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攒花染出几痕霜

    “可否告知这位女子是谁?臣妾实在好奇是哪位女子能让轩辕皇子如此动,故而有此一问。舒榒駑襻”华妃媚的解释。

    “此女的确不凡,但流云如今无意透露她的信息。”轩辕流云避而不谈,更是让众人疑惑不止。

    “是臣妾冒昧了。”华妃丝毫不介意,款款踱步回到位子上。

    昧疑告女。“轩辕皇子一曲惊人,朕也是大开眼界啊。今晚这宴会确实不错,轩辕皇子认为如何,可还有何其他要求?”昊帝询问道,毕竟西凉远来是客,让他们满意赞叹才可。

    “流云今晚很是满意,这的确是一个难得的夜晚。不过,流云还有一点小小的要求,不知当讲不当讲。”轩辕流云故作谦虚。

    “有话直言就是,今晚本就该宾客尽兴,轩辕皇子有何要求,朕定竭力满足。”昊帝大方的说道。

    “那流云就斗胆直言了。来东宸十数,时常听闻婧芸公主的才华横溢,趁今晚这个机会,流云斗胆,请公主献艺。”轩辕流云直言不讳。

    终于说出来了,昊帝满含笑意,却不达眼底。低沉的嗓音传来,“这事,大家以为如何?”没有立即让晴珍献艺,也没有否决,而是看众人的反应,真是老谋深算。

    “皇上,臣等也想沾轩辕皇子的光,目睹一下婧芸公主的才艺。”一大臣回应。

    “皇上,臣妾以为,公主作为我东宸第一公主,是该给大家展现一下,也让西凉看看我们东宸公主的风范。”华妃婉转的开口。

    昊帝见无人持反对意见,询问当事人:“不知婧芸公主对此有何看法?”

    晴珍起,温婉一笑:“承蒙轩辕皇子抬,晴珍自然愿意为皇子展现才艺,不过,晴珍也有一要求,就怕轩辕皇子不答应。”

    “公主不妨说说看,流云一定尽力满足公主要求。”轩辕流云笑言。

    “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我想请轩辕皇子与我合奏,轩辕皇子意下如何?”晴珍笑意盈盈。

    “流云荣幸之至。”

    “晴珍还想请襄亲王助阵。”对着七王爷说道。

    “既能为皇妹助阵,又能扬我皇甫天铭之名,何乐而不为?”豪放不羁的说,却是应下了。

    只见一架古筝被摆了上来,晴珍淡笑到:“晴珍从剩下的四种里面选了筝、画和笛,希望轩辕皇子作画,襄亲王弹筝,而晴珍就为大家吹笛。”

    “皇妹心思就是巧,本王很是喜欢。”襄亲王第一个赞同。

    “不知这筝笛合奏是怎样一个妙处,流云有些迫不及待了。不过,公主想让流云画些什么呢?”轩辕流云很是惊讶,她永远那么玲珑剔透,总让他惊叹。

    “随而画就好。轩辕皇子听着筝笛合奏,想到什么,就画出什么即可,不过,待得我们结束,皇子也该停笔。”晴珍婉转的说。

    “这倒是个好主意,不知公主和襄亲王要合奏什么曲子,流云也好有个准备。”这一刻,他到盼着与她合奏的是自己。

    “轩辕皇子听了就知道了。”晴珍故作神秘,对这襄亲王道,“七哥,就是那一曲,不知七哥可还有印象?”

    “这是自然。”依旧那般狂傲。

    只见襄亲王走到古筝前,缓缓而坐,立时,筝动,音起,四座寂然,潺潺溪水流泻,青葱郁郁,山川绵延,落英缤纷,俨然桃、花、源,同一时刻,清越的笛音跃入耳畔,与筝声相交相和,那般和谐而相称。

    轩辕流云闭目欣赏,睁眼,落笔,,不多时,只见宣纸上鸟语花香、山川相接,一派绿意盎然竟在眼前,墨色或浓或淡,随着和谐的筝笛此起彼伏,一派悠然的田园风光,逍遥世间,骏马奔驰,那般的肆意与潇洒,轩辕感到了一种不一样的致,与他向往的生活那般契合,让他那般留恋……

    筝停,音消,笛散,停笔,满座还沉浸其中,三人却是相视一笑,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第一次共同表演,却是这般契合,不得不让人感叹。襄亲王与轩辕皇子生出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暗叹,若有机会,一定要同饮三百杯,正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正是如此。

    晴珍望着他们无言的交流,笑的开心,他们本就是一类人,这一次,看来她没有做错。“皇上,母后,皇后,大家认为这一合奏可还过得去?”晴珍打破这一静谧。

    “珍儿的笛子也是这般精彩,哀家是看的入神了,难得你与天铭这般默契,也是你们父皇的功劳啊,轩辕皇子的画更是出神入化,我们心中所想全在画上了,这一场表演,哀家看的是赏心悦目啊。皇儿,你看呢,”太后首先开口称赞。

