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又还被、莺呼起

    “那我就不客气啦,四哥,现在我要你为我宽衣解带,然后伺候我沐浴,四哥,是不是认为我这要求太低了,我太善良了?”晴珍戏谑道。舒殢殩獍

    “是啊,我也认为珍儿这要求简单了点。珍儿是不是再提点高难度的要求?”昊帝严肃的说,语气认真到极点。

    倒是让晴珍一时没了话,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冒出一句:“这是最低难度的,高难度的还在后面,你先把这低难度的做完了再说,要是做得不好,可是要受罚的。”

    听着晴珍略显孩子气的话语,昊帝失笑,带着晴珍来到了乾清宫内室的浴池旁,果真开始帮晴珍宽衣解带,专注的神(情qíng)让晴珍错愕,这还是张狂威严不可一世的昊帝吗,此时的他,更像一个宠溺妻子到极点的夫君,为了妻子,抛下男子的尊严。

    晴珍就这么愣愣的看着昊帝为她脱下一层层衣衫,直到最后一件里衣即将褪下,晴珍才缓过神来,看到仅着寸缕的自己,霎时红透了脸,再看看昊帝,丝毫不受美色所惑,依旧专注的神(情qíng),专注的为她宽衣,神色没有丝毫变化,这让晴珍对自己的魅力一度疑惑,但一想到昊帝高嘲的忍耐力,便笑了,自己对他怎么可能没有影响,他只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习惯了,其实内心里还不知道在yy些什么……

    我就要谑气。想到这,晴珍心(情qíng)大好,顾不得羞涩,晴珍再一次提出更“狠”的要求:“四哥,你也宽衣吧,只着里衣就好,否则湿了龙袍就不好了。等你宽衣之后,就伺候我沐浴吧。”12ba5。

    昊帝一听,直接气的想要把这调皮的小鬼揪到怀里好好地教训一顿,但最后还是硬生生止住了,罢了,她想折磨他,就让她折磨吧,今晚不管怎样,都随她。

    想通了,昊帝也不再纠结,乐呵呵的说:“谨遵女王懿旨。”说完,果真在这里宽衣解带,只着里衣。晴珍就这么望着昊帝脱衣服,果然,让她看到了自己想看的景象,那里,已经(挺tǐng)起来了,看来自己对他不是没有影响力的,想到这,晴珍心里美滋滋的,更加得寸进尺:“四哥,是不是该服侍我沐浴了,四哥不要跟我说不会哦,不然我找个侍女来你跟着她学?”

    昊帝气的咬牙切齿,强挤出一丝微笑,对晴珍说:“珍儿说的哪里话,这么简单的事(情qíng)就不劳别人教了,只是珍儿,你确定要我服侍你么?你不怕,我忍不住吃了你?”

    “这有什么可怕的,再说,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答应了今晚全部听我的,怎么这么快就达不到要求了?四哥,我提前告诉你哦,今晚你会忍得很辛苦的,希望你有心理准备哦。”晴珍在昊帝耳边轻轻的说,弄的昊帝一阵发痒,(身shēn)下立马起了反应。

    这小妮子,就会给他找罪受,他是着了什么迷竟然答应了今晚全部听她的,这倒好,自作自受。听晴珍的口气,今晚真有可能折磨他一整晚,让自己尝尝yu火、焚(身shēn)的滋味,她可真会折磨人,这才刚开始,他已经忍得难受了,漫漫长夜,他要怎么熬?

    若是别的女人也就罢了,他提不起兴趣,可对象偏偏是她,他最(爱ài)的珍儿,还是未着、寸缕的珍儿,不得不说,珍儿知道他的软肋。今晚自己,怕是真的不好过了。

    强咬着牙,昊帝俯下(身shēn)子开始为晴珍沐浴,告诉自己非礼勿听非礼勿视,闭着眼为晴珍擦拭(身shēn)子,可柔软的(身shēn)子撩拨着她,越是看不见,心里越是想,越是想要狠狠地roulin她,该死的,自己怎么就答应了她呢,这倒好了,软玉馨香在眼前,看得吃不得,这是什么道理嘛。昊帝试着和晴珍沟通:“珍儿,你看我忍得这么难受,咱俩商量商量好不好,我知道你是在故意折磨我,我也该受折磨,但凡事有个限度,折磨之后,是不是该给点甜头呢?”

