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砌下落梅如雪乱

    “上官若枫,的确不错,不论是学识还是人品,此人都值得称赞。舒榒駑襻”昊帝如是说。

    “那我更要见见了。果如你所言,他又对紫萱和菡儿真心的话,我想这亲事就差不多了。”晴珍点点头。

    “主子,他家里呢,份之差,最无奈的事。若是上官家不愿意,只怕就是嫁过去,也不幸福啊。毕竟,做儿媳的,还要孝敬公婆啊。”紫萱提示说。

    “这倒是个问题,我未见过上官夫妇,若是他们不乐意,这亲事也不好办。按我说,你们的品才貌都不差,就亏在这世上,偏偏这上官府还是重门第之人。”晴珍也有些为难,“对了,上官若枫怎么说?”

    “上官公子说他会极力劝说他父母的,还说上官家书香门第,对这些世不是太在意,如今上官家已然树大招风,不必再攀高枝,只要儿女幸福就好。”紫菡说。

    “那这就好办了,只要他们不拿架子,你们的亲事就能成。我已跟四哥说好了,择就正事收你们为义妹,虽不是亲的,但你们的份也不算辱没了他上官家,这亲事,应该没问题。”晴珍给她们一个惊喜。

    正式收为义妹,这是多大的喜事啊,这东宸第一公主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如今能做第一公主的妹妹,是她们几世修来的福气啊,这郡主的分量,可比一般的郡主高多了。

    眼见她们要下跪,晴珍开口,“别急着谢恩,等你们出嫁时再谢不迟。今儿个就好好陪我吃顿饭,好好坐着,不许给我起来。”10gfz。

    谈话告一段落,午时近了,一道道菜布上桌,随着最后一道菜端上来,荣诚萧终于现,坐在晴珍旁边,对这昊帝说:“让贵客久等了,都是些家常小菜,还请您随意用一些。”

    “珍儿早说了府上的厨子做菜一绝,比得上御膳房的厨子,我可要好好尝一尝这家常小菜的味道。”昊帝毫不在意的说,“今不过是听说府上有赏花会,随意来坐坐,不必拘谨,对了,可备了什么好酒没有?”

    “酒自是备了,不过,诚萧不好酒,所以,这酒,怕是拿不出手。”

    “我说了,今随意即可,我看看,竹叶青,也是好酒啊,,清凉爽口不易醉,很适合平小酌。”昊帝称赞道。

    正要倒酒,却听晴珍开口,“四哥,今这酒,我看就免了吧。若是在荣府喝的醉醺醺的回去,我怕四嫂该生气了。喝酒伤,这酒,还是少喝得好。”

    昊帝讪讪的收回手去,“看来,今这酒是喝不成了。我终于知道诚萧府里为何少酒了,原是珍儿不让喝,也罢,今儿就只喝茶。”

    “既然夫人不让喝,这酒就撤了吧。”荣诚萧命人将酒撤下去,全部换上茶。

    “再不吃菜凉了就不好了,一起用膳吧,四哥,你不动筷,大家都没法吃啊,我都饿坏了。”晴珍对着昊帝撒道。

    “珍儿,都这么大了还这般顽皮,快吃吧。”说着,自己最先动筷,其他人也跟着开始用膳。

    暖风吹拂,花香阵阵,在这样的环境下用膳,的确惬意,几人不再言语,那般和美。

    用膳完毕,瓜果和甜点刚好摆上桌,正是时下最新鲜的水果已经晴珍最的绿豆糕、云片糕。

    “珍儿,这甜点都是你吃的,我不吃怎么办。”昊帝似乎有意为难。

    “那就不吃了吧。我看四哥也吃得差不多了,再吃点水果就好,这甜点,本来就没有为你准备,这是我自己要吃的。”晴珍毫不客气地说。

    “你呀,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吗,其实我很好奇,这些究竟有什么好吃的,我也要尝尝看。”昊帝像个孩子似的,拿起绿豆糕就吃了起来。

    “萧郎,你也来一块?”晴珍对着边的荣诚萧说道。

    “好,我也尝尝。”荣诚萧顺势自己加了一块放在嘴里。

    “四哥,萧郎感觉怎么样,好吃吧。”晴珍献宝似得说,又把一块云片糕放进嘴里。

    “一般,就是太腻了。,这些甜点,还是少吃的好。”昊帝评价说。

    看着晴珍期待的目光,荣诚萧无奈的说,“夫人,我不得不说,实在不是特别好吃。”

    “哼,你们都不要吃了,还是我自己吃得好。”晴珍气呼呼的,把甜点放在自己面前。

    昊帝和萧郎看到晴珍的孩子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许久的沉默过后,晴珍率先开口:“四哥下午打算做些什么?是回去还是留在荣府?”

