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江水流春去欲尽

    如果,如果他的爹爹真的是荣正勋的话,那她跟萧郎,岂不是……

    她跟萧郎,是亲兄妹?不会的,不会的,世上没有这么巧的事,不会的。

    “夫人,你似乎很紧张,到底出了什么事了?”

    “没事,我只是突然想起来了而已,有些事,一会我慢慢说与你听,现在,你告诉我他的名讳好不好,这对我真的很重要。”晴珍再一次开口。

    见晴珍十分为难,荣诚萧不再刁难,直言不讳:“家父荣正航,字彦峰。”

    听到最后一个字不是“勋”,晴珍长舒一口气,可以这个看来,荣正勋也和他脱不了干系,“萧郎,荣正勋可是你的叔叔或者伯伯?”VEwR。

    “是我的亲叔叔。”虽然不知道晴珍从哪得到的他叔叔的名讳,荣诚萧还是选择了直言。

    “你父母和叔叔他们该是都在一处吧?”晴珍琢磨着,也许该去探访一下他。

    “是,一直在一个府上住着,叔叔是沧州刺史,位居正三品,俸禄较多,所以我爹娘和叔叔一直住在一处。想来也是奇怪,自叔叔二十年前外调沧州,从五品的长史到如今的刺史,从未调过地方。”荣诚萧叙述着。

    “萧郎,我想去见见你的父母和叔叔。我想,你并没有瞒着你的父母,毕竟你是个孝子,忠孝在你心里分量很重。虽然我这个儿媳即将不是他们的儿媳,但毕竟与你夫妻几年,于于理总要拜访一下你的父母才是。还有你的叔叔,我想,我要见见他。”晴珍坦诚地说。

    “打算什么时候去,我陪你。沧州离这里不远不近,但来回也要十多天,我陪你去。”荣诚萧温和地说,并没有劝阻晴珍不要去,她想去的地方,劝也没用,还不如好好陪着她。

    “就这几天吧。先把这事了结了,我才有心思做其他的,否则,就是休息也休息不好的。”晴珍淡笑着。

    “那我让管家准备一下,这几天就出发,你也让人收拾一下。”转而对清荷道,“这几天府里你就多看着点,等我回来。”毕竟是去见他父母,既然是陪晴珍,再带着清荷实在说不过去,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带清荷回去,再者,很快就可以接二老来京城,到时候,再领清荷见公婆也不迟。

    “对了,夫人,带点补子的药去,一路颠簸,别影响到孩子。”清荷善意的提醒。

    “不用了,这孩子与我无缘,已经没有了。”晴珍淡淡的诉说着。

    “夫人,你不是开玩笑吧,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荣诚萧一脸惊愕,“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意外而已,我不想再提,总之这孩子于我无缘。萧郎,我想尽快出发,你让人准备好了的话去叫我,不打扰你们了,我先回房。”说完,晴珍独自离去。

    “萧哥哥,她看起来心不好,你还是去陪陪她吧。”清荷善解人意的说,“她没有了孩子,心里一定很苦,你去陪陪她,她心里也好受些。”

    荣诚萧点点头,往流岚阁走去。

    “夫人,想哭就哭吧,不要把绪都埋在心底,对体不好。”将晴珍揽紧,荣诚萧温柔的说,俨然一个好夫君形象。

    晴珍没有推开他,在这个时候,她的确需要一个依靠,更何况,这个男人是她的夫君,是名正言顺属于她的。晴珍乖巧的依偎在荣诚萧的怀里,享受这一刻的温馨与呵护。

    三后,荣诚萧与晴珍去往沧州。

    马车上

    “萧郎,还有多久到沧州,我还没去过沧州呢。”晴珍望着窗外,有些迫不及待。

    “今晚到不了,我们估计要在马车上过夜,夫人,让你受苦了。夜深露重,夫人盖好被子准备睡吧。”荣诚萧温和地说。

    “萧郎,陪我,我不想睡,我们聊聊天好么,有多久,我们不曾这样靠在一起说话、睡觉了。这些子,我都不知道自己每天做了些什么。你是我的夫君,可我却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萧郎,我不是不嫉妒的,可我没有立场去嫉妒,很快,我连你的妻子都不是了,到时,我们就真的没有任何联系了。”晴珍凝望渐渐漆黑的天空。“萧郎,你后悔娶了我么,告诉我,娶了我你有没有后悔过,我想听真话。”

    “夫人,怎么想起来问这个?”荣诚萧不作答。

    “就是想问问。萧郎,实话告诉我,好吗,不论答案如何,我都想知道。”晴珍温婉的说道。这一路,也许是她跟萧郎最后在一起的时光了。她还记得,最初萧郎知道她与四哥的关系后,他们的对话……

