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

    “是,我跟他,有过鱼水、之欢”她知道,这一次,自己已经彻底惹怒了昊帝了……

    “珍儿,你怎么可以,你竟然真的背叛我!”昊帝怒不可遏。舒殢殩獍

    晴珍却是一脸平静,淡然的说:“四哥,这就算背叛吗,要说背叛,那也是对萧郎的背叛,自始至终,四哥,我不是你的谁,你也不是我的谁,我还犯不着背叛你。四哥,你说,我说的对吗?”

    我跟知真过。听着晴珍的控诉,昊帝的怒火渐渐平息,是啊,他凭什么说珍儿背叛了自己呢,珍儿跟着自己这么多年,她的苦她的痛都是自己给的,自己给她的幸福太少太少,给她的苦痛太多太多,再说轩辕流云(爱ài)上她也不是珍儿的错,自己如此错怪晴珍,真的是太不应该了。

    “珍儿,我错了,对不起,是我口不择言,珍儿,我是气急了,气疯了,你知道的,我是太在乎你了,所以才会这样的。珍儿,不要离开我,我对你的心意,都是真心的。”昊帝急切的说,“虽然当我知道你和轩辕流云不清不白的时候很愤怒,但我还是不想放开你,这一辈子,我都想让你在(身shēn)边,还记得我的承诺吗,我竭尽所能为东宸百姓谋福祉,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心安理得的离开。珍儿,相信我!”

    晴珍却是摇摇头,“四哥,我从来都知道你的心意,就像现在,江山永远比美人重要,我们注定了要分离,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我只盼着,能在你(身shēn)边多留一阵子,可现在看来,这也是奢望。我们,已经走到尽头了。我累了,这一场风花雪月,我选择退出,以后,四哥与谁在一起,都与我无关了。”

    决绝的话语让昊帝心颤,晴珍似乎铁定了心要离开他,这一刻,他感觉再也抓不住晴珍了,这种认知让他心慌,与晴珍在一起这些年,即使晴珍不在自己(身shēn)边,她的行踪自己也是了如指掌的,可这一次,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助,仿佛晴珍与自己,再也没有交集了,自己再也见不到、抓不住她,这种感觉,生平以来第一次有……

    “珍儿,真的要如此决绝,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昊帝心痛的说:“当真要如此吗?珍儿,你看着我,你告诉我,这不是你内心的真实想法,刚刚你只是随口说说,算不得数的。珍儿,不要离开我,你知道的,没有了你,我的心也就没有了,生命只剩下一副空壳,珍儿,你忍心看到我这样吗?”

    “四哥,残忍的从来都不是我,就算我今时今(日rì)留下来了又能怎样,我还是要离开不是吗?这红颜祸水,我当定了不是吗?难道四哥这次更(爱ài)美人了,不打算用我来换五座城池,想想还真是极端,东宸百姓会对我感激涕零,说我大义凛然,以一己之私换两国和/平,西凉官员怕是会唾骂我,说我红颜祸水。我这一生,真能写一本传奇了。”晴珍嬉笑道,“四哥,我想历史上还没有比这一生更精彩更传奇的公主了吧。”15297513

    “你明知道,我不可能让东宸的江山残缺的,我可以不掠夺他国的领土,但我也绝不(允yǔn)许东宸的领土在我手上受损,这是对我尊严的挑战!你知道的,我的尊严不容许我这么做,我不可能放任五座城池陷落。我清楚,这样做,对你很残忍,也许你说得对,我不该再奢望你留下,我已经没有可以留你的资本了,走吧,想去哪去哪,趁着这段时间,在东宸好好玩一玩,最后看一看东宸的土地,我想,和亲的(日rì)子不远了。”昊帝叹息一声,最后做出了决定。

    “我也是这么想的。东宸的山山水水,我魂牵梦萦的地方,我要最后,好好地看看。我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东宸,今后再也没有我的足迹,最后的记忆,我要好好留着。多留下一些,离开后,怕是连尸体,都回不到东宸了吧。”晴珍凝望的外面的天地,“四哥,我真的要走了,临走之前,我还要在皇宫里转一转,留两天,这是我住了十几年的地方,在这里,我还有未了的心愿,这乾清宫,我还想再住两(日rì),等我游历归来,怕就只能在听雨轩待嫁了吧。可惜了四哥精心布置的府邸,我怕是没有机会去住了。”12ba5。

    “珍儿,好好地去游玩一番,这一次,四哥不再了解你的动向了,四哥给你完全的自由,夜和影只保护你,再也不用向我报告你的消息了,天大地大,你想去哪都好,知道你有分寸,三个月后,我等你回来。到那时,做哥哥的亲自送你上花轿,看着我的珍儿成为最美的新娘!”昊帝感叹的说。

