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这双眉、应不惹闲愁

    晴珍点头:“华妃的意思,晴珍明白了,不过,晴珍此生,惟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若是他当真有意,就让他拿出诚意来吧。记得,我要我的夫君只有我一个妻子,这话,我之前也曾对他说过,言尽于此,晴珍先告退了。”

    华妃望着晴珍婀娜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世事谁又说得清呢,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痛苦,就如同自己,对他的深沉又怎样,还是得不到他的青睐,即使再心疼,还是为他着想,替他做事。

    回到荣府的晴珍,揉揉自己的额头,真是一团又一团,都快打结了。事越来越多,越来越糟,难道自己,真的不能全而退吗?一个荣诚萧还没有解决,还有四哥虎视眈眈,再来一个轩辕流云,她真的对付不了,一个已经让她焦头烂额了,更何况是三个?

    其实想想,人生确实有很多巧合,很多值得留恋的瞬间,她出生短短二十载,历经人生悲欢离合,心境已经成熟了不少。也许,在离开以前,她该去宫一趟,有关父皇与母妃的故事,到了她了解的时候了。

    

    “我来了解一件事,当年,你跟父皇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会一直生活在这里?”晴珍开门见山,并不是多么尊敬待得语气,她虽说是她的生母,可对她而言,不过是见了几面的陌生人罢了。

    “我知道你一定会问的,没想到会这么快。不过是一个再古老不过的故事。当年偶遇你的父皇,你父皇便对我一见倾心,迎进宫来,家里自然是欢喜一片,没有人在乎我的想法。那时,我已经有了心之人,私定终,只等他衣锦还乡,过上幸福的生活。可谁知,变数来的如此之快,我无法,只得进的宫来。因为我再不孝,也不能那全家人的生命开玩笑,君无戏言。”

    “就这样,我进了宫。你父皇一直待我很好很好,可我心里,已经有了别的男人,再也装不下他,只好负了他。渐渐的,他看出了我的不愿,而我,也选择了向他坦白这一切。他听了,自然是震怒的。可良好的修养让他克制住了愤怒,他心平气和的告诉我,只要我忘了他,从今以后好好的跟着他,他可以既往不咎。可我,偏偏让他失望了。”

    “作为一个帝王,他能说出这样的条件,我是震惊的,感激的,可我的心不许我这么做,不许我答应他。我还是拒绝了他的提议,拒绝的彻底。我告诉你父皇,这一生,我心如一。你父皇无法,把我关到了这所宫。而我的家人尽数外迁,好在,你父皇是个明君,并未牵累到族人的命,我也安心一点。”

    “那个男人呢,你们之后可有见面?”晴珍不问道,这才是她关注的重点。

    “见过几面,在我被打入宫以前,你父皇应我的央求,让我见过他几面。可那时,他已有妻室,而我也已经进宫,所以,前尘往事尽散,并没有旧复燃。相对无言,此生无缘罢了。我知道,他心里有我,他也知道,我心里有他,可那样的况下,我们,除了把对方刻在心底,没有其他的方法。你父皇在大度,也不会让我与他比翼shuang飞,我们都明白彼此的处境,所以各退一步,只要彼此生活的好,不在一起也没有怎样。”

    “他做到了,可你做不到。你若是能做到,便会答应父皇之前的条件,而不是在这宫里生活一辈子。”晴珍一针见血的说道。VEwR。

    “是啊,我做不到,我答应了他,可我真的做不到。我做不到假意逢迎一个我不的男人,做不到夜夜与他欢好。每每你父皇到我宫里,我都如芒刺在背,浑不舒服。所以,我选择了在宫里,度过我的余生。”

    “你很痴,可是却痴错了。既然无缘,就不该强求。你知道吗,你真的好自私,自私的只为你自己着想。你成全了你的,却忽视了亲,友以及一切的一切。这样的你,不应该存在于人世上。”晴珍淡淡的笑着,她的确是如谪仙般的人物,将世间的一切看得很淡很淡,可她也将一个娘亲的责任彻底忽略了,不受任何心灵束缚的她在这一方天地里那般安然自在的生活着,除了体被足,她的心灵是自由的。

    “珍儿,知道我为什么给你起这个名字?”

