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甚西风宛胜,东兰暮雨

    “四哥,你永远在珍儿心里,永远。舒殢殩獍四哥,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我本打算一生都不告诉你的秘密。”晴珍轻柔的话语徐徐传来。

    “你是要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对吗?”昊帝已经想到了,他的珍儿,也只有这件事一直隐瞒着他。

    “是啊,我想,还是告诉你的好,否则,你一辈子都解不开这个心结。但我又怕,告诉了你之后,你会接受不了,所以直到今天,在我离开之前,我决定告诉你。”晴珍缓缓的解释道。

    “为什么我会接受不了,左右不过是我的兄弟们做的,宫里的男人也就这几个,你不愿意说,那必然此人与你关系密切,可能与我也很亲近,我说的对吗?”昊帝分析道。

    “四哥说的不错。一直以来我不想提这件事,一是觉得这是陈年旧事,没有必要在因此而使我们彼此不愉快。而且,我从来不曾因此而疏远他,我不恨他,尽管我不认同他的做法,但我可以理解他。”想起那件事,晴珍回忆起了很多过往的事(情qíng),他对自己的好,自己一辈子也忘不掉的。

    “珍儿,他究竟是谁?”

    “一个我不说,你一辈子也猜不到的人物。四哥,其实你方才说错了,你说左右不过是你的兄弟们做的。其实不是,你一直认为是他们,你怀疑过五哥,六哥甚至七哥,或者还有三哥,因为我们都是一同长大的,关系也都不错,可你一开始就进入了一个误区,也许年少时,我对五哥好感太多,太依赖他让你产生了错觉,但我跟他们,的的确确没有过什么。当然,六哥的事你知道,我不想多说什么。”晴珍淡淡的说。

    “不是他们,那又会是谁?皇宫守卫森严,外臣不可以擅进后宫,我真的想不出还有谁。”昊帝很是疑惑,可任凭他想破了脑袋也没得出一丝一缕的联系。

    “我想这么说你更容易明白,我们不说过去,就说现在,能够自由出入后宫任何一个地方的是谁呢?”晴珍试着委婉的告诉他。

    “当然是我了,后宫有哪里是我去不得的。若说几位兄弟不能擅闯后宫,可我自然是想去哪去哪,后宫中住的,除了我的妃嫔便是我的子女以及我的母后,我还有何处去不得。当然,那(禁jìn)宫除外。”昊帝狂妄的说,不过说的都是实话,后宫是皇帝的后宫,他有何处去不得呢。15297699

    “四哥说的很对,那我们再回到过去,同样的问题,四哥的答案是什么呢?”晴珍知道,揭曉答案的時刻要到來了,她不清楚四哥究竟會是什麽反应,不过,既然选择了告诉他,就只能说了,即使自己不说,话说到这个份上,他也能猜出来了。

    “当然是父皇了,”昊帝说完,才发觉自己说了什么,想起晴珍之前的话,真的被吓到了,“那个人是父皇?真的是父皇,他,他怎么可以,珍儿,你告诉我,不是他,真的不是他……”听到这样一个消息,昊帝真的失控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让自己纠结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竟然是他的父皇,是他最尊敬的父皇!

    晴珍却点点头:“四哥,你不用怀疑,的确是父皇。这也是这么多年来我不告诉你的原因,在我们心里,父皇是那么高大,我们自幼对他的尊敬和崇拜无以言表,我知道四哥也一直以他为榜样做一个励精图治的皇帝,可事实就是事实,谁也抹杀不了。我从来不怨恨他,直到今天我仍然敬他(爱ài)他。”

    晴珍顿了顿,接着说:“其实我跟父皇之间,更像知己。父皇一直知道我不是他的女儿,所以,他从来也不当我是他的女儿。按父皇的话说,他从来都是把我当他的女人来宠的。因为太(爱ài)(禁jìn)宫里的那个女人,所以他碰了我,让我做了他的女人,可他最终醒悟了。他说我不是她,我只是我。他说对我是真心的,不后悔跟我发生了一切,但还是觉得对不起我,所以他为我选好了归宿,可惜,他终究不是天,事(情qíng)并没有按他设想的发展下去。”

    “为什么,为什么事(情qíng)的结果竟然是这样,我苦苦追寻了八/九年的结果,竟然是这样,我最敬重的父皇,碰了我最(爱ài)的女人,并让我一直纠结到今天,为什么,珍儿,你告诉我,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昊帝抱紧了晴珍,心痛地说。