    做哥哥的,听了之后,说不心酸不难受是假的,第一次,他以哥哥的(身shēn)份和自己对话,真的是不习惯。他是她的男人,她的天,如今竟然不管她了,放任她,想想心里就不是滋味。原来放不下的还是自己:“四哥,好好保重,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这条项链我带走了,记得你对我的承诺,我想,明(日rì)就离开皇宫,游历四方。皇宫,没有值得我留恋的了。”

    “女孩子家自己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四哥不在(身shēn)边,以后凡事要多长个心眼,四哥知道你蕙质兰心,记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相信你会处理好的。我就不再啰嗦了,珍儿,记得,三个月后,四哥等你回来。”昊帝转过(身shēn)去,不再看晴珍。

    晴珍也明白昊帝的心思,当下进入内室,不理会地上一片苍白之色的恩妍,开始收拾自己的行装。

    而昊帝看一眼地上的恩妍,开口:“你就继续留在朕(身shēn)边吧,我想,你应该没给轩辕流云传很多信息。朕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希望你好好珍惜。此事,就当没发生过,谁也不要再提起,知道吗?”

    恩妍本以为必死无疑,岂料听到这么一个消息,不(禁jìn)喜极而泣:“多谢皇上,多谢皇上给恩妍这个机会,恩妍一定好好珍惜。”公主走了,自己还能在皇上(身shēn)边,这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不用谢朕,还是谢珍儿吧。是她让朕这么做的,在她心里,一直当你是好姐妹,朕这么做,也只是让她离开的安心一些,不要对东宸牵挂太多。她一直对你,都像对亲妹妹一样,即使你做出了这样的事,她都没有一丝指责的话语,你该谢的,是珍儿。”昊帝缓缓的说。

    “公主,怎么可能?明明是我让她离开了皇上,她该恨死我了才对,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她有那么大的(胸xiōng)怀。”恩妍摇摇头,不相信昊帝的话。

    “我不恨你,恨是(爱ài)的极致,我从来不会去恨一个人,至于对你的宽恕,不是我(胸xiōng)怀有多宽广,而是没有你,这件事(情qíng)依然会发生,你在这件事上,并不重要。再说有你在(身shēn)边,至少我可以确定你对四哥的心意是真的,你在他(身shēn)边,我比较放心,如此而已。不需要谢我。”悠悠的话语从内室传来,解了恩妍的疑惑。

    “你先下去吧,好好想想今后该怎么做,朕要看奏折了,不要任何人来打扰。”昊帝淡淡的开口。

    恩妍识趣的退了下去,尽管她知道,所谓看奏折只是借口,皇上应该是还有话要跟高中说吧。

    果然如恩妍所料,恩妍一退下,昊帝就迫不及待的来到了内室之中,望着正在收拾行装的晴珍,缓缓的开口:“就这么急着离开吗?不是说要在乾清宫多住两天再走,怎么又改口说明天要走了呢,你不是随意改口的人。”

    “原本多住两天,是想和母后、敏卉她们告个别,再看看几个孩子。但我转念一想,何苦让她们这么早就开始伤怀,还是等游玩回来再与她们告别的好,既然如此,就没有多住两天的必要了。”晴珍淡淡的解释。

    “那我呢,不打算跟我告别吗?”

    “今晚还不够吗?多住两天也还是要走,何必呢。四哥,你我都不是犹豫不决之人,说好了的事(情qíng),就这样吧。我明(日rì)一早离开,今晚就让我做一次红颜祸水,从现在开始,四哥只陪着我,什么奏折国事都抛在脑后,好不好?”晴珍撒(娇jiāo)的说,她想要在离开前,给自己最后的回忆,与四哥的记忆。

    昊帝想也不想的应下,如果可以,他真想这辈子都抛下家国天下,只有他和珍儿,逍遥世间,可是不行。但这一晚,还是可以的,“珍儿,今晚,我只属于你,完完全全属于你。”昊帝环抱着晴珍,在她耳边轻柔的说。

    “那四哥,今晚听我的,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晴珍趁势要求到。今晚她想要疯狂一点。

    明知道晴珍有了鬼主意,昊帝还是应了她:“好,今晚全都听你的,哪怕要我写退位诏书,我也照做。”没来由的,就是想要纵容她,他的珍儿。

    “那我就不客气啦,四哥,现在我要你为我宽衣解带,然后伺候我沐浴……”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