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也无人惜从教坠

    “重要么?你只要知道有这么个人就够了,只有其他的,无论是他到底是谁,来自何方都无关紧要。我不想再提,这件事连四哥都不知道,当然,我认为他也没有知道的必要。”晴珍淡淡的笑着。

    “为什么要告诉我?”荣诚萧听了之后只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宁愿一辈子不知道这件事。

    “我们不是知己吗,知己之间是没有秘密的。我告诉你,只是想不留遗憾的走,你不必愧疚,我也不觉得有什么,那不过是一次疯狂,疯狂过后,一切归于平静。当时也许心里苦闷的太久,只想好好发泄一下,我料到了清荷会进府,正因为如此我心里过不去,才有了那一次,经历之后,我也背叛了你,对于清荷的进府也就接受了。”晴珍缓缓解释着,轩辕流云的名字,还是不要提起的好,若是传到四哥耳朵里,又是一场血雨腥风,就留着谜团下辈子再解开吧。

    “原来归根到底都是因为我,因为我纳妾,夫人,我以为你对纳妾很看得开,我真的没想到你……”荣诚萧心痛地说。

    “我没有那么大度,从来都没有。你只是不了解我罢了。从一开始,我就告诉过你,娶了我,就注定只有我一个,我不接受你纳妾,连通房丫头都不许,你只能有我一个。可我还是失望了。”提起过去,晴珍无奈的摇摇头。

    “说到底,还是我的错。算了,不说这些了,如今说这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一切都回不去了。”荣诚萧叹息。

    “都过去了,夫君。如今你和清荷真心相待,看到你们这么幸福,我也放心了。我明搬到京郊的府邸,先住一阵子,然后找机会回宫,就不出来了。”晴珍解释着自己以后的打算。

    “这样也好,夫人,时候不早了,睡吧,最后一晚的同共枕,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有纪念意义的事?”荣诚萧戏谑道。

    “夫君想做些什么,我一定奉陪。”明知道荣诚萧是开玩笑,晴珍还是十分认真的回答,最后一夜了,她也想留点纪念。

    “别乱动,珍儿,我不是正人君子,不要考验我,否则,我真的把持不住。今晚,你还是我的妻子,我做出什么事来应该不违法。”荣诚萧低沉地说。

    “夫君的忍耐力真的不高,我还没做什么呢,好了,知道你是因为清荷,不想因为这打扰到即将分娩的清荷,夫君,抱着我,我们就这么睡一夜,我不为难你。”晴珍乖巧的说。

    “好,我也好久没有抱着夫人入睡了,今夜,就让我再抱一次,以后,就是想抱也不能够了。”荣诚萧抱着晴珍,闭上眼。

    晴珍看着侧的萧郎,轻轻一笑,听着荣诚萧的心跳,缓缓睡去……

    第二

    等荣诚萧上早朝回来,晴珍已经离开了荣府,想来她是抽准了这个时机,趁此离开,避开了分别的伤感,独自离去了。荣诚萧尽管伤感,但还是打起精神去照顾清荷,孰轻孰重,他还分得清,毕竟清荷是他如今的妻子,是他即将出生的孩子的娘亲。而晴珍,只是过去式了,永远的过去了。

    ………………

    一晃半年过去了,半年时间,荣诚萧做了爹爹,清荷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儿子,荣家二老也来了京城,孩子满月的时候,晴珍让人送去了金锁,自己没有出现。如今孩子刚过百天,她依旧没有出现在宴会上,只是和四哥说了声,提前一天去了趟荣府,送上她的祝福。自己如今在乾清宫,虽然不能轻易出去,生活倒也自在。

    “四哥,我让人做了些桂花糕,你尝尝。”晴珍端着一碟糕点,对正在批奏折的昊帝说。

    昊帝抬头看到晴珍,微微一笑,放下手上的折子和朱笔,“还是珍儿体谅我,过来,我尝尝今天的桂花糕怎么样,好吃的话有赏。”

    晴珍乖巧的坐到昊帝腿上,执起桂花糕放入昊帝嘴里,看着他将桂花糕慢慢品尝、下咽,心里一阵甜蜜。仿佛看着他吃东西,也是一种满足。

    “的确是不错,珍儿想要什么奖励?”昊帝低沉的嗓音从晴珍头脑上空传来。听得她苏苏麻麻的。晴珍轻柔的开口:“不是该奖励御膳房吗,这又不是我做的。”

    “可我想要奖励你啊,我的珍儿。是不是想我了,嗯?”

