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似花还似非花(5.21)

    “还是你考虑周到,那就这样吧,我还有些公事要处理,今晚等着我。”荣诚萧温和地说。

    晴珍点点头,悄然离去。

    一路往流岚阁走去,晴珍走的很慢很慢,想要最后看一次荣府。虽然在荣府待了四五年,府上也是按她的喜好布置得,可自己真正静下心来欣赏这一路景致的时候真的很少,最开始因为太甜蜜,明天与萧郎浓蜜意,这景,只不过是锦上添花,所以不曾过多在意,后来,自己闲下来了,却也失了兴致,一个人落寞的时候,再美的景致也提不起兴趣,整个世界在她眼中都是灰蒙蒙的,没有色彩。

    如今放松下来,心境平和,反倒觉得荣府处处皆是美,景致悠然,好久没有这么放松的赏景了,今天就好好看个尽兴吧,虽然没人陪伴,但独自在这宁静的世界,突然觉得也不错。VEwR。

    荣府与其他府邸不同的是,多了一份江南的细腻与清凉,到处是水榭楼台,小桥流水,因为她偏江南的婉约细致,所以当初在规划这府邸时,便多加了许多江南独有的景致,让她尽管深处北方也能享受那一份恬静。

    缓缓的前进着,这一刻的晴珍是留恋荣府的,不为别的,单为这景致就十分不舍,物是死的,人是活的,可物永远不会抛弃你,可是人会。晴珍望着眼前的动态的草木,静态的亭台水榭,有一种难言的感伤,渐渐蔓延……

    终于还是到了流岚阁,她还是要离去,放下不舍,潇洒的离去,挥一挥衣袖,带走的是一个鲜活的自己。不再纠结,大踏步的回到流岚阁内室,躺在榻上假寐。

    夜晚

    “夫人,这是最后一晚喊你夫人了,明天,当你离开荣府,我除了喊公主,不知道还能喊什么。”荣诚萧长叹一声,做了四年多的夫妻,不是没有感的,他对晴珍,不只是因为皇上的吩咐,心里的那抹悸动,一直存在,只是自己不承认罢了,不在晴珍面前承认。

    “是啊,最后一晚了,不过我还是会喊你萧郎的,习惯了,改不了了,要是喊你荣大人,我会笑喷的,所以,我还是不改口了。不过,今晚,同你一样,我想喊你夫君,明天,这夫君二字,当真不能喊了。”晴珍也低声说道。

    “夫人,我想问你一句,如果我不是皇上派来的,我对你很好,我们就像刚开始的时候那么温暖幸福,一直那样,你,会上我吗,会不会?”荣诚萧试探的说。

    “也许会吧,也许不会,不曾发生的事,谁也不知道结果。夫君,果如你所言的话,我想,我会你,因为你是疼我的夫君,也是我们孩子的爹爹,我们一家人会很幸福,我会沉浸在幸福中不能自拔,因为从小缺少,我特别希望,得到别人一心一意的对待。”晴珍缓缓地开口:“可惜事与愿违,老天终究没把幸运降临在我上,我还是要学着孤独,学着寂寞,习惯这一切。夫君,我打算好了,我想,我会和四哥在一起,放下自由,放下一切,寻找一份慰藉。”

    “我想知道,让你如此选择的缘由是什么,能告诉我吗?”

    “我不想再孤单下去,这些年,我累了,真的不想再一个人了,当初选择嫁人,便是希望觅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可惜还是独自垂泪的时候多,想想,真正幸福的子真的没有多少。回到四哥边,起码可以见到他,守着他,哪怕夜夜相对是奢望,但每月也会有一两是属于我的吧。我现在已经不奢望许多了,只希望平平淡淡的在心的男人边度过余生,哪怕见不得人,哪怕失去自由,没有名分,我都认了。”晴珍的眼里却没有多少期待,只是淡淡的叙述着。

    “夫人,真的值得吗?你确定这一生就这么过,如果,我说如果,他再一次放弃你,你会怎么做,你还会选择回到他边吗?”荣诚萧犀利的说。

    “什么意思,什么叫再一次,夫君,你的话我听不懂。”晴珍佯装不解。

    “夫人,你一向聪慧,我知道,几年前你就明白皇上的做法为的是什么,就像你曾说的,江山美人,他选择的从来都是江山,而美人,不过是有了江山之后的消遣娱乐,没有美人相伴的英雄是寂寞的,所以皇上即使放开你,却不是完全的放开,在他利用你稳固江山的同时,他还不舍得就此放下你,因为他心里还是有你的,不是对你无无义,而是你比不上江山重要。”荣诚萧一字一句,将晴珍击垮。

