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玲珑轩锁秋阳丽

    “可是你爹娘第一次见我就不喜欢我,让我觉得自己十分差劲。”晴珍局促不安的说。

    “你很好,爹娘之所以不待见你,是因为你把我从他们边带走了,你想想,做娘亲的哪有不想自己儿子的,所以难免对你有一点不满,夫人不要生气好不好。”荣诚萧耐心的哄着晴珍。

    “这么说,我不是一个坏女人咯?”晴珍巧笑嫣然。

    “当然不是,你在我心中,一直是善良温婉的,我从来都不认为你很坏,你是那么善良,那么为别人着想,在我心里,你是天底下最善良最纯真最惊艳的女子,能娶你为妻,我从来不曾后悔。”荣诚萧拥着晴珍,轻柔的开口。

    “萧郎,我好喜欢你这几句话,哪怕你是骗我的,敷衍我的,我也很知足。这几天,就让我们做最后的夫妻,好好享受这段时光,好么?”晴珍央求。VEwR。

    “我们不是早在路上就商量好了么,这一段子,放下一切,好好待彼此。忘了其他。”荣诚萧温润的开口。

    “那我们今晚一起睡,你抱着我睡,好不好,萧郎,我们已经很久不曾同共枕了。”晴珍柔柔的说。

    “那我今晚好好你好不好?”荣诚萧顺势说道。

    晴珍的脸霎时红了,缩在荣诚萧膛里,好久,才滴滴的开口:“好,那你可要温柔些,不要太粗鲁哦,人家子还不太好,你要小心点。”

    “夫人,你说的可是真的,可是,这样的话,会不会有孕?临行前,我没有把药带在上。”荣诚萧无奈的说,他是多么想把晴珍柔、软的、子压在下,好好的她。可是,皇上的话语还在耳畔,万一……

    晴珍明白荣诚萧的顾虑,滴滴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萧郎,……”,之后,荣诚萧再无顾忌,大踏步的将晴珍抱起,往榻走去。

    尽管是白天,室内还是一片火,惷光无限。一室旖旎……

    几个时辰过后,晴珍终于体力不支,昏倒过去,荣诚萧是有多饥、渴,将她要了一遍又一遍,可怜她的子,这么长时间没有被滋、润过,这次,可真是翻云、覆雨,好一场巫山、芸雨,连绵不断……

    直至傍晚,晴珍才悠悠转醒,一醒来,眼前便是荣诚萧那张微笑的脸,“夫人醒了,饿坏了吧,我早让人准备好了晚膳,现在让人端进来。”

    晴珍望着荣诚萧那张放肆的脸,“恶狠狠”的说:“我这样子,要怎么吃饭,难不成在上吃?”

    “这有什么,这里又没有外人,夫人要是觉得手也使不上力气,为夫可以喂夫人吃,夫人觉得如何,是自己在上吃还是为夫喂你?”荣诚萧笑嘻嘻地说。

    “我还不想被你爹娘的眼神震慑,还是我自己起来吃吧。本来你娘亲就不待见我,这要是将你喂我吃饭传到她耳朵里,那我在沧州干脆别呆了,直接回京城算了。”晴珍没好气地说,“还不把饭菜端上来,我快饿死了。”

    “你似乎对我娘亲很是忌惮,原本我以为这是错觉,看来,的确是这样。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我娘亲也不吓人啊,看你跟我叔叔对话,那般义正言辞,怎么到了我娘亲那里,就变成柔弱的小媳妇了,连我娘亲让你住客房都不敢吱声。”荣诚萧心生疑惑。

    “她是你的娘亲啊,我怎敢对她不敬,那是从小将你抚养大的娘亲啊,若是别人,我自然不放在眼里,更不会对她的那么隐忍相让,可那是你的娘亲,一切便都不同了。我虽然不懂三从四德,但最起码的孝义还是明白的。我毕竟是你的妻子,是她的晚辈,晚辈怎么可以和长辈顶嘴呢,所以,即使她说的不对,我也不会和她计较的。再说,不还有你么,我相信你,会给我一个公道的。”晴珍温柔的、一字一句的解释。

    荣诚萧看着晴珍,那么闪亮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眼里满满的是对他的信任,心里一阵温暖。若是能与她这样一生一世,该多好啊。

    一连五,荣诚萧带着晴珍逛遍了沧州的大街小巷,在这个他土生土长的地方,荣诚萧洋溢的跟晴珍说起他小时候的趣事,说起沧州这民风淳朴的地方各种各样的小吃,杂耍,以及古老的风俗,而晴珍,在这里,感受到了一份清爽与干净,远离京城的繁华,沧州独有一份属于它的静谧,安逸。

