我不想你因为我,毁了你的英明,你是英主,我相信你会处理好一切,在西凉等着我。”晴珍柔柔的说,这个温润的男子,处处为她着想的男子,已经一点一点渗进她的生活里,两个月,她习惯了他的存在。

    ………………

    刚回到皇宫,便听到圣旨下达:“西凉皇帝(欲yù)与我东宸缔结秦晋之好,属意婧芸公主,实乃大喜之事。着婧芸公主十(日rì)后启程,和亲西凉……”后面的是什么晴珍已经听不清了,该来的终究是来了,没想到竟然这么快。

    依晴珍看来,此事怎么也得一个月之后进行,现在看来,十天,实在是太仓促了,不过也好,多留些(日rì)子还是要走,既然早晚都要走,什么时候已经不重要了,想开了,晴珍也就释然了。着晴离不上。

    缓步走到乾清宫,对这昊帝说:“四哥,我回来了,我想知道,为何要在十天之后,是不是太快了些,是四哥的意思,还是他西凉的意思?”12cy4。

    “是我的意思,西凉只说尽快,并未言明出发时间,是我斟酌之后,商定了这个(日rì)子。其实一切已经都准备好了,只等你回来出发,所以,十天并不算近。和亲的事,你离开不久便定下了。这三个月玩的怎样,轩辕流云跟你在一起?”昊帝虽是询问的语气,但已经肯定的**不离十了。

    “是在一个月之后遇上他的,我也没想到会在途中遇上他,但不得不说,之后的两个月,有他的陪伴,很安心。”晴珍如实回答,明知道这样的回答让昊帝脸色难看,晴珍还是缓缓说了出来,即使不说,他也知道,自己又何必隐瞒。15401176

    “你们相处的很好?”昊帝继续询问。

    “蛮不错的。流云很体贴,懂得照顾人,有他的陪伴,真的很幸福。我现在觉得,去西凉也许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不好,尽管人生地不熟,但有流云在那里,他会护着我,守着我。”晴珍走到昊帝(身shēn)边,坐下,状似不经心的说道。

    “只要你开心就好。十天,不长的时间,好好把握,该道别的道别,别留遗憾的离开。”昊帝淡淡的说,似乎只是在交代即将远行的妹妹,“在西凉记得照顾好自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虽说你嫁过去是皇后,轩辕之前也没有立后,可是他的妃子也不少,要知道,女人的嫉妒心很重,好好保护自己。”

    “这些我都清楚,我想轩辕会帮我处理好的。西凉不比我东宸,不需要每(日rì)妃嫔向皇后请安,我只要呆在自己宫里就好了。”晴珍缓缓地说,对轩辕是满满的信任。

    这让昊帝有些挫败,在这方面,他的确做的不如轩辕,时至今(日rì),他对晴珍,许多话已经说不出口,不适合再说,是他把她推到了今天的境地,即使再(爱ài),他也不会说出来了,“旅途劳顿,去休息吧,记得和母后告别,她一直为此跟我吵,我也没办法。”

    “我一会就去看母后,是我的错,一直没见母后,让她为我担心了。”母后,是真的疼(爱ài)她的,不知(禁jìn)宫里的那个女人,听到她去西凉的消息,有没有一点点不舍呢。

    行李已经都搬回了听雨轩,也没有多少东西,沐浴过后,晴珍便往慈宁宫走去,好久不见母后了,她真的很不孝。

    进的慈宁宫,看着眼前已经中年的母后,她不(禁jìn)有些愧疚,因为她是四哥的母后,她才敬她,与她亲近,可自己看的出来,母后她待自己的真心,想到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她,再也没有母后的疼宠,心里真是既愧疚有不舍。

    “母后,珍儿回来了,母后最近怎么样?”晴珍轻柔的开口。

    “珍儿,你真的要去西凉么,让别的公主和亲不行么,实在没有公主,把郡主嫁过去也行啊,为何偏偏是你,我可怜的孩子。”太后一阵感慨。这孩子自小便活得辛苦,多灾多难,如今又让她离开国土,远赴西凉,命运对她是不是太不公了些。

    “母后,我没事的,去西凉也不错啊,听说西凉的风景别有一番风味,这次我可有机会去看了。再说,二十多年留在东宸,剩余的二三十年留在西凉,看起来也是一件不错的事啊,别人想去还没有这样的机会呢。母后不要担心了,我在西凉,会过得很好。”晴珍劝慰道。

    “可是举目无亲,你在那里怎么能过的好,母后怎么放心的下,珍儿,我去跟皇帝说,让他换个人去和亲,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这次竟然连我的话也不听了,珍儿,你和皇帝是不是闹别扭了?”太后询问道。

    “母后,圣旨已下,此事便没有转圜的余地了。母后不要为我担心,我和四哥没有闹别扭,这件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晴珍轻柔的解释道。

    “那他为何偏偏要你去和亲,难道离了你,两国还和亲不成了?”太后不解的说。

    “母后,此事说来话长,您也别怪四哥,……”

    夏依有话说:今晚还有一更哈,可能在凌晨以后了,亲们晚安,夏依继续码字……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