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醉袖迎风雪一杈

    “不,你说的不是真的,不,你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她过的很好,很好。”荣正勋十分的不可置信。他不相信晴珍说的话,不相信。

    “是你不敢见她吧。其实没什么,没有人你。今来到荣府,只是想见见你,想看看藏在她心底二十多年的男人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她不会来打扰你现在的生活,没有人来打扰你的生活。我只是觉得,你是当事人,很多事,不该再瞒着你。”晴珍真诚的开口,目光澄澈,不含一丝虚假。

    “夫人,你到底再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呢。夫人。”荣诚萧疑惑。

    “没事,萧郎,一段陈年旧事罢了。叔叔,你还想知道什么,都可以问,或者,你想去见她一面,我也可以安排,你好好想想清楚。以后,沧州我不会再来,叔叔,你只有这一次机会,这是我为她、为你做的最后的事,也是我唯一一次背叛我的父皇。我是那么的我的父皇,从小,只有他疼我,宠我,原本,我不该来这一趟的。我实在不忍心,看着她那么清冷的活着,有时候我都觉得,她似乎不是凡世的人儿,不食人间烟火。你不知道,她是那样美,丝毫看不出岁月的痕迹,说她二十岁没有人会怀疑。甚至,萧郎第一次见她,为了她跟我吵了起来,想来也是被她迷住了吧。”晴珍依旧淡淡的笑着。

    “萧儿,怎么从没听你说起过这件事?”荣正勋开口。

    “夫人,叔叔,你们都在说什么啊,我还是不明白。我没说起过什么啊?”荣诚萧一头雾水。

    “萧郎,你还记得吗,我第一次带你去宫见她,因为我对她口气不善,你第一次跟我争吵。”晴珍微微开口。

    “你是说,你的母妃,那个空灵的女子?”荣诚萧很是讶异。

    “萧儿,你真的见过她,她怎么样,过的好不好?”荣正勋激动的说。

    “她,过的应该不是很好,但她很淡然,很看得开,第一次见她,我就看出了她的不凡,她很美,跟人说话很亲切。她总是痴痴地望着窗外的天空,似乎在思念着什么。”荣诚萧淡淡的诉说着。

    “是吗,她住在宫里,思念着什么,在思念我么?”荣正勋愣愣地。

    “你是荟贞的女儿,真的是荟贞的女儿?你告诉我,她还跟你说了什么,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一切,为什么让她傻傻的等了二十年!”荣正勋一把抓住晴珍,询问。

    “这是你们的事,与我无关。再说,我也刚刚知道,就马不停蹄的赶来找你了。”晴珍淡然的开口,“我与她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亲近,所以很多事,有关她的是,我从不关心。”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她是你的娘亲啊,夫人,你如此说,实在太不孝了。”荣诚萧不满的开口。荣正勋也一脸不悦的看着她。

    “我的娘亲,她除了生下我,没有尽到一丝一毫为人母的责任,我为何要认她,就算她有难言之隐又如何,她就可以为了自己的,放弃自己的子女吗,叔叔,平心而论,如果当年你知道她在等你,可那时你已经有了妻儿,你会抛弃他们,成全你们所谓的海誓山盟?怕是不会吧。责任,是一件不得不让人重视的事。”晴珍淡淡的将一切责任推卸,原本,就不是她的错。统共才见过几次面,这声“母妃”,她无论如何也喊不出,也不愿意喊。

    “她,太痴了。叔叔,我想,你还是见见她吧,让她不要再等下去,她已经等了那么多年,实在是让人不忍。”荣诚萧开口。

    “我想见她,看看她,只见她一面就好。”荣正勋开口,期待着晴珍答应。

    “如果,你见她是想要说萧郎方才的一席话,我看你大可不必见了。这席话,早在二十年前你说还可以,如今,我看还是算了吧。她已经不需要这一席话了。”

    “为什么,你怎么知道她不需要,你难道还想让她继续苦等下去,孤独一生?”荣正勋抑制不住的激动。

    “若是在二十年前,听到这一席话,她或许会放手,接受我父皇,然后过着简单而又幸福的生活,父皇很她。可是如今,说了又怎样,这是她心中唯一的记忆了,没了这些,你让她怎么活下去,让她嫁人,可能么,她再怎么样,也是我父皇的妃子,她还能去哪?还不如让她留着这份记忆,过一生。”晴珍微微叹息,“这样虽然清苦,倒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你们以为呢?”

