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

    自从那晚江雨婷接了个电话后,云希就发现她的神色有些不对劲,尤其是对自己,似乎总是(欲yù)言又止,满腹心事的样子。舒殢殩獍

    云希几次想开口问她,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怕是与自己无关,倒显得她八卦了。

    而且,自从那天开始,江雨婷似乎有意无意阻止她关注新闻,一有时间就拉着她逛街,泡咖啡馆,再不就是在一起聊天,总之,她会想办法把她的时间填得满满的。

    云希不是神经敏感的人,但也不至于及迟钝,她感觉得出来,雨婷姐有些奇怪,越发觉得她是有事瞒着自己,不过,既然是她不肯说,那么问了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不如自己想办法了解。

    这天恰巧她和艾伦去试礼服,趁着这个机会,云希给还留在t市的欧文拨了电话。

    之所以打给她,是云希有一种直觉,江雨婷瞒着自己的事(情qíng)一定与自己有关,而且……十有**关系到容湛。只有具备了这两种可能,她才会显得那么小心翼翼。

    不过,依照以前她们的姐妹相处之道,彼此有干什么事(情qíng)是不会瞒着对方的,这一次,倒是让云希有些不解。

    电话很快接通,欧文似乎是被扰了清梦,声音有些不清晰,“唔……谁啊?”

    “欧……欧文姐,对不起,这么晚打扰你,我……是云希。”她觉得有些内疚,但电话已经打了,她自然报上名字。

    不想,她刚出了声,那边的声音就一下子变得高亢起来,“云希?你去哪儿了?我联络不到你,都要急死了。”

    “呃……欧文姐,怎么了?”听到她焦急而不善的语气,云希有些不解。

    “云希,你现在在哪里?没什么事吧?”欧文深吸了口气,“你知不知道,这些(日rì)子我找不到你,我有多担心啊?”

    云希眨了眨眼睛,“欧文姐,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干么那么担心啊?没事的!”

    “哎……我怎么可能不担心?遇到这样的变故,我真是替你不值啊!那个女人不就是有家族背景吗?你告诉姓容的,你也有背景,你是我的妹妹,我的就是你的,我倒要看看,姓容的是不是连我的家族都不放在眼里。云希,你不要难过,我会给你撑腰的。”欧文气鼓鼓的说道。

    云希听得茫然,欧文的话让她的心咯噔一声,就算是大脑一片空白,她也能从她的话中听出一些端倪,但还是不敢置信地问道:“欧文姐,你……你在说什么呀?”

    “哎……云希,姐姐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不过……只要我在,就不会让容湛欺负你,哼,娶别的女人,他想都不要想。否则,我会让他‘安远’翻不了(身shēn)。”

    这一次,云希总算听清楚了,那几个字眼生生刺痛了她的心,仿佛将她的心生生剥开,可是,她仍然无法相信,只觉得这一切是完全不可能的。于是,她毫升诧异地回问:“欧文姐,你……你在说什么呀?”

    欧文一愣,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xìng),听云希的口气,她似乎真的什么也不知道。这回轮到欧文愣住了,这究竟是什么(情qíng)况,明明整个t市已经人尽皆知了,她却完全不知道,这似乎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欧文姐,你为什么不说话?谁……要娶别的女人?我……怎么听不懂?”云希深吸了口气,只觉得(胸xiōng)腔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堵着,她几乎快要窒息了。

    “云……云希……原来……你不知道啊?”欧文暗自懊恼,如果她不知道,自己真的不应该这么冲动地告诉她,倒不是说她也想隐瞒她,只是,这样至少可以让云希不会那么难过。

    “欧文姐,你说的人……是容湛吗?他……他要娶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云希几乎是颤着声音问道。

    “呃……云希,你……你在哪里啊?怎么会不知道呢?这……这t市已经人尽皆知了,你怎么会……”欧文实在想不明白,作为容湛最亲近的人,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我在美国,我一个好姐妹要订婚了,我过来祝福她。”云希能够感觉到自己用力地握着话筒,她的手心里全都是汗,湿滑湿滑的,生怕下一秒失了力气,话筒从手心里滑落。好一会儿,她才又开口,“欧文姐,你一定弄错了,怎么可能是阿湛呢?他……他正在欧洲出差啊!”至此,云希也不愿意相信,虽然这些天,容湛一直没有打来电话,但是,她就是不相信,他骗了她!曾经,他为了挽回他们的感(情qíng),他是那么的努力,甚至差点赔上自己的(性xìng)命,那种坚韧和绝决,让所有人都为之动容,更是点燃了她那颗近似于冰冷的心。

