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愿逐月华流照君

    “夫人,这是我为夫人的哥哥亲手做的礼物,请夫人代为转交。舒榒駑襻”清荷将手中的刺绣奉上。

    晴珍仔细一看,是简单却不失雅致的刺绣扇面,很是精致,一看就是花了心思的,晴珍点点头:“好,你的心意我替他谢过了,以后就不必麻烦了,还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如果可以,我想一同去参加夫人兄长的生辰,我就跟在你们后,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可以吗?”清荷柔柔的语气眼含期待。

    “怕是不能如你的心愿了,清荷,不是我小气吗,那样的场合,你确实不适合出席。还是好好在家待着吧。不过,我很好奇,你一向懂得礼数,断不会无缘无故提出这样的要求,能告诉我为什么你想去参加吗?”晴珍温和地说。

    “我,我是想见识一下世面罢了。夫人的兄长是大人物,生辰的场面肯定不小,清荷想去看看。”清荷局促的说。

    “恐怕不是这样,清荷,你不善于说谎,若是不想说,我不勉强,不过,这件事,我的确帮不了你。不过,我猜,你是想趁机跟他说几句话吧。”晴珍淡笑着。

    “你怎么知道的?”清荷很是讶异。

    “清荷,你是个好姑娘,我想,你也看出来我跟萧郎的问题了,你大概是想让四哥帮我们调解一下,是吗?平里你见不到他,前他来碍于多人在场你也不能开口,所以才想借这个机会跟他聊聊,我说的客队?”晴珍道出她心中所想。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夫人。我的确是想这么做。夫人,我不明白,你跟萧哥哥到底怎么了,他明明你,却从不来你房里,夫人你也不主动找他,就这么僵持着,我都觉得不舒服。”清荷真诚的说。

    “清荷,来,你进府许久了,我们也没好好聊聊,今儿我们就拉拉家常吧。我明白你的心意,曾经,我跟萧郎也是那般幸福的。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不怪萧郎,根源在我。是我让幸福远去,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晴珍说到这,脸色有些不好看。

    “夫人这么好,怎么会是你的错,我想,你跟萧哥哥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清荷疑惑的开口。10njl。

    “这件事说不清楚,不过,有一件事的确是我的错。不过,我也庆幸,因为这件事,让你进了荣府,有你照料他,我也放心。”晴珍真诚的说。

    “什么事?”

    “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吗,”望着清荷茫然的眼神,晴珍略有些酸涩的说,“我说过,等你有了孕,就让你作府上的侧夫人,。现在,你该明白了吧。我不能为萧郎生育子女,但荣家不能绝后,所以,我希望你代替完成使命。”

    “怎么会这样?”清荷有些愕然,看向晴珍的目光充满了怜惜,一个女子却不能生育子女,失去做母亲的权利,她该有多痛苦,不仅如此,她还要接受自己的夫君纳妾,跟别的女子温存,这需要何等的勇气!

    这一刻,她有些懂晴珍了,原以为她太过孤傲,其实不然,她也有一颗七巧玲珑心。这样的女子,怎么可以不幸福呢。

    “夫人,即使这样,您也不必跟萧哥哥闹得这么僵啊,萧哥哥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即使对此有些不满,他还是很温柔的。夫人,你就跟他说几句软话,和解了就好了。”清荷如是说。人夫好将刺。

    “清荷,事远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很多事你不懂,我跟萧郎之间,牵扯的事太广,太复杂,不是一句两句就可以和解的。如今,是萧郎不愿意亲近我了,越发的疏离,连在他人面前与我扮演恩夫妻都不能够了,我跟他,怕是永远回不到从前了。”想到这些,晴珍还是不免哀叹。纵使自己不他,但对这婚姻,还是有很多期盼的。她也在尽力扮演一个好妻子的角色,可这些都没用,他们还是越走越远。14965891

    “夫人,萧哥哥不是这样的人,你们一定有什么误会,夫人,人常说,易求无价宝,难得有郎,女人这一辈子,只有嫁一个好人家,才会幸福,夫人难道要主动放弃这样的幸福?”清荷极力劝说道。

    “误会么,已经不重要了。我跟他,已经没什么好说的,清荷,等你有了孕,我想,我就可以离开了。正如你所说,难得有郎,你跟了萧郎,也是不错,他那般温润如玉的人,一定会待你好、待孩子好的。有你在他边,我也走的放心。”晴珍淡淡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那夫人你呢,你离开了荣府,又往哪去呢?”

