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孤帏悄,泪烛空烧

    “主子,这不合规矩啊。舒榒駑襻”

    “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急什么,她难道还能吃了我不成。”清荷还沉浸在昨晚与荣诚萧的甜蜜中。

    “主子,您还是早些过去吧,不然府上的那些奴才会说您没规矩,万一再跟大人说些闲话可就不好了。”清荷带来的丫头说道。

    “他们敢乱说闲话,看我怎么治他们。我好歹也是他们的主子,哪容的他们说三道四。”清荷不屑道,“再说,萧哥哥可不会听他们的。”

    “主子,在不过去,真说不过去了。”

    “好了,走,我们过去。”清荷仪态万千的说。

    流岚阁

    “清荷给夫人敬茶,夫人请用茶。”清荷不愿的向晴珍下跪。

    “紫萱,这敬茶该是什么时辰来着?”晴珍也不接茶,状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回主子,应该在辰时之前,卯时之后。”紫萱乖巧的答。

    “那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主子,已是巳时了。”

    “巳时了啊。那就是说,你晚了一个时辰,真不知道你这一个时辰在干什么呢?”晴珍轻笑道。

    “回夫人,主子今早起的晚了些,又梳妆打扮了些时间,还望夫人恕罪。”清荷的陪嫁丫头回话。

    “我跟你主子说话,有你回话的份吗?”晴珍婉转的说道,不过,并没有让人惩罚她,不过是个护主心切的丫头罢了,“你记着,这是荣府,不是锦萃楼,这一次念在你不懂规矩,我不计较,以后可不会了。”

    “夫人,不过晚了一个时辰,何必大惊小怪呢。这该怪萧哥哥,把人家折腾的太累了,所以起晚了。”清荷故作羞的说。

    “紫萱,告诉她她犯了什么错。”晴珍也不恼,微微笑着。

    “既然进了我荣府,就要守我荣府的规矩。萧哥哥这三个字以后不能喊,你作为府上的通房丫头,该喊大人,夫人,回话的时候不能自称名字,而是奴婢或者妾,至于敬茶,晚了一个时辰,不该找任何理由,就算你一晚没睡也该先来敬茶。”紫萱一项一项说来。每说一项,清荷脸色白一分。

    “怎么样,听懂了吗,你说,一进府就犯这么多错,我该怎么罚你好呢。”晴珍思考到。

    “我不服,你不过是看萧哥哥宠我心里不高兴,所以才拿府上的规矩来惩罚我,我不服,我要跟萧哥哥说。”清荷辩驳道。

    “你尽管去说,这府上,当家的是我,他很快就回府了,你看他会不会给你喊冤,既然进了府,连规矩都不守,传出去,丢脸的是他荣诚萧,你看他会不会让你这么做。”晴珍有成竹。

    “你,你,”清荷气的不知该说什么好。

    “念在你初犯,我不罚太重,你就在自己房里好好反省一下吧。把家规给我好好看看,下一次再犯,可不会就这么简单了。”晴珍严肃的说。

    “主子,这也太便宜她了。”紫菡抱不平。

    “菡儿,得饶人处且饶人,况且,我也没这功夫管这些。紫萱,以后这些你看着办就好。清荷,既然进了府就安分待着,你不惹我,我也犯不着找你的麻烦,我言尽于此,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也别跪着了,回你房里去吧。”说完,晴珍向内室走去,不再理会清荷。

    而清荷缓缓起,望着晴珍的背影,十分的不甘心。

    回到房里,“小雨,我真的不甘心,凭什么她就可以那般作威作福,颐指气使,而我就要任她摆布,我真的不甘心。”清荷精致的脸蛋有些扭曲。

    “主子,她毕竟是正妻,份摆在这,我们只能听她的。而且,我看她也没什么恶意的。”小雨说道。

    “小雨,难道你也向着她,你难道希望我一辈子都听她的?”

    “主子,这话怎么说的。主子既然进了荣府,自然该遵守这府上的规矩。您只要好好服侍大人,尊敬夫人,我想夫人也不会为难您的。”小雨温柔的解释。

    “哼,我看你是怕她惩罚你吧。你不帮我我自己做,绝对不让她骑在我头上。”就人规荣。

    “主子,您要干什么呀,可不能做一些不该做的事啊。”

    “你放心,我没那么傻。其实,只要萧哥哥我疼我,只要他听我的,你想,她还有什么可嚣张的,到时候,整个荣府还不是我说了算。”清荷信誓旦旦的说。

    “那主子就在大人上下功夫吧。”小雨不再辩驳,只要主子不干些杀人放火的坏事就好。

    “清荷,今天我跟你一同用膳。”听到这样的话,清荷眼前一亮,“萧哥哥,你可回来了,萧哥哥,清荷好想你。”

