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秋光荏苒休辜负

    与萧郎的缓和,因为今晚的夜不归宿,彻底的结束。也罢,有得必有失,上天从来都是公平的,以她跟萧郎,换得他们最后的同共枕,她觉得很值。毕竟,她跟萧郎,还有一些时光,今后还可以相见,而他们,这一生,真的没有其他的机会了,永远不会再有。

    与昊帝达成协议,晴珍回到宫,他们刚好用完午膳,在石凳上闲聊着些什么,荟贞的脸上是她不曾见到的温暖,而荣正勋也是深款款的模样,这样的他们,真的让她不愿打扰,这一刻的静谧,属于他们。

    荣正勋率先发现了晴珍,这下走也走不成了,晴珍只好走上前去,对这荣正勋说道:“我已经向四哥请试过了,四哥许你今晚夜宿宫,所以,你今晚就留下来吧。”

    荣正勋很是吃惊,“你说什么,要我留下来,你四哥是谁,他有什么权力决定这些事?皇上知道了怎么办?”

    晴珍微微一笑:“叫四哥叫习惯了,忘了你们不知道况。四哥便是皇上,因为他未登基前是父皇的四皇子,我便一直以四哥相称,他登基后我也没改口,所以,你们不用担心这些,我都与他讲好了。”

    “皇上竟然许我留在这,真是不可思议。公主与皇上的关系看起来很好。”荣正勋感叹。

    “是啊,怎么从没听你提起过这个皇上?”荟贞也很是好奇。

    “如今四海升平,足见当今皇上的英明睿智。我自幼与几位哥哥同在上书房读书,几位哥哥都很疼我,因此,我便以四哥五哥这类称呼,而不是皇家的皇兄,我觉得这样更亲切一些,父皇也赞同,所以,我便一直这么称呼,即使他们如今称帝的称帝,封王的封王,他们依然还是很疼我。而且,我自幼有自由出入乾清宫的特权,之前便是去乾清宫与四哥商议这件事,得到他的应,我便过来告知你们了。”晴珍淡淡的说。

    “原来如此。看来你在宫里生活的很不错,你从来不曾告诉我这些。”荟贞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明明是自己的女儿,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想来真是造化弄人啊。

    “没有什么好说的。我第一次见你,便是我即将出宫嫁人的时候,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何必再提。原本,我不打算来见你的,是母后要我来见你,说嫁人是我人生中的大事,该告知你一声,我便过来了。原本,我不打算告诉你这些的。”晴珍缓缓地忆起从前。

    “母后,她又是谁?”晴珍可以轻易地喊别人母后,对她这个母妃却从来不喊一次。

    “是当今太后,四哥的生母。母后待我很好,如亲生女儿般照顾。她说自己没有女儿,很喜欢我,便让我喊她母后。连皇后都不曾这么喊她呢。”晴珍骄傲的说,母后的确是待她很好,虽然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四哥,但对于从小缺乏母的她来说,已经很满足,很开心。

    “太后母仪天下,雍容大度,的确是天下女子的典范。公主与太后母女深,让人羡慕。”荣正勋赞叹道。

    而同以光。“人常说久生,此话不假。不论是亲、友,时间长了才会有感,这才是人之常。我与几位哥哥,是十几年朝夕相处的兄妹谊,与父皇,是十几年的宠教诲,还有母后,这些谊对我来说受用终生。”晴珍不经意的说,“不说这些了,你们的时间不多,我也不多做打扰,该说的我也说完了,剩下的时间怎么安排就是你们的事了,我就先离开了。”

    “你要去哪?”荟贞开口询问。

    “去四哥那坐坐,然后就回府了。我就不过来了,叔叔放心,我会和萧郎说清楚,不会给叔叔造成困扰,您就安心留在这吧。”晴珍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宫。

    却说晴珍回到乾清宫,习惯的坐在昊帝腿上,轻柔的开口:“四哥,最近有没有想我呢?我看后宫佳丽三千早把四哥的魂儿勾走了,四哥又怎么想得起我呢”语气越发哀怨,“人常说,男子多是负心汉,此话果然不假。”

    “又在给我乱安罪名,该打。我什么时候魂儿被她们勾走过,我的魂儿可一直都在你上,你这个小妖精,可真会给我找麻烦。”昊帝低沉地说,“你看我一会怎么治你,到时候可别求饶,就是求饶也没用。”