    天真的小女孩乖巧的摇摇头,可下一句,就将她的梦幻破灭。

    “因为你的母妃名字里,便有一个‘珍’字,可惜,我喊她,,她从来不应。而你,像极了她,你知道吗,看着你一天天的长大,我就开心,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据为己有,感觉,你的母妃真的成了我的女人一样。看着你这柔软的子缩在我的怀里,便是说不出的幸福。珍儿,你能明白吗,这么小小的你,承载的,是我对你母妃深深的恋。她不屑我的,我不忍她,所以,便把你当作她,我的珍儿,你是完完全全属于我的,我独一无二的珍儿。你的母妃,那般天仙似的人物,即使她不我,即使她背叛我,我也不忍惩罚她一丝一毫,一丝一毫。珍儿,我的珍儿,我盼着,你母妃能有一天上我,可我知道,这是奢望而已。不过你不同,你是属于我的,你是独属于我的珍儿。”

    幼小的晴珍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依偎在父皇宽阔的膛里。

    “珍儿,我怕是不能守在你边了,我的珍儿,你放心,我已经为你找好了归宿,跟着他,你会幸福的。珍儿,告诉你的母妃,若有来生,我希望最早遇见她,告诉她,磐石无转移,只为卿如故。还有你,你还小,自幼在我边,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父皇不能再看着你了。我的珍儿,我真想陪你到老。”

    于要让对。……父皇的话语如潮水般涌来,晴珍巧笑嫣然,“你知道吗,虽然你一生都不曾国父皇,可他驾崩前,仍然惦记着你。他让我告诉你,若有来生,他愿意早点遇到你,在你没有心仪之人时遇到你。他还说,磐石无转移,只为卿如故”

    她惊愕:“为什么你之前来看我时从未提过?”

    “这些话对你来说重要么,你的心里既然没有父皇,这些话想必也引不起你的注意才是,还是说,你觉得对不起父皇?不是我故意不提起这些,只是我淡忘了,尘封的记忆也不过这几刚刚打开,这些事,原本,我以为,我一辈子也记不起来的。”晴珍轻轻的开口,“父皇这一生,你是唯一的败笔,可他却从未后悔过迎你进宫。他一直盼着,你能走出宫,和他好好生活,可他盼了一生,还是没有心愿得偿。”

    “我敬重我的父皇,相对的,我不认同你的做法,不过今前来倒不是和你理论这些的。最后一个问题,那个男人是谁?”晴珍回到正题上。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想要知道那个人的名字?”

    “我有我的理由,你只管告诉我就是了。我自不会打扰他,而且,他与我没什么关系,我也没那么多时间去关心一个和我毫不相干的人。”晴珍云淡风轻的说,似乎那个男人真的与她没有丝毫干系。

    “他叫荣正勋,当年,因为我的事,他被外调,连同他的兄弟子侄他的父母都离开了京城,想来,也是我对不起他们。”语气中充满对自己的埋怨。

    “荣正勋,姓荣?不会这么巧吧。”晴珍忽的想到了什么。

    “你真的很聪明,你父皇把你教养的很好,不错,我想你是猜到了。他跟你的夫君荣诚萧很像,也许便是亲生父子,至于是不是,你得回去问问你的萧郎,不过,依照相貌来看,**不离十。你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荣诚萧,看呆了吗,便是被他的容貌给惊住了。他跟正勋,真的很像很像。”

    “也许不过是巧合罢了,世界上相似的人多了去了。”晴珍自我安慰到,“既然得到了我想知道的,我就先走了,否则一会天黑了,出宫就麻烦了。”

    让车夫快马加鞭回到荣府,晴珍迫不及待地想要向荣诚萧求证,气喘吁吁的跑到荣诚萧的书房没有注意房中的景,晴珍破门而入,直言不讳:“萧郎,我想知道你爹爹的名讳!”等她说完,却发现清荷正坐在荣诚萧腿上,看他作画。

    意识到自己失礼,急于知道结果的晴珍也不在乎这刺痛她双眼的一幕,晴珍再一次开口:“萧郎,我有几句话问你,问完就走,就打扰你一会。”

    荣诚萧疑惑:“问我爹爹的名讳做什么,他可没有犯什么王法。”

    “我只是想问一下,萧郎,这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但是对我来说很重要,你就告诉我吧。”晴珍央求道,如果,如果他的爹爹真的是荣正勋的话,那她跟萧郎,岂不是……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