    就在前不久,他才向她求婚,她从他的眼中读到了那份真挚与深(情qíng),她相信,眼前的容湛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历经了五年的分离,他一定会给她幸福,因此,她信他,无比相信他。

    而此刻,欧文告诉她,他就要娶别人了,这让她如何相信,前不久还对她深(情qíng)款款,疼之入骨的男人,短短几天,只不过出差的功夫,就要娶别人了。她不相信,死也不相信。15198208

    从从开想不。“云……云希,你没事吧?”欧文担忧的声音传来。

    云希深吸口气,好半天才有力气开口,“欧文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呃……云……云希啊,我也不知道,只是……这几天……t市的各大报纸都登出两大军.旅红门,容、叶两家要联姻的事(情qíng),我……我起初还不相信,后来……找人去打听,证实了容湛要娶叶可馨,而且……婚礼就在下周。”

    轰的一下,云希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下一秒,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疼痛也随之蔓延开来,紧握的指尖陷入掌,可再尖锐的疼痛也比不过她此刻的心痛,浑(身shēn)的血液也仿佛凝结了起来。

    “欧文姐,我不相信……不相信阿湛他会再度背叛我!我要回去……马上回去向他搞清楚。”

    ****************************

    江雨婷没有想到,尽管她努力掩饰,想办法瞒过云希,但还是被她知道了。

    作为好姐妹,她本该是第一时间告诉她的,可是,当从艾伦那里知道这个消息后,不知道是怕云希受伤还是不忍心,她竟没有告诉她,而且选择了隐瞒。11lko。

    如今,当云希知道这件事后,她实在有些尴尬和内疚。

    不过,云希却什么都没说,离开纽约前,她去机场送她,进安检的前一刻,云希和雨婷拥抱,她在她耳边轻声说道:“雨婷姐,对不起,我不能参加你的订婚宴了,谢谢你对我的隐瞒,可是……这一次,我必须去面对。为了我们的感(情qíng),更为了我们的孩子……我一定要向他问个清楚,要一个答案。”

    “云希,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也许……我不想你再难过。”江雨婷紧紧地拥着她,感觉到云希微凉的(身shēn)体和指尖,她的眼前一片模糊,声音变得哽咽。

    “雨婷姐,我知道你是心疼我,我不怪你!”云希轻轻推开她,澄澈的眸子凝视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道:“订婚我不能参加了,不过……结婚的时候,我一定不会缺席。但无论如何,雨婷姐,你都要答应我,一定要幸福!不为任何人,只为你自己!”

    江雨婷愣了一下,看着眼前云希坚定的目光,她突然觉得,她再也不是那个柔弱的学妹,也许,她从来就不曾柔弱过,只是……以前她掩饰的太好了,让她以为她是柔软的,其实,在这柔弱的外表下,她有一颗坚强的心。那份柔弱下包裹的坚强更有着惊人的力量。

    她远远地望着云希走进安检的背影,那一刻,雨婷觉得云希真的成熟了。

    从女孩到女人再到一个母亲,她真的蜕变了。

    **************************

    再次用了十几个小时,云希从纽约飞抵了t市。

    她没有通知任何人,下飞机的时候,她戴着超大的墨镜,拖着小巧的行李箱,一路出关,在机场门口上了一辆出租车。

    车子驶进市内后,在一家报亭附近,她让司机停了车,并拿出一张百元大钞,请司机帮她买几份t市最有影响力的报纸,随后报了一家酒店的名字,便低头开始浏览报纸。

    一切,确实如欧文所说,随着婚礼的临近,各大报纸争相报导容、叶两家联姻的大事,可以看得出,几天来,这个话题一度成了最受欢迎的新闻(热rè)门,而看到报纸显赫位置,容湛以与叶可馨清晰的照片时,云希捏着报纸的手倏然攥紧。

    到达酒店后,云希向前台要了一个房间,稍作休息和整理后,她便拿出电话,一个号码一个号码地按下了那11个早已烂熟于心的数字……

    片刻的静默后,那端传来接通的声音,云希深吸气,下意识握紧电话……

    ————————————

    二更毕!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