    “我这不是来陪你了嘛,我这一回府连夫人那里都没去,直接来你房里了。”荣诚萧低沉地说,把清荷揽进怀里。

    “萧哥哥,你真好。”清荷听了心里很是开心,忽然想起早上受的委屈,向荣诚萧撒道,“萧哥哥,你不在,夫人就欺负人家。”

    “夫人怎么了,做什么了?”荣诚萧问道,按说夫人既然答应了让她进府,大概不会为难她的,且听听她怎么说。

    “萧哥哥,我今天去敬茶时晚了一会,夫人就没有接我的茶,还让我跪了好久,又说我犯了好几条家规,让我好好反思,把家规好好看看。”清荷用撒的语气说。

    “清荷,夫人说的也没错,而且,她也没罚你什么啊。至于这家规,你看看就是了,也省的以后府上来客人了你不懂规矩,清荷,夫人这是好心,你该听她的。”果如晴珍所料,荣诚萧一点儿也不听清荷的控诉。

    “可是,萧哥哥,她不让我喊你萧哥哥,要喊你大人,还要清荷自称奴婢或者妾。”清荷委屈地说,一张小脸梨花带雨。

    “清荷,这都是规矩,这样,光我们两人时你不用守这些规矩,在夫人面前和客人面前就按夫人说的做吧,否则会让别人说三道四的。”荣诚萧劝解道。

    “可是,可是,清荷喊不出来。”清荷很是委屈,她没想到荣诚萧一点儿也不护着她。

    “清荷,听我的,就算是为了我,我知道委屈你了,可这些规矩,都是祖制。”荣诚萧耐心的解释。

    “萧哥哥,清荷不习惯,早知道这样,清荷还不如在锦萃楼的好。”晴珍赌气的说。

    “清荷,你当真如此想,若你想回去,那就回去吧,我不拦你。”14757456

    荣诚萧的话让清荷一阵心慌:“萧哥哥,你不要清荷了吗,清荷刚刚乱说的,你不要当真好不好,萧哥哥,你知道,清荷心里只有你,不要抛弃我。”

    “清荷,我记得我曾告诉过你,嫁给我会有很多苦,你说你不怕,如今这才第一天,你就受不了,那以后呢。清荷,你若想与我一直生活下去,后面会有很多苦,比你现在受的要苦的多。”荣诚萧望向清荷澄澈的双眼,认真的说。

    “萧哥哥,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清荷躲闪着。

    “清荷,你明白的,你是个聪明的姑娘,清荷,这正妻的位子,我这一生都不能诺与你,就算你将来有了我们的儿子也一样,即使将来我与她和离,我也许不了你。清荷,可能这一生,你只能是个妾侍,是个侧室罢了。”荣诚萧残忍的说。

    “为什么会这样,萧哥哥,为什么你们和离了你还要为她保留正妻之位?”清荷不能理解。

    “因为,这是我欠她的,我也必须这么做。我跟她,注定不能善终,清荷,这也是我为什么要你进府的原因,清荷,我从来不瞒你,我她,很她,可我跟她,走不到最后。”荣诚萧酸涩的说,人生,最痛苦的不是未知的苦痛,而是已知悲剧却无能为力的痛苦。

    “我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你为什么如此肯定?”清荷问道,此时,她忘却了自己的不甘,反而为她们伤心。zv5u。

    “这都是命啊。清荷,你知道吗,我骗了她,一件天大的事,一旦她知道了,就是我跟她分离之时,夫人太聪明,我知道,瞒不了她一辈子的,如今,我只盼着能与她多些时间在一起,她能晚发现一点。”荣诚萧惨笑道。

    “那当初为什么要骗她,为什么不告诉她,为什么不去求得她的原谅?”

    “不可以的,我与她,不可以幸福的。我不能告诉她,不能求得她的原谅,相反,我还要让她恨我,让她主动离开我。”

    “萧哥哥,你,”清荷有些可怜他,着自己心的女人恨自己,看着心的女人痛苦,他又是多痛?

    “所以,那些子,我流连锦萃楼,我跟你发生xx,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我利用了你。”荣诚萧缓缓地说。

    “萧哥哥,我知道,我心甘愿的,再说,你也没有欺骗我什么。”

    “清荷,你如今知道了一切,你可以选择离开的,你有这个权利。”荣诚萧诚挚地说。

    “不,萧哥哥,让清荷陪着你,清荷永远也不离开你,就算一辈子做妾,清荷也不在乎。”这一刻,她终于看懂了自己的心,只要与他在一起,名分真的不那么重要。

    “清荷,你是个好女人,我荣诚萧……”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