    “四哥想要什么甜头,说来听听,我觉得合理的话可以满足。”晴珍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这就受不了了,早着呢。这个“合理”可是个再虚不过的词,如今,她说合理就合理,说不合理再合理也是不合理。15297513

    昊帝却是以为晴珍看他忍得辛苦,有意放他一马,连忙说道:“珍儿,等你沐浴之后,给我好不好?你看我忍得这么辛苦,珍儿。”

    “如果我说这个要求不合理,我不答应,四哥又当如何呢?”晴珍反问一句。

    “那我只好忍着了,即使忍得再辛苦,我也不会碰你的,这是我答应你的,君子岂能食言而肥。”昊帝静静地说,语气里隐隐有一丝无奈。他知道自己该受惩罚,受折磨,珍儿如今的做法其实并不过分,可是yu火、焚(身shēn)的滋味实在不好受。

    珍儿实在是聪明,并没有给他下药,只是让自己体味这看而不得的滋味,自己已经受不了了,这还是(身shēn)体上的折磨,这些年来,自己给晴珍的,不止(身shēn)体上的折磨,更多的是心灵的折磨,珍儿看着自己与恩妍翻云覆雨时是怎样的心(情qíng),看着自己与其他妃嫔**时又是什么滋味,这一刻,他仿佛有些明白晴珍这么做的意思了。她要让自己这一晚,体味这么多年来,自己加注在她(身shēn)上的折磨与苦痛,仅仅一晚,自己都忍受不了,这么多年,珍儿一个弱女子,又是怎么承受过来的?

    这一刻,昊帝恨不得杀了自己,如果时间能重来,他绝不会让晴珍受这么多苦,可一切都不能重来。珍儿受的苦,都自己默默承受了,这一晚,自己还拿什么来要求晴珍?

    “珍儿,还有什么折磨都拿出来吧,我现在明白你的用意了,与你这些年的痛相比,这点折磨真的不算什么。珍儿,我才知道,这些年我对你有多糟糕,让你忍受了这么多的苦,还总是怨你对我不真心,珍儿,我真的错了,可也晚了,老天开始惩罚我了,将你彻底带离我的(身shēn)边,永生不得相见。老天爷真的好残忍,把我的心都疼碎了,珍儿,你走了,我的心也空了。我不会在要求你放手了,你想要怎么折磨我都好,我都会默默承受。珍儿,来吧。”昊帝隐忍着,艰难的说。

    “四哥,只要你能明白我的心意,其他的就不需要了。我累了,并不想以此来折磨你让你真的(欲yù)、火、焚(身shēn),脱了里衣,与我一同沐浴吧,以后,我们怕是再也没有一同沐浴的机会了。”晴珍叹息,四哥明白了她的用意就好,其他的,不重要了。过往的苦,过往的心酸,都过去了,她只想珍惜眼前,这最后与四哥相处的时光。其实看着他那般隐忍,自己心里也很难受。既然如此,何不放过他,也放过自己,好好享受最后这一夜,留下一点美好的记忆呢!

    昊帝知道,晴珍终究是心软了,也不揭穿她,听话的进入了浴池,与晴珍一起沐浴嬉戏,然后,就在浴池里,昊帝抱着这曼妙的(身shēn)子,与晴珍共舞……两人真正的做到了水ru交融,在浴池里,昊帝释放了压抑许久的自己,而晴珍,也在昊帝的温柔中迷醉……

    尽管之前忍得辛苦,昊帝还是很温柔的要了晴珍一次之后与晴珍在浴池中游玩,并没有造成晴珍体力不支的(情qíng)况。体谅到昊帝的用心,晴珍很是受用,这个男人,不是不懂得珍惜自己的。他照顾到了她的感受。不管之前如何,这一次,他留在她心底的是甜蜜,是幸福。

    在浴池中待久了,晴珍想要离开,对着昊帝道:“四哥,抱我到(床chuáng)上去,先给我擦拭(身shēn)子,然后抱我。”(娇jiāo)柔的声音差点让昊帝把持不住。

    昊帝看着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无奈的将她打横抱起,先将自己(身shēn)上擦干,又把晴珍(身shēn)上一点点擦干,顺带着将她全(身shēn)又看了个遍。昊帝很是无奈,想他一代帝王,从来不曾做过服侍人的活,也就在晴珍面前,他从来都不是皇帝,也罢,只要她当自己是她的男人,服侍她又怎样!

    看着那双迷离的双眼,昊帝一把抱起晴珍,往(床chuáng)榻走去,等会到了(床chuáng)榻,少不得与她再来一次,这一次,自己一定要、更加用心,让晴珍好好记住他,记住自己才是她的男人!

    “四哥,今晚,我真的很开心”躺在(床chuáng)上,晴珍柔柔的嗓音传来,“你知道吗,我多想永远跟着你,守着你,伴着你,可是不可能了。西凉,那个陌生的国度,以后会是我的归宿。嫁给了轩辕流云,我便不是东宸的女子了,我是西凉的皇后,会母仪天下,永远伴在轩辕流云的(身shēn)边,我想,他会好好待我,我会幸福的。”

    “只要你幸福就好,四哥如今想开了,你呆在我(身shēn)边一辈子,除了受苦还是折磨,轩辕流云是个好男儿,比我有出息,跟着他,你会幸福的。只要你幸福,四哥便无憾了。”昊帝低沉的声音传来。

    “四哥,你永远在珍儿心里,永远。四哥,告诉你一个秘密……”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