    “夫人,我从未后悔过。能够娶到你,是我荣诚萧一辈子的福分,我很知足。”荣诚萧深款款,“怪只怪我们有缘无份,不能厮守终老。”

    “有你这些话,我这几年算是没白活,我也知足。萧郎,我真心的想要与你白头到老。我好恨,世事难料。我多希望,你是发自内心的想要娶我,而不是听从了四哥的命令。四哥横亘在我们中间,我注定得不到幸福。不过,萧郎,还是要祝福你和清荷,你们会幸福的。”晴珍缓缓地说。

    “夫人,你也会幸福的。皇上很你,很疼你,跟他在一起,你会幸福的。珍儿,我希望你能开心,和皇上好好的。”敛去心上的痛楚,荣诚萧淡淡的说。

    “我与四哥么,呵呵,这辈子,我又以什么份呆在他的边?皇妹么,呵呵,我不会的。在我心里,份占着很重要的位置,我不想一辈子,都做那ge的影子,我没有那么大度,我要我的那个人,只我一个,只有我一个,可是四哥,他做不到的,永远也做不到。江山美人,他凭什么要全部得到?萧郎,你觉得我应该和他在一起吗?”晴珍巧笑着,澄澈的眸子瞪得大大的。往事一幕幕在脑海回……

    “你想逃离我的边,你休想!珍儿,就是下地狱,我也会拉着你一起。”昊帝狠的说,“你是我生命中唯一的救赎,你怎么可以,怎么忍心弃我而去。还有,你竟然会设计我了,就这么巴不得离我而去,珍儿,我真想挖出你的心来看看,看看它到底是什么做的?”

    “四哥,你不必这么义正言辞的教训我,我会这么做,完全是你得。我在宫里的子,并不开心。四哥,我早就累了,倦了,既然给不了我我想要的,为什么不能放我离开,我你,却注定不能与你在一起,从一开始,我们的份便注定了这一切。上一辈的恩怨,我不想去判断谁对谁错,但这一世,我意已决。”其中决绝地说。

    “意已决,珍儿,故事开始了便不是你能叫停的了。不是你说怎样就怎样的,我虽然宠溺你,依着你,但那是有条件的,我决不许任何人脱离我的掌控,珍儿,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昊帝无地说。

    “珍儿,为何这般作、践你自己,为什么,你是东宸第一公主啊,你的骄傲,你的气质,你的风度跑哪里去了?”昊帝不满晴珍如今的自怨自艾、自暴自弃,

    “四哥,这一切,早都没有了,不过是假象而已,四哥,世人都道我是最幸福的,那般傲然不可一世,那般天然气质,皇家风范,孰不知,我很脆弱,很不幸福,我很孤寂与无助,但这一切,我谁也不能说,即使心里再痛,也要笑,也要展现风度。”晴珍自嘲道:“可我从来不是一个大度的女人,我很自私,我嫉妒,我希望我的人只有我一个女人,我希望我的夫君忠诚于我,我希望自己能够幸福,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奢望,都是奢望。”

    “珍儿,我们之间究竟有多少误会,你的心意,为什么从来都不告诉我?”昊帝痛心地说,他以为只有他才在付出,他以为晴珍背叛了他,可为什么到今天他才知道这一切,早知如此,他何必要设那样一个局,何必呢,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当珍儿知道事始末的那一刻,他不知道珍儿会做出怎样的疯狂……

    收回思绪,晴珍静静等待萧郎的回复。

    “你跟皇上的事,我无权去评判。为臣子的,本就不该说君主的闲话,君命臣受,天经地义。珍儿,若你不是公主,该有多好,若皇上不曾看上你,我一定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我一定倾尽全力来娶到你,你疼你,一生一世。你感受得到我对你的,不是吗?”荣诚萧温润的说。

    “萧郎,我相信你的话,也许,真是我们没有缘分吧。不说这些了,这几就让我们好好的享受最后在一起的时光,远离京城,远离四哥,远离清荷,只有我们俩,忘了其他,好么?”晴珍殷殷的望着荣诚萧,期盼着他点头答应。

    与底人些。荣诚萧也很是温的点点头,满足了她最后的愿望。

    马车一路缓缓在官道上跑着,而马车内,却是少有的宁静与温馨,晴珍笑着躺在荣诚萧的腿上,两人一路说说笑笑,不时传出晴珍悦耳动听的笑声以及荣诚萧宠溺的磁嗓音。

    第三,马车终于到了沧州,并没有惊动地方官,荣诚萧与晴珍径自直接过城门,赶去沧州荣府。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