    “天大地大,总有我的容之处。这你就不用心了,总不会饿死街头的。清荷,我没有多少时间了,我答应了紫萱,要在她大婚之前解决我们的问题,让她嫁的安心。所以,你也没有多少时间了,三个月,三个月后,你必须要怀上萧郎的孩子,这样,我才可以离开得安心。”晴珍给她下命令。

    “夫人何必这么急,再说,夫人以什么名义离开荣府呢,人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夫人已是荣家人,是萧哥哥明媒正娶的妻子,怎么可以离开呢?”清荷试图挽留晴珍。

    “和离,没有任何理由,既不是休妻,也不是私奔,而是和离的方式。他我依然可以再嫁,不过,却是要委屈你了,萧郎怕是不能再娶,你只能是他的侧夫人了。不过,府上无正妻,荣府,还是你管家,只不过少了一个正妻的称号而已,我想,你不会在意的。”晴珍淡淡的为清荷解释道。

    “即使是和离,传出去,对萧哥哥,对夫人的名声,都不好吧。夫人,即使你可以再嫁,可是您毕竟不是未出阁的女子了,您觉得会找到一个比萧郎更好的男人吗?”清荷说出自己的疑问。

    “这就是我的事了,嘴长在别人上,我管不着,不过,不会让他在朝堂上受人指点的,少了这个光环,他的仕途会更加坦。至于我,嫁与不嫁,就是我自己的事了,也许会嫁人,也许孤苦一生。”晴珍毫不在意。

    “看来夫人一切都已经想好了,清荷再怎么劝说也是无济于事的。那清荷答应夫人,一定会照顾好萧哥哥的,这是我对夫人的承诺。”清荷严肃的说。

    “这我就放心了。清荷,今之事,断不要告诉萧郎,就当作你我的秘密吧,我跟他能相处的时不多了,不想因为这些弄得更加僵,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晴珍最后嘱咐道。

    “夫人放心,清荷懂得分寸,不会跟任何人说起今之事。”

    “那好,时辰不早了,你回去歇息吧。晚膳你陪萧郎在你房里用吧,我宴请了上官公子,就不与你们一同用膳了。”晴珍如是说,还是要先定下紫萱和菡儿的婚事。

    “那清荷就不打扰夫人了,这就告退。”见晴珍点头,清荷慢慢退了出去。

    夜晚

    “紫萱、菡儿回你们房间去用膳,我有话要与上官公子单独说。”见她俩还杵在那,晴珍下了逐客令。

    紫萱、紫菡担忧的看了上官公子一眼,不愿的退了下去。

    “公主果真魄力不小,若枫敬公主一杯。”上官若枫举杯,对这晴珍一饮而尽。

    “我不胜酒力,以茶代酒,喝了这一杯。”说着,也缓缓饮尽。“上官公子该知道我今为何宴请你,怎么,可敢给我一个承诺?”晴珍开门见山。

    “这是自然,我对紫萱和菡儿真心实意,公主待她们如亲妹,我自然要给公主一个承诺。我上官若枫在此发誓,我会明媒正娶紫萱和紫菡,与他们白头到老、永不分离。”上官若枫起誓说。

    “我相信你的诚意,也相信你的为人,可是,你的家族会同意吗,上官家可不是一般的名门望族,枝大叶大,对你这长子娶妻怕是要求不少吧,虽是续弦,但毕竟是正妻,紫萱、紫菡的份你也清楚,若是你爹娘、你的家族不同意,你又该如何?”晴珍给他一个炸弹,想娶她的丫头,哪是这么容易的。

    “我会全力说服我的父母,他们不是不明事理之人,对家室并不太看重,更重要的是子女的幸福。只要儿媳贤惠,知书达礼,他们是没什么意见的。紫萱和紫菡,一定会让我父母满意的。”上官若枫信誓旦旦。

    “你就这么肯定你父母会接受她们?”

    “这是自然,我对我父母有信心,也对紫萱和紫菡有信心,更相信我自己的眼光,公主,你认为呢?”上官若枫反将一军,“我想公主应该知晓我的为人,信得过我,否则也不会有今这宴请了,是吗?”

    “你确实不错,将紫萱、紫菡嫁给你,我很放心。诚如你所言,若你父母对她俩没意见的话,我就跟你们上官家定下这门亲事,至于婚期什么的,等跟你父母见了面再说。”晴珍点点头,上官若枫确实让她很是满意,紫萱、紫菡能找到这样的男人,她也安心了。

    “那就多谢公主成全了。”

    “嗯,你先回府吧,等四哥生辰过了,一切再行商议。”

    “听菡儿说,公主为皇上准备了特殊的贺礼,她直接看不明白,后若枫可有眼福了。”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