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昨夜闲潭梦落花

    “老大人觉得先皇如何,可英明,可神武?”晴珍问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舒榒駑襻

    “先皇自然是英明神武。”

    “那你觉得先皇的决策可有失误之处,不当之处?”晴珍继续问。

    “自然没有,先皇英明,处事得当,老臣佩服。”

    “这就好了,老大人可要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先皇的决策都是正确的。”晴珍微微一笑,“那现在我告知老大人一个消息,老大人可要站稳了。”

    “公主请讲,老臣洗耳恭听。”15019264

    “蒙大家不弃,赐晴珍第一才女的称号,今我就给大家讲讲我这个才女自小都看了些什么书。晴珍自幼,老大人所言的《女诫》、《女论语》之类的书本公主是一概没看过,什么三从四德我也不甚清楚。”

    看着众人惊愕的表,晴珍继续讲,“倒不是晴珍离经叛道,不愿读这些书,而是父皇并没有让人为晴珍准备这些。晴珍自幼,不与诸位姐妹一同学习这些女儿家常读之物,而是与诸位兄长一起,求学上书房。兄长们读什么,晴珍也一并读什么,所以所谓史书、兵书读了不少,最基本的《女诫》全然不知。因晴珍年幼,几位兄长细心呵护,是以自幼与几位兄长亲切,却不常与姐妹来往。”

    “不,不可能的,公主一定是胡言乱语的,先皇怎么会许公主随皇子读史书,同去上书房呢?”刘老大人一脸的不可置信。

    大大大神神。“老大人,父皇在天有灵,晴珍岂敢胡言乱语,再者,母后,四哥五哥等人都在,晴珍如何骗得了人,晴珍所言句句属实。,由不得老大人不信。”晴珍丝毫不退让。

    “晴珍所言不假,刘大人,我们兄弟几人都可以作证,这的确是父皇的旨意。至于他为什么这么做,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宁亲王接话。

    “好了,珍儿读书知史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就不要讨论了,朕倒觉得,女子看点书也没什么不好,不过多议论朝政也就是了,诗词曲赋还是懂一些的好,否则如何与夫婿琴瑟和鸣呢。”昊帝开口,结束了这场争论,“珍儿,这一议题就到这吧,快出另外两个题目吧。”

    “我看四哥是等不及要抱得美人归了。那我就出第二个题目,后宫里常常有这样一幕,假如你如今怀六甲临盆,产婆问你保大人还是保孩子,你会选择什么?”晴珍又来一记难题。

    “我选择保孩子,因为皇室子嗣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即使我有命危险,我也会拼命保住孩子。而且,父母对孩子的心是一样的,当二者只能择一时,父母都会把生的希望留给孩子。”一女子温婉的说。

    晴珍点点头,依常人思维,已经很不错了。不过,就没有不同意见吗?

    “我选择保大人,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有大人活着,才会有更多的孩子,在这种况下,放弃大人保孩子是不明智的选择。”一女子持反对意见。

    晴珍也点点头,这样想也很对,“还有人要说吗?”

    “我认为,只有同时保住大人和孩子才是最佳的选择。没有人愿意放弃自己的生命,虽然在皇嗣面前,生母是那样弱小,但这并不意味着生母要放弃自己生存的权力,孩子应该活下来,他有看世界的权利,而没有母妃依靠的孩子是无助的,在宫里的生活是艰难的,因为皇上事太多,即使偏这个孩子,也还是代替不了他的母妃,所以,我会选择大人孩子一起保住。如果只能选一个,那我选择留下孩子代我看这个世界,但在我死之前,我会为他安排好一切。”梅君如开口,不同凡响。

    晴珍也轻轻点头,这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考虑周详。

    见众人没有异议,晴珍开口,“第三件事,很简单,选择皇上的一个缺点来跟大家分享一下。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每个人都有缺点,皇上也不例外,我想,四哥是不会介意的,对吗?”晴珍望向大最上方的男人。

    “这是自然,随意说一些就好,朕也好趁此机会,了解一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明知道晴珍这是在整他,变相的告诉他他缺点一大堆,但他还是默许了。