    晴珍的脸色霎时变得惨白惨白,这是她一直不愿意承认的事实,四哥不止一次利用过她,美人计再好用不过,可自己还是这么jian,在被他利用之后依旧选择回到他的边,不是因为自己傻,不明白四哥的目的,只是因为,他,因为的太深,所以即使被他利用,被他伤害,还是想要在他边求得一丝温暖。

    渐渐平静下来,晴珍并不辩解:“你说的很对,我都知道,我从来都明白,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但我也可以明白的告诉你,所有人的忍耐都有限度,我不可能无限的去原谅他,这一次,我不计较,因为我也设计了他,是我自己跳入了圈之中,更何况,我明白你的心,我们也有过一段值得回忆的快乐时光,所以扯平了。下一次,四哥若是还这样做,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了,哪怕他的承诺那么人,”晴珍惨笑,“我还记得他的承诺,他不止一次和我说过,等孩子们长大,能够担得起这江山重担的时候,他就传位,与我一起逍遥江湖,做一对神仙眷侣,再也不理会这尘世的种种纷繁。可是,我怕,我和四哥,没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时光,就像宫里的那个女人,除了回忆,什么也没有。一辈子,只靠回忆过活,我不想这样,也决不会这样。”

    待路珍次。“你跟你母妃的确不是一类人,甚至,丝毫不像叔叔,但你却是是他们的孩子,真的很奇怪。”荣诚萧开玩笑的说。

    “不奇怪,我的子随父皇,都说女儿像爹爹,此话不假,从小跟着父皇,一板一眼都以父皇为楷模,难免不受他的影响,久而久之,便将父皇的子学了七/七八八,宫里人都说,我像极了父皇。”晴珍甜甜的回忆这疼她的父皇,那个她最尊敬的男人。

    “先皇的确让人尊敬。夫人,记得你说过的话,如果皇上再一次让你受伤,那就离开吧,离得远远的,过你自己的生活。我不想你再一次卷入漩涡之中,美人计实在不是一条好计策。”荣诚萧下结论。

    “是非曲直我自有判断,我也不是任人拿捏的柿子,我有我的想法。夫君,多谢你的提醒,我会留意的。凡事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这我从小就明白。”晴珍淡笑着,“夫君,漫漫长夜,我们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聊一夜吗?这岂不是浪费了大好的时光,再说,你明还要早朝,我要离开荣府,一夜不睡这精神是不是也不太好啊。”

    “夫人说的是,是我疏忽了,那我们在聊一会就休息吧。夫人,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次长谈了,就让我们给彼此多一些回忆吧,以后,你来荣府的子不会很多。就像你所说,你要回到皇上边,那你就没有了自由,以后要来荣府一次也不容易,即使来了,我们独处的机会也是少之又少,今晚,就聊个痛快吧,做不成夫妻,做一对知己如何?”荣诚萧快意地说。

    “知己,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你我彼此了解,心意相通,做不成夫妻,做一对无话不谈的知己也好。那夫君,可有什么话对我这个知己说的?”晴珍巧笑嫣然。

    “这…,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说什么好。”荣诚萧有些无措。

    “那我就给夫君开个头,人说,夫妻之间应该有秘密,而知己之间没有,今晚,我给夫君说一个秘密,一个我本来永远不打算告诉你的秘密。”晴珍微笑着说。

    “什么秘密,看样子是与我有关的。”荣诚萧很是聪明,一点就透。

    “不错,是与你有关,还记得我去承德待了几个月吗?在那里,我背叛了我们的夫妻关系,当时的我,真的是被你给气昏了头脑,我隐瞒了这件事,。今天告诉你,是不想让你在对我愧疚。尽管除了这最后半年,我与四哥真的没有亲密的举动,可我并不是那么……。我们扯平了。”晴珍淡淡的说出这个惊天的消息。

    “你那个男人?”荣诚萧首先想到的不是晴珍的背叛,而是晴珍对那个男人的感,因为在他看来,晴珍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

    “鱼水、之欢而已,没有任何留恋,一个在简单不过的过客。”晴珍的解释那么自然不做作,让荣诚萧一时无话。

    “他、是谁?”许久之后,荣诚萧冒出这么一句。

    “重要么?你只要知道有这么个人就够了,只有其他的……”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