    “既然来荣府一次,自然好好欣赏一番,下一次来还不知是什么时候,正逢赏花会我也想好好看看这些大家闺秀和官员de子弟,珍儿,你说呢?”昊帝温和地说。

    “既然四哥想游玩一番,那我自然奉陪。不过,我看四哥不是为了荣府的景致,而是千百媚的大家闺秀吧。”晴珍打趣地说。

    “怎么办,竟然被珍儿看出来了。不过,我也该纳妾了不是吗,提前看看,说不定能看上几个,也算不虚此行。”昊帝点点头。

    “是不错的。这样,我也好多几个侄儿侄女什么的,香火也更旺。也算对得起祖宗。”晴珍也不反驳,微笑着说,只是,那笑意丝毫不达眼底。

    “萧郎,你陪着四哥逛逛还是我?”晴珍询问着,毕竟在荣府,自然要他做主。

    “你也许久未见四哥了,就好好陪陪四哥吧,至于我们,每都见,想聊就聊,就不在乎这一会功夫了。”荣诚萧思索一会,温和地说。

    “那好吧,我就陪四哥好好看看这些大家闺秀,看看她们究竟有何魅力,也好替四哥把把关。紫萱、紫菡,你们就去和上官公子好好聊聊吧,告诉他一声,若是真心想娶你们两个,明晚我在荣府设宴招待他,记得,只有他一人,至于他爹娘,等他过关了再请不迟。”晴珍一件一件的吩咐,很有当家主母的气派。官上儿此呢。

    “不错嘛,几年下来,你也有当家主母的气派了,再不是当初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管的小姑娘了。”昊帝赞许道。

    “人总要长大嘛,我都二十了,自然回不到十五的心境。”晴珍缓缓道出这个让人无奈的事实。

    “好了,夫人,陪你四哥去府上逛逛,午时已过,府上也闹起来了,你们兄妹许久未见,想必有很多话想说,我们就不在这打扰了。清荷你先回房,我去书房看公文。”说完,对这昊帝说,“诚萧就先告退了。”见昊帝点头,荣诚萧大踏步的离去。

    “主子,上官公子对府上不熟,我们姐妹先去寻他了,就先告退了。”知道皇上和公主有话说,紫萱知趣的退下了。

    眼见得只剩他们兄妹,清荷也不好意思再打扰:“夫人,若没什么事,清荷就先回房了。”微微福,离开水榭厅。

    相对无言好一会,晴珍实在不想这么沉默下去,“四哥当真要去前面看那些大家闺秀?”

    “这是自然了,秀女大选在秋后,如今正浓,已经没有几个月,这些人多半是要参加选秀女的,如今你又不帮我挑,我只好自己看一下了。毕竟,这里面的水很深,你说呢,珍儿?”昊帝开始为晴珍分析。

    “这些我都不想听,不过是你的鬼话罢了,想看小姑娘就直说,反正你看上了就能接入宫中,也不麻烦,要多少个都可以。至于朝政,不是我一个妇道人家该听的,该怎么做,是你自己的事。”晴珍撇清关系,直言不讳。

    “珍儿,何必这么无,你知道朝堂的复杂,我也从不瞒你这些,你知道,她们不过是朝政平衡的牺牲品罢了,我虽怜惜,但作为一个帝王,我必须这么做。有时候想想,为了江山天下,为了这份责任,我失去的太多了,我失去了你,失去了自由,我有时候甚至会动摇,这样做究竟值不值得。可我已经没有回头路,否则,不仅失去的回不来,我也无颜面对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还有父皇。”昊帝严肃的说。

    “算了,四哥,说这些做什么的,徒增伤感罢了。既然今来了荣府,四哥就开开心心玩玩,暂且把朝政放下,只当自己是个平民百姓,放松一天。”终是不忍,晴珍打断他沉重的话语。

    “好,暂且放下,珍儿,我真的盼着有一天,能卸下上这副重担,做一个肆意潇洒之人,就像老六、老七那般,你说,会有那么一天吗?”昊帝期待着。

    “会的,再过十几年二十年,你的儿女也都长大了,等你放心把江山交给他们的那一刻,你就可以功成退了。不过,四哥,记得你对我的承诺。”晴珍提醒道。

    “这是自然,不过,珍儿,我没想到你竟然会主动提出索要母后的项链,你知道那一刻我有多么惊讶吗?”昊帝握着晴珍的手。

    “这是我,唯一能替他们做的了。至于之后的事,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晴珍淡笑着,想起他们,心里还是甜蜜的。14938775

    想知道那条项链的意义吗?精彩下章继续……

    感谢亲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哈,请继续关注《凤殤》!!!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