    见昊帝没有异议,荣诚萧和几位王爷也松了口气,这珍儿也太大胆了些,还好皇上宠她,不跟她计较,否则,有她好受的。她也是认准了皇上不会罚她吧,才会如此嚣张。

    “怎么,都不敢说吗?那算了,就当我没问吧,不过,我倒是失望的。还盼着你们说出几个四哥的缺点来呢。”一刻钟过去,依旧没有人发言,晴珍失落的开口。

    “公主,君如斗胆开口,皇上的缺点之一是不专一。为天子,怀天下,自是豪万丈,但对于女子来说,皇上的恩宠却是遥不可及,东宸只有一位皇帝,却有后宫佳丽不少,君如斗胆妄言,怕是皇上连许多佳丽姓甚名谁都叫不上来吧。皇上只有一个,管理天下已然分去皇上每不少时辰,留给后宫佳丽的本就不多,分到每人上就更少了,也许一个月也只得见皇上两三次而已,甚至一次都见不到,这就是后宫佳丽风光后的悲哀。世人道做男人苦,谁又知道后宫女子的心酸?所以,从这方面来说,君如有时对于进宫封妃有些抵触。”梅君如站出来,坦言明自己看法。

    “四哥,听到有人如此说,不知四哥心里做何感想?”听完君如的话,晴珍调皮的将矛头指向昊帝。

    “梅小姐所言有理,朕也盼着妃嫔们能体谅朕一些,毕竟朕也是人,不是神,时间就这么多,国家大事就够忙了,梅小姐的指出的缺点,朕虚心接受,却不能承诺更改,毕竟祖宗规矩,朕也不能把后宫撤了,只好继续不专一下去。若是他将这帝位传位,朕或许可以变得专一点,当然这是后话了。”昊帝好不恼怒,威严而不失温和的说。111cc。

    “还有想要回答这个题目的吗?”晴珍询问场上十位女子,见无人应答,转对昊帝说:“四哥,晴珍已经将三道题目出完,几位佳丽的反应皇上也看在心里,加上之前文武试题的表现,相信四哥心中已有定夺。”

    “五弟、六弟你们认为呢?”昊帝询问之前文武试题的考官。

    “诗词曲赋大家都看在心上,就不必臣弟再重复一次了,我想皇上已有定夺,究竟哪几位佳丽能够进宫,还请皇上示下。”怡亲王起答道。

    “臣弟也认为一目了然,相信皇上已有公正决定。”宁亲王起回话。

    “在朕公布以前,朕还想有点其他活动,众位卿给的礼品朕都还没看,就选几样拿来瞧瞧吧。珍儿,朕听说,你也给朕准备了礼物,就从你开始吧。”昊帝意味深长地说。珍儿准备了什么他的确很是期待,不过当众拿出也有整她的意味。

    晴珍看了昊帝一眼,有点嗔怒的意味,不过众人面前,她还是收敛的,命人拿来她准备的礼物,众人才发现,竟是两幅字画。

    名家字画?看着也不像啊,晴珍打开其中一幅,却是天伦之乐图,看题款明显是公主自己的手笔,众人懵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昊帝也有些不甚理解,“珍儿送这礼物给朕寓意为何啊?”

    晴珍微微一笑:“四哥,这礼物是送给母后的,不是给四哥的,”此话一出,又是惊吓,皇帝生辰怎么送礼物给太后呢?

    “四哥不要忘记了,若不是二十三年前的今母后拼着生命危险生下你,今也不会有四哥了,众人只道今的欢乐,却忘记了母后当男的苦,娘亲是世上最应该尊敬的人,所以,在四哥的生辰这天,我选择为母后送上一份礼物,不知母后可喜欢?”晴珍边说,边往台上走,直到太后面前,晴珍才停了下来。

    太后仔细的欣赏着这幅天伦之乐图,心里抑制不住的激动,“还是珍儿乖巧,此图深的哀家心意,哀家很是满意啊,哀家要把它悬挂起来,夜欣赏。”

    “母后喜欢就好,珍儿画技拙劣,怕是难登大雅之堂。”晴珍淡笑着,天然的大家风范,气质使然。

    众人更是惊愕了,公主不过寥寥几笔,画中只有三个人物,有什么好让太后激动的?

    昊帝也是不解,上前观看,仔细欣赏之下,顿觉得晴珍实在是心思巧妙,连他也不得不佩服。这幅画送给母后,的确是恰到好处。

    “太后,不知晴珍到底送了一幅什么画,可否让我们也观赏一番?”襄亲王忍不住开口,他可受不了这些卖关子,若是不给看,他就用抢得。

    “珍儿,拿下去给大家看看,寥寥几笔,神yun具现,关键这心思哀家很受用,比起那山珍海味的补品和奇珍异玩,哀家更喜欢这些记忆。”太后慈祥地说,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

    展在众人眼前的,真的是一副再简单不过的人物画,仔细观摩神yun,画中人物却是先皇、昊帝、以及太后……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