    “谁想你啊,我只不过是怕你饿着,况且桂花糕太多了,我吃不了,才要你帮着吃的。”晴珍躲闪着,搬出自己蹩脚的理由。

    昊帝也不拆穿她,更加抱紧了晴珍,“我的珍儿,我知道,最近陪你的时间太少了,我的珍儿不乐意了是不是。我今天不看折子了,好好陪陪珍儿,可好?”他知道,最近不曾陪着珍儿,她自己在乾清宫,也没有什么可做的,很无聊。心里一阵心疼。

    晴珍的眼前一亮:“真的?”接着又黯淡下去,“你还是看奏折好了,国事重要,我可不想当罪人,到时候朝上出了事我担不起。”她不是不谙世事的妃子,她明白朝中最近事多,否则四哥也不会每天这么忙,所以尽管心里难受,她还是在一边自己待着,不去打扰昊帝。

    欣慰于晴珍的懂事,昊帝低笑:“皇上也得休息是不是,皇上也不能不吃不喝,再说,朝堂上事那么多,永远也处理不完,你要累死我啊。我看这样吧,以后你还和以前一样,帮我把折子分门别类,一些重要的先批,无关紧要的那些你直接替我批复就好了。”

    “一支朱笔在手,不只是权力,还有责任。我可不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晴珍拒绝道,后宫不得干政她懂,尽管昊帝从来不对她设防,她也对朝事没有兴趣。她要的,不过是能和心的男人在一起,这就足够了。

    “难道珍儿就眼睁睁的看着我累死吗,珍儿,你真的忍心看着我每天这么劳累?”昊帝摆出弱势的一面,以博得晴珍的同

    晴珍看着故意弱势的昊帝,不由失笑,堂堂皇上也有耍赖的一面,不过对于昊帝的关心与信任她还是很感动的。四哥是看她很无聊,而四哥又没有时间来陪她,所以才有这样的主意吧,而把国家大事交给自己处理,足可见对自己的信任。她在拒绝,怕是四哥真的要生气了。VEwR。

    于是微微一笑,应了下来:“好,我就陪着四哥一起看奏折,可好?不过,我话说在前头,若是我批奏折被人看了出来,四哥要负全部责任,可不关我事啊。”

    “我相信你的能力,也知道你的字。你学我的字早就学了七、七八八,除了十分了解你的人,是不会辨出来的。”昊帝很是自信。

    “那好,四哥,先休息一会,等会我帮你看奏折。”晴珍点点头,将一个桂花糕塞入昊帝嘴里。

    昊帝看着怀里的人儿,知道她心疼自己,即使不是很喜欢甜食,还是听话的咽了下去。

    乾清宫里很是温馨……

    从那以后,晴珍陪着昊帝看奏折,每天都过得很充实,两人看完奏折后就赋诗作画,下棋品茶,或者在上缠绵一番,子过的很开心。而作为乾清宫侍女的恩妍却是嫉妒的要命,自从晴珍来了以后,皇上就再也不曾宠幸过恩妍了,连为皇上更衣,如今也是晴珍的事,她这贴侍女,实在是窝囊。嫉妒心越来越重,恩妍想起了近来的朝事,神秘的一笑,公主,等着吧,很快,你就不在皇上边了,皇上只能是我的。

    而尚处在甜蜜之中的晴珍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命运还会有变化,自己还会离开昊帝,彻底的远离……世事真的难料。

    恩妍的报复很快就应验了,两个月不到,晴珍眼看着昊帝的眉头越来越紧,朝堂的事越来越多,今更是严重,昊帝直接把一个奏折摔了出去。吓的侍奉在侧的奴才们跪在地上,直打哆嗦。

    晴珍示意奴才们离开,自己捡起奏折,打开一看,也吓了一跳,只见奏折是戍边的大将呈上的,奏折中道:西凉国皇帝病逝,太子轩辕流云即位,宣称对东宸宣战,大军已在边境驻扎,只先锋军队便有五万之众,后续大军正在往边境而来,据说有二十万之众,且粮草军需齐备,想来是要与我东宸大战一场,请皇上尽早决断……

    轩辕流云登基,对东宸出兵,他到底想干什么?

    “四哥,你就是在为此事忧心?”晴珍将奏折放好,环抱住昊帝,“万事总有解决的办法,西凉此来我们虽然没有防备,但西凉与我东宸兵力相当,想来战争不会那么快打起来。我们还有时间。”晴珍温柔的抚平昊帝额上的皱纹。

    “珍儿,这一次,我真是没有料到。我东宸与西凉缔结盟约后,对军事并不是那么重视,边境久无战事,想来军士们士气也不高,西凉这次,怕是真要打我们个措手不及。这个轩辕流云,他到底想干什么……”萧当想告。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