    虽然每每回到这个荣府,晴珍总看到荣老夫人不太好的脸色,可她渐渐习惯了,从一开始心虚的低着头不敢看她,到如今昂首阔步的在她面前与荣诚萧“秀恩”。虽然心里也觉得过意不去,荣诚萧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因为自己,也没能和父母好好说说话,总是陪着自己大街小巷的逛,连与父母一起吃饭的次数都少得可怜。想到这,晴珍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可是一想到,回到京城,自己与萧郎就要分离,而且很快,萧郎就可以把父母接到京城,以后有的是时间共享天伦之乐。这么一想,晴珍心里也就坦然了。不再纠结着这些事。就让自己享受最后的一点欢乐,与萧郎的相处时光,没有几天了。

    离开沧州前的最后一晚,一家人在一起用晚膳,荣正航嘱咐道:“萧儿,回京要好好的把这几天耽搁下的公事好好完成,不过也别太累这自己。公主回到京城,也好好休息,这几天来回奔波,估计也累坏了。二弟快去快回,不要在京城耽搁太久,别忘了,你是沧州刺史,擅离职守已是大罪,这几,我在府衙暂且替你看着。应该不会有大事。夫人,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我没有什么,我只是担忧萧儿,老是这么来回奔波,也不能在家好好吃几顿饭,一年到头也见不了几天,我这做娘的,心疼啊。好在,我们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去京城,和萧儿住在一起,也便于时时照料这他。萧儿,记得照顾好自己子,你每次回来,我总觉得你瘦了,娘亲不想你这么苦啊。可男儿志在四方,为娘的,不能绑住儿子的脚步,就算再不舍,也得放你走。”荣老夫人慈祥地说。

    “是儿子让娘亲担心了,做儿子的不孝,不能在娘亲膝下尽孝。娘亲放心,过几,我就把我们一家人都接到京城去,或者,我请掉来沧州,爹娘都老了,也到了我尽孝的时候了。”荣诚萧义正词严,“我荣诚萧说到做到,虽说忠孝难两全,我还是尽量做到忠孝两全,请爹娘放心,相信孩儿。”

    “好孩子,不愧大哥大嫂这么多年的养育,叔叔以你为傲。”荣正勋豪气的开口,“大哥,沧州就交给你了,我五内必定回到沧州。”

    “好了,事就这么定了,正勋你们明上路,一路平安。”荣正航开口,“现在我们一家人好好用膳。来,我们共同举杯,祝诚萧和正勋一路顺风。”

    “好,一路平安。”……

    官道上

    “公主,我有一事问你,你来沧州,荟贞知道么,她要是不愿意见我怎么办?”临近京城,荣正勋局促不安地说。

    “我没有告诉她,但我想,她会见你的。她很想见你,只是说不出口罢了。你跟她,在宫里见过面,是吧,能跟我说说吗?”晴珍淡笑着开口。

    “我见过她,两次,第一次震惊的。我觉得那时的她,美的不可方物,望着她,不觉得痴了。我进后宫,见了她,与她告别。她就那么淡淡的,与我说着诀别的话,说她我,可是没有机会再与我在一起,让我以后要幸福,忘了她。第二次,是偶然,再一次宴会上,皇上竟然邀请我去她宫里,那是我再一次见到她,与她诗词曲赋,皇上赞我文采,可她也丝毫不差,那一晚,我们过得很快乐,即使有皇上在中间,但我们真的过的很快乐。望着彼此,我们相视一笑的瞬间,绝美的记忆。”荣正勋淡淡的回忆着。

    “恨不相逢未嫁时,你们相逢在未嫁时,却因为父皇的插、入,分离了一生,我想知道,你可曾恨过父皇?”晴珍询问。

    “我不恨他,我明白他的无奈,一个男人,一旦上了,就回不了头了。我看的出来,他对荟贞是真,所以,我坚信,他会给荟贞幸福。作为一个皇帝,一个男人,他都很出色。”荣正勋开口。

    “我也觉的他很出色。他是天底下我最尊敬的父皇,我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他赐予的,没有他,就没有今的我,我很他,敬重他。所以,就算他有再大的错,我也会原谅他。”晴珍微笑着说。

    点他之子。“原谅,难道他做错了什么?”荣诚萧不解。

    “不管他做错没做错,都过去了,我不曾恨过他,怨过他,都是过去的事了。”晴珍依旧平淡的语气。

    “夫人,你有什么瞒着我?……”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