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这具残躯,我自己都觉得不堪,我不想他们因为有我这个生母而蒙羞。”晴珍淡淡的诉说。

    “珍儿,不许你这么说,我不许。是我错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不要再这么说了。你每说一次,就在我心头插一刀,就当是为了我,不要再这么说,不论你如今是怎样,我都要你,永远要你。”昊帝心疼的说。

    “可是,四哥,心上的创伤永远有痂,消除不去,你我都不可能毫无芥蒂,因为我们都是凡人,不是圣人。有时想想,命运真的很捉弄人,让我们相却不能相守。从一开始,我们就不应该在一起的。四哥,其实你当时那么做,我并不介意。我知道,任何一个男人在那样的况下都接受不了,更何况你是皇帝。我们的结合,从一开始便不按常理,所以结果,也不是常理的幸福,而是如此坎坷。正如我的婚事,若不是我自作主张想要逃离,你也不会将计就计,一切,都是咎由自取罢了。”

    望着晴珍淡然的脸庞,昊帝轻笑:“珍儿,凡事看得这么透彻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人生,难得糊涂。你呀,就是太聪明。”

    “好了,不说这些了。今前来,本是打算告知四哥我的想法,却被四哥教育了一番。看来我算是白跑一趟了。没有什么别的事,我就先告退了。”晴珍准备离去。

    无奈昊帝却不松手,将晴珍揽的更紧:“珍儿,好不容易来一次,就不能多呆一会么。你今离去,我们又不知何时才能再见。每次要你进宫总要找这样那样的理由,上次因为我们的怄气,我们也没能好好待一会。珍儿,就当我求你,陪我用过午膳再走也不迟啊。”

    这样一个倨傲的男子,低声下气的央求她留下,她还怎么忍心拒绝呢,更何况,她也希望能和四哥多待一会。罢了,把那些家常伦理都放一边,自己本就不是好女人,就让她再放纵一回吧,让她们一家三口一起用膳。

    “四哥,我不走,听你的,我们和宝宝一起用膳。”晴珍抚上自己的肚子,宝宝,看到了吗,这是你的父皇,以后,他会很疼很疼你的。

    本以为一场温馨的午膳却出了大事。

    用膳途中,有人来报,说皇后请皇上到凤仪宫,有事禀报。晴珍也只好跟着去,若是她知道此一去会祸及她自己和腹中的骨,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去的。

    凤仪宫

    皇后端坐正位,华妃、卉妃、淑妃在下首坐着,台下站着的,却是她以前的贴侍女,如今的玲贵人。

    一看到晴珍进来,玲贵人明显吃了一惊,转而欣喜 ,自己今怕是有救了,公主是个念旧的人,公主一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死的。

    昊帝坐下,询问皇后:“欣雅,这到底怎么回事,若是玲贵人做错了什么,你依宫规处置就是了,何必如此兴师动众?”

    “皇上有所不知,若仅是后宫之事,臣妾自然秉公办理,万不会惊扰到皇上。但是,这玲贵人却是歼细,pan国通敌,已经牵扯到朝政,臣妾不敢越矩,自然要皇上来决断。”皇后温婉而流畅的解释道。

    “歼细,pan国通敌,此话当真?”昊帝怒气渐生。若真是叛guo通敌,那她真的该死。

    “臣妾不敢妄言。的确在她寝宫发现了与他国的通信,也对照过笔迹了,是玲贵人的笔迹没错。”皇后简单的说。

    “与西凉的通信,给谁的?”

    “莫不是轩辕流云?”晴珍随口说了一句。

    “公主确实智慧出众,却是与来访东宸的轩辕流云通信,将我东宸近况悉数说与他。按说东宸与西凉缔结盟约,本不是什么大事,但涉及朝政,还是皇上来决断。”皇后汇报着。VEwR。

    “你如何得知是轩辕流云的?”昊帝开口,却是询问晴珍。

    “随口一猜罢了。玲贵人并非西凉派来的,这一点我可以保证。而现在她却与西凉牵线,唯一的可能便是那些来访的使臣,而能与玲贵人有接触的,自然是西凉皇子——轩辕流云。四哥觉得呢?”晴珍淡笑着解释,这一点儿也不难猜。

    “确实有道理。我东宸虽与西凉缔结盟约,并不代表可以任由他人将我东宸事事尽数外泄。玲贵人,朕想不通,你与轩辕流云不过数面之缘,如何能为他所用,甘愿背叛东宸,做他西凉的歼细?”昊帝犀利的开口。