    “我也不清楚他究竟怎么想的,但一想到他十几年的宠(爱ài),我就无法恨他。但自始至终,我都当他是我的父皇,我敬重的长辈,尽管他不把我当他的女儿,而是他的女人,可我从来对他只有敬重。”看不出晴珍究竟是何表(情qíng),只听到她淡然的解释,对昊帝的解释。

    “珍儿,这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晴天霹雳,现在,我倒宁愿一辈子不知道他究竟是谁了。可转念一想,能够放下心结也未尝不是一件坏事。让我耿耿于怀了这么多年的人竟然是我的父皇,虽然有些惊愕,有些可笑,心里还有些不是滋味,但我还是领你的(情qíng),让我解开了心结,从此再也没有遗憾。”昊帝缓缓的说,他已经缓过神来了,经历了这么多之后,虽然震惊父皇的所作所为,但也不会大吵大闹怒气冲天了。人,总是在经历中成长的。

    “看到四哥如此坦然,倒显得我小气了,早知四哥的反应如此,我早该说出来的。”晴珍试着缓解气氛。

    “别,你若是早说出来我指不定会发疯,现在是已成定局,我虽然无奈,但只想珍惜最后与你在一起的时光,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再追究也没什么意义,而你也是受害者,我不想再因此让我们最后相处的时光布满(阴yīn)霾。”昊帝神(情qíng)的说。12bd5。

    “这样说倒也不错,总之我很开心四哥没有生气,没有再寻我的麻烦。”晴珍微微一笑。

    “照你这么说,我以前似乎经常这么干?”昊帝狐疑的问。

    “那是自然啊,四哥才知道啊,以前只要我和别的男人有点什么,四哥总会冲我大发脾气,然后惩罚我,明明我是受害人,却总要我承受这些过错,现在想想,我都不知道自己当初怎么熬过来的。换做现在,我想我不一定会墨墨承受。人,真的是会变的。晴珍感叹道。

    “我有那么可恶吗,听你说的我好像十恶不赦似的?”

    “难道四哥今晚的体验还觉得不过瘾,要不要再试试?我觉得勾、引男人成功是一件非常有成就的事(情qíng),四哥要不要再来一次,我觉得刚刚对四哥的惩罚太轻了,要不再加一次吧。”晴珍戏谑道。

    看着晴珍认真的表(情qíng),昊帝连连说:“珍儿,饶了我吧,这样的感觉,一次就够了。”说着,又正经起来,严肃的开口,“珍儿,我知道一直以来我做错了很多,如今想要弥补已经来不及,也知道你方才的话不过是玩笑而已。可是珍儿,我不想再欺骗自己的心,也不想再瞒着你,我有好多好多话,想要一股脑儿的告诉你。”

    哥你诉吗在。你说吧,我听着就是。”晴珍开口道,她没想到一句玩笑话竟会让四哥生出许多的感慨,也或许是他之前隐瞒自己的,无论怎样,今晚索(性xìng)都听了。

    “珍儿,(爱ài)上你,是我人生的一个意外。原本跟你在一起,是在我的计划之中的,我发现,你和老五老六关系很好,我也看得出他们对你不只是对妹妹那么简单,就像你之前所说,我利用了你,利用你来牵制他们,这一步,算是成功了。无论是老五老六,还是老七,都因为你心甘(情qíng)愿的做着自己的事(情qíng),为我分担着天下的重担,如果不是因为你,以老六老七的(性xìng)(情qíng),早就将国事抛在脑后了。”昊帝缓缓的说,他不敢看2晴珍,不知道她如今是什么心(情qíng),他只知道,自己不应该再瞒着她了。

    “还有就是,从你离开皇宫的那一刻起,我便知道你去了锦翠楼,也明白你的心思,无非是想让我接你回来,可我还是没有去。那时我已经对你动了心,可自己却不承认,不愿意拉下脸去找你回来。所以即使知道,还是拖着。诚萧的出现,一开始是偶然,之后便是必然了,他本就是我用心栽培的栋梁之才,因为你,他又多了一份任务,他很好的完成了。做的很不错,我本以为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可是,事与愿违,你不再对我一心一意,甚至在与他成亲后,不愿意让我再碰你,这让我十分恼火,却也无可奈何。只好勒令诚萧,做一个负心郎,好让你回到我的(身shēn)边。”

    “可事(情qíng)还是不尽如人意,我很无奈的说,我不是老天爷,尽管是天子,还是人,我(爱ài)上了你,而你却已经远离我,你的心,早已经不再相信我,虽然(爱ài)我,却不再相信我,这是我人生最大的悲哀……”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