    “夫人,你不打算认她,对吗,不打算和她生活在一起,我想,如果你能和她在一起,她会快乐许多的。为何不把她接过来和你一起住?”荣诚萧有些不满。

    “我跟她,无话可说。真的,她对我来说,不过是见过几面的陌生人,你让我如何与她相处,又让我如何告知她关于我的一切,难道你要我亲口告诉她,她的女儿究竟有多么不堪,连夫君都守不住?”晴珍悲戚的望着萧郎,“当初把你带到她面前,就是要她放心,告诉她,没有她的照料我依然生活的很好,我嫁人了,有个疼我的夫君,以后都会很幸福的。可是如今,你要我去接她出来,那我该怎么跟她解释我们之间的一切,我请你,在她面前,给我保留一点尊严好吗,尽管我对她没有什么感,但我也不想,她对我有什么愧疚,更不想她可怜我。这一辈子,谁都可以可怜我,唯独她不可以。”那般决然的话语,那么心碎的语调,在大堂上回着。

    “夫人,对不起,是我错了,没有考虑你的感受,夫人,别伤心,你好不容易来沧州一趟,不要带着悲伤。”荣诚萧轻哄着晴珍,是他大意了,忘了晴珍这个女儿的感受。

    “我没事了,萧郎,我习惯了一个人,要是有人陪伴我会不习惯的。”晴珍摇摇头,甩去心中的不悦,轻轻的开口:“叔叔,可还有什么问题要问吗,等我离开沧州,可就没有机会了。”

    荣正勋没有看晴珍,而是回望自己的夫人:“夫人,我想去京城看看她,毕竟当初,是我负了她,我就见她一面,然后就回来,一家人好好在沧州过子,以后,再不会提她。”

    “你去吧,去跟她见见,她也够苦的。我相信你,记得,我跟孩子们在家里等你回来。”

    “走,我跟你们去京城,快去快回。”

    “叔叔,你也太心急了,我和夫人刚回来呢,怎么也得呆上三无再走啊,叔叔放心,等我们回京城,一定会叫上叔叔的。”荣诚萧温润的开口。

    “是啊,叔叔,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来沧州呢,我还想要萧郎好好带我逛逛,这些年总在京城呆着,还哪里也没去过呢。”晴珍也顺势开口:“叔叔就再等几,反正我们在沧州也住不久,京城还有公事在等着萧郎处理呢。”

    “嗯,此事就这么定了,萧儿,这次打算在家里住多久,别误了公事。”荣正航发话。

    “爹爹放心,我已向皇上告假,皇上限我十五之内回京,这次,可以多住些子了。”荣诚萧温和地说,“以往每次都行色匆匆,这一次,总算可以在家里住上几,好好的陪陪爹爹娘亲。”

    “萧儿总是这么孝顺。对了,萧儿,你们来得急,也没来个信,我让人将房间打扫出来,不过你的房间常年没人住,怕是公主住不惯。要不公主住客房,你看如何?”荣老妇人慈祥的开口,对于晴珍这个儿媳,她并不是多么喜欢。

    晴珍脸色一变,但良好的修养让她忍住没有开口,一双眼睛盯着荣诚萧。

    “娘亲,这不好,让府上的下人怎么看我们夫妻,夫人不是挑剔的人,京城的荣府也没有多么奢华,况且我们就小住几,娘亲这提议,我不赞成。夫人自然跟我一个房间。”荣诚萧肯定的说。

    “既然诚萧这么说了,就这么办吧。夫人,人家小两口难舍难分的不好么,你怎么还硬要拆散呢。就算以后有什么,如今,诚萧还是驸马爷。”荣正航严肃的开口,为此事下了决定,晴珍和荣诚萧住荣诚萧的主房。

    晴珍淡淡的望一眼台上正坐的荣老妇人,没有再开口说什么,等着荣诚萧与家人说几句后,领自己回到主房。

    “萧郎,我是不是一个很坏很坏的女人?”晴珍瞪大双眼,询问这荣诚萧。

    “夫人为何如此说,是娘亲的话惹你不快?”荣诚萧轻笑,“夫人一向善良,为他人着想,怎么会坏呢。”VEwR。

    “可是你爹娘第一次见我就不喜欢我,让我觉得自己十分差劲。”晴珍局促不安的说。

    “你很好,爹娘之所以不待见你,是因为你把我从他们边带走了,你想想,做娘亲的哪有不想自己儿子的,所以难免对你有一点不满,夫人不要生气好不好。”荣诚萧耐心的哄着晴珍。

    “这么说,我不是一个坏女人咯?”晴珍巧笑嫣然。

    究吧二。“当然不是,你是……”

    夏依有话说:

    最近一直更得较晚,亲们见谅,之前断更三天欠的9000也会在这周补上,亲们安心看文。还有,夏依有个作品调查,亲们感兴趣的可以去投个票。(*^__^*) 嘻嘻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