    “你们觉得我愿意吗,这一切都是你们得,怪不得我。公主,你该知道玲子的,我怎么会轻易的背叛我东宸呢,公主,你明白我的,对吗?”玲贵人悲戚的说。

    听到玲子问自己,晴珍不得不淌入这个浑水:“玲子,我自然懂你。你我相识十多年,没有谁比我更懂你,你不过是被感迷昏了头脑而已。可你,这次真的错的太离谱了。”晴珍摇摇头,“国事为重,在国事面前,个人是再渺小不过的,玲子,四哥忽视你的存在是他本人的错,但你不该把东宸拖到水深火之中。你该明白,我东宸与西凉不可能一直这么友好存在,战争必不可免,你为了个人感放弃国家大义,你这一次,的确是不应该啊。”

    “其实我并不后悔,不后悔这么做。我知道总有一天会暴露的,我不怕死,我只是不甘心,公主,我真的不甘心啊。你知道吗,有时,我真的很羡慕你,一出生就是公主,光环笼罩,锦衣玉食,这些我都可以不在乎,可你,凭什么会有那么多男人的宠,老天真的很不公平。”玲贵人有些疯狂。

    “你真的觉得我过得好吗,玲子,我们是一同长大的,我的苦,我的痛,你该比任何人都清楚。或许,我真的不该把你留在宫里,我该带你一起走的。”晴珍难过地说,是四哥的忽视,让她走上了这条路。这个痴的玲子啊,得不到,竟然选择了报复,她是有多傻,有多痴啊。

    “轩辕流云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你都透露给了他什么消息?”昊帝沉声问道,她一个贵人,该不知道许多消息的,轩辕流云即使安cha歼细,也该找个打探况多的,只是一个不受宠的小贵人,昊帝觉得很是蹊跷。

    玲贵人不语,只是望着晴珍,笑了,笑靥如花。

    晴珍霎时明白了,十多年的谊,即使彼此不说一句,还是能轻易知道彼此的心意。但晴珍更多的是惊骇:“玲子,你告诉我,他对你做了什么,你,怎么可以?”

    “我不后悔,是我心甘愿的。他很温柔,很迷人,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能做他的女人,是我的福分。皇上,玲子自从十三岁就上你了,如今十二年了,一直着你。但我知道份低微,从不敢奢望什么。公主让您收了我,是为了却玲子的心愿,可玲子还是没有福气。玲子封贵人也有四年了,这四年来,皇上从未碰过玲子。所以,玲子也算不上是皇上的女人。”玲贵人深的开口:“皇上放心,玲子虽然与西凉通信,但也给不了西凉皇子许多实质的内容,误不了皇上的国家大事。与轩辕皇子通信,不过是聊以慰藉罢了。在这个后宫里,我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实在不知道每该做些什么。公主,玲子感谢您的成全,是玲子自己没这个福分。”

    “玲子,轩辕流云并不像表面上那么放不羁,风流纨绔,也许他对你,都是虚假意,你这么做,值得吗?”晴珍开口。

    “值得,不管他是什么样的人,我都是他的人了,为他做事是应该的,我没想过他对我是真,我也不他。公主,你我主仆一场,就陪我喝一杯水酒,送我上路吧,我知道,我活不了了,我也不想活了。”玲贵人巧笑嫣然。

    “好,我就陪你喝一杯,玲子,这么多年,有你在边,我很开心。希望来生,我们可以做一对真正的姐妹。”晴珍端起水酒,一饮而尽。

    玲贵人也将水酒一饮而尽,轻柔的开口,“公主,不要怪我,这都是流云的吩咐,不要怪我,来生,玲子做牛做马向你赔罪。公主,轩辕皇子是真心的,公主。”说完,不等晴珍反应过来,夺过侍卫手上的剑,插入自己的膛,鲜血喷涌,玲贵人香消玉殒。

    昊再你怎。晴珍望着仅剩一丝呼吸的玲子,听着她淡淡的低语:“公主,原谅我,玲子不是故意要害你的,公主,玲子对不起你。皇上,玲子你啊。”说完,笑着离世了。

    虽然不明白玲子的话中之意,但晴珍直觉有什么问题,到底是什么,轩辕流云吩咐她做了什么?蓦地,她想起了那杯水酒,因为太相信玲子,她看也没看的就一饮而尽,这水酒,到底有什么问题,她下了毒吗?

    不对,若是毒,在端上来之前该被人检查出来的,到底是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