    “不要这样,人家随口说说而已。谁让你所有的心思都在奏折上,人家来了这么久你也不理,你是天下之主,怀天下,不要和我一个小女子计较嘛。四哥,我知道你最疼我了,所以,一会适可而止好不好?”晴珍滴滴的开口,企图让昊帝减少“惩罚”。

    “现在知道求饶了,刚才撩拨我的时候不是很威风么,还为我乱安罪名,难道不该惩罚?”昊帝故作威严。

    “人家这不是想你嘛。四哥,我们难得在一起几个时辰,就不要在这上面纠结了好不好,我不想我们总是冷冷的交谈,冷冷的对话,我真的不想。”晴珍语气变得有些黯淡。

    “好了珍儿,我知道你的心意,一直让你受委屈是我的不是。我一直记得我的承诺,我会和你逍遥江湖,做对神仙眷侣。你跟荣诚萧的婚事这就结束了,而我,等着几个孩子长大成人能够担起这江山重任的时候,我会卸下这重担,抛下一切,只有我们俩,做一对世间最平凡的夫妻。珍儿,相信我,我会说到做到的。”昊帝再一次重申诺言。

    “我相信你,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我只怕我自己等不到那一天而已。世事无常,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但我会等,等你。”晴珍柔的说。VEwR。

    “我的珍儿,永远都是这么乖巧,这么善解人意。我的珍儿,我永远的珍儿。”昊帝抱着晴珍,喃喃低语。

    此时紧紧相拥幸福憧憬未来的他们,真的没有想到,他们的未来,是那么的不幸福,老天,总是在与他们开玩笑,昊帝纵是天子,也改变不了命运的安排……

    

    “荟贞,能与你同共枕,我真的觉得是前世修来的福气。”荣正勋感叹。

    “只要你不觉得对不起你的夫人就好。正勋,我懂你,我知道责任在你心里有多重,我怕的是,你今晚与我在这里同共枕,等你回到沧州又对你的夫人愧疚不已,我不希望你这样,否则,我就成了罪人了。如果真是那样,我宁愿放弃这得来不易的机会。”荟贞轻柔的话语徐徐传来。

    “你总是这般为我着想。放心吧,我不会对夫人愧疚的。我们都不是十几岁的年纪,我也不再血气方刚,我们只是和衣而睡,同共枕,我只想抱着你入睡,至于其他的,我们也不需要做,你说呢?”荣正勋低笑着开口,他很开心荟贞这么为他着想。

    “既然如此,我就安心了。正勋,我真的很开心能有一天在你的怀里入睡。怎么办,我觉得我幸福的快要死掉了。”荟贞有些难奈心中的激动。

    “最幸福的时刻,要好好享受,怎么可以说死呢。你还如此年轻,怎么能轻言死呢,荟贞,答应我,带着我们的记忆,好好活下去,到古稀之年,耄耋之年,再回味我们的往事。”荣正勋开口,语气略有些沉重,“父母赐予的生命,我们不能轻言放弃。荟贞,你知道我最怕什么吗,我最怕你轻生,特别是在我们相见之后,这种感觉越发强烈。荟贞,答应我,就算是为了我,好好的活下去,二十年都过来了,下一个二十年又有何惧?”

    “好,我听你的,便是为了你,我也会珍惜自己的生命。我还有我们这么多的回忆,我不会轻生的。”荟贞对着荣正勋,许下誓言。

    长舒一口气,荣正勋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夜深了,我们睡吧。让我抱着你睡。”轻轻的对着荟贞低语,相了二十多年,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同共枕,两人都不免有些紧张。

    “嗯,我想,我今晚会做一个好梦的,因为有你在边。”荟贞轻柔的说道。

    “那就好,睡吧,当你醒来,第一眼便会看到我,安心的睡吧,我就在你边,不会离开的。”仿佛知道荟贞的顾虑,荣正勋一句一句打消她的顾虑,看着她随着他魅惑人心的话语,渐渐熟睡过去,荣正勋嘴角不觉浮起一抹微笑。轻轻抱着荟贞,心里是那么的踏实和满足……

    第二清晨

    荟贞一睁眼,便看到了已经起梳洗好的荣正勋,“怎么起的这么早?”

    “习惯了早起去衙门办差,这么多年,改不了了。”荣正勋不经意的说,“任地方官这些年,虽然没有什么大功绩,但总算无过,沧州也算得上物阜民丰,我很知足啊。”

    “沧州在你的治理下定然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遇上你这个父母官,沧州百姓有福啊。”荟贞轻笑。

    “你怎么知道的,难不成有千里眼、顺风耳?……”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