    “母后说的极是,朕也觉得很是精彩,总觉得该赏点什么。”昊帝优雅的富有磁的声音传来。

    “还是皇儿想得周到。是该赏点什么,珍儿,轩辕皇子,天铭,你们看看,想要点什么赏赐,不许说不要,这是哀家赏的。”太后威严的说。

    “母后,若您真想赏珍儿点什么的话,就将母后的翠玉项链赐给珍儿好不好?”晴珍甜甜的声音传来,有一点撒的意味。

    众人十分诧异,公主为何偏偏要一个项链作为赏赐,若说贪财,也不可能,这婧芸公主岂会缺钱花,不过,这似乎有些丢东宸的颜面。

    后宫妃嫔也是嗤笑不已,竟然讨要一根项链,一点儿也没有公主的风范。

    而知的几位王爷和皇后脸色有些不自然,都在猜测这珍儿到底知不知道这项链的含义,若是知道,这说不过去,若是不知,偏偏要这根项链,怎么会这么巧?

    昊帝却是笑了,他的珍儿,在提前跟他讲条件了,若是母后真给了她,以后,自己不这么做怕是不行了,但心底里,还是期望她得到这根项链,这样,他会觉得,她是属于他昊帝的。

    太后微微惊诧,转而并没有发怒,而是望向昊帝,“皇儿,你怎么看,你觉得这根项链是否要赐给珍儿呢。”毕竟攸关国家大事,她贵为太后也不能自己决断,还是问问儿子的好,虽然她喜欢珍儿,可这件事,她做不了主。

    “母后,朕倒觉得,一件项链罢了,给就给了,若是母后觉得舍不得,戴了这么些年有了感,另赏一条也可,母后自己决定就好。”昊帝并没有反对,而是欣然接受了。

    见皇儿没有意见,太后也极为开心,“既然珍儿选了这条项链,哀家虽然不舍,也只好忍痛割了。来,珍儿,从今儿起,这条项链就送给你了。”太后笑着说。

    晴珍见昊帝答应,也舒了一口气。这也算是她唯一能替他们做的了,至于之后的事,就看他们的造化了,“珍儿谢母后恩典。”将项链挂在脖子上,晴珍很是开心,优雅的走回自己位置,与荣诚萧坐在一起。

    “不知轩辕皇子想要什么赏赐?”太后开口。

    “流云想请皇上恩准,让流云在东宸多留几。京城实在惹人流连,因此流云想多留一阵再回西凉,以后怕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轩辕流云如是说。14757246

    “这有何难,不用皇儿说,哀家准了,轩辕皇子尽可多留几。”太后笑言。

    “那就多谢太后美意了。”轩辕恭敬答道。

    “天铭,你又想要何赏赐?”太后询问襄亲王。

    “太后,儿臣想要轩辕皇子所作这幅画,太后知道儿臣一心向往这样的生活,纵使做不到,看看也能心愉悦。”皇甫天铭说道。

    “你啊,跟你父皇年轻时一个子,就想着出去玩。”太后一脸的宠溺,都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那就依了你吧,我想轩辕皇子也不会反对的。”

    “粗粗下笔,能得襄亲王赏识,他有空,自当与襄亲王把酒言欢。”轩辕向襄亲王示意。zv26。

    “小王也正有此意。”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的确是一个美妙的夜晚,宾客尽欢……

    宴会终于结束,晴珍也在太后的示意下随太后去了慈宁宫,看来是要在宫里小住几了。皇后强颜欢笑回到了自己的凤仪宫。皇上出奇的宿在自己的乾清宫,未召妃嫔侍寝,倒是避免了后宫妃嫔的嫉妒。毕竟这种场合,宠幸谁谁就站在了风口浪尖上,皇上如此,众人心里倒是平衡些。

    最郁闷的怕就是几位王爷和皇后了,他们知晓晴珍脖子上项链的含义,心里实在高兴不起来,就算晴珍不知轻重,不明白这项链的含义,可皇上和太后不可能不明白的,却这般宠溺、这般轻率的将项链给了婧芸公主,到底是为什么,他们实在是不解……

    慈宁宫

    “母后,您唤珍儿来可是有事?”晴珍乖巧的呆在太后边。

    “什么都瞒不过你。其实,倒不是我想留你,只是天凌……”太后言又止。

    “四哥怎么了?”晴珍焦急的问。

    “哎,看着他对你越发的思念,我这作母后的替他难受啊,明知道让你进宫对你和诚萧的关系……”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