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胭脂泪,相留醉

    一旁,晴珍倚在荣诚萧怀里,让他觉得,这人间美味顿时黯然失色,心里酸酸的,有些食不知味。舒榒駑襻

    他们,才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啊,这般行为,在正常不过了。可是心里,就是酸涩不已。玉,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当着我的面与他这般亲密……

    一顿饭下来,相对无言,倒是清静。

    “多谢驸马和公主的款待,流云很是满意,驿站中还有许多事,流云就先告辞了。”匆匆进膳完毕,轩辕流云起离开,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望着轩辕的背影,荣诚萧疑惑,“夫人,三皇子这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呢。”晴珍淡淡的说。

    皇宫,乾清宫

    “我听萧郎说,皇上找我,有何事,皇上吩咐一声就是了。”晴珍漫不经心的说。

    “非要这么跟朕说话吗?”昊帝有些苦涩。

    “习惯了,而且,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皇兄有话直言就是。”晴珍依旧是那般“可恨”的语气。

    “许久不见你了,想见见你罢了。没别的事。”昊帝叹息,珍儿,这般绝,让他措手不及。

    “那皇兄见也见了,晴珍就先告退了。”说着福一福,转就要离开。

    “珍儿,就这般不愿意见到我吗,别走,珍儿,”昊帝焦急地说。

    “再见何意呢,徒增伤感罢了。相见不如不见,四哥,往事,终究是往事,伴着时间的流逝,就让它散了吧,不必时时怀念。”晴珍语气淡淡的。

    “珍儿,我不信你能这般放得下。珍儿,告诉我,你也忘不了,是不是,你也会时时怀念是不是?”来到晴珍面前,将晴珍锢在前,与晴珍对视着。

    “四哥,放不下又能怎样,我们早已回不去。”与昊帝对视着,晴珍如是说。

    “珍儿,在外面过的好吗,你总是这样,一旦受了委屈,要么独自憋着,忍不住了就出去走走,远离这一切,你还是以前的子。”昊帝默默阐述着。

    “在外面,很安静,有时我想,如果独自在外过一辈子也未尝不可。但我的心太软弱,还承受不了那份孤单,所以,我还是回来了。”晴珍回答。14710973

    “你总是这样,发生了什么也不说,总是一个人闷在心里。”昊帝无奈,他的珍儿,所有的苦痛都自己承受,从来不想着宣泄一下。

    “四哥,你知道吗,不是我想一个人默默承受,而是,没有人能够听我诉说。”望向别处,晴珍悠悠的说,“我的心事,太多太多,却从来不知该向谁倾诉。我自幼没有母妃的呵护,也没有贴心的姐妹,紫萱紫菡虽然对我衷心,但这些事我不能跟她们说,而我的夫君,对我不理不睬,我更是不知该说些什么,所有的人都不能说,我只能一个人,默默地,舐这痛,这殇。实在累了,就远离,去一处静谧的地方,让心慢慢静下来,随时间流逝,淡忘这些伤痛。”

    “难道对我,你也不能说么?”昊帝询问。我般我常。

    “四哥,你让我说些什么,不要忘了,名义上,你只是我的皇兄而已。就算我们曾经有过什么,在我嫁人的那一刻,我们早就撇清了一切。四哥,你还希望我能跟你说些什么。是跟你说我对萧郎失望了,我不希望他纳妾,还是说我讨厌他去青楼鬼混留我独自在荣府面对漫漫长夜,还是说我怨你不让我为他生育子女?”晴珍笑着说着这残忍的话语。

    “珍儿,你还真是残忍呢。是啊,我没有资格,从来没有资格。可我,还是放不下你,怎么办,纵使后宫佳丽无数,可我心里,偏偏住了一个你。珍儿,你要我怎么办。”昊帝悲伤的诉说着。

    “四哥,这是你的事。四哥,这世上,从来没有后悔药,既然当初让我嫁了人,如今说这些就再也没有意义。四哥,你是皇帝,从来没有人能左右你的决定,所以说,走到今天这种地步,怨不了别人,而我们,早已走到人生的尽头。”晴珍诉说着残忍的事实。

    “世上,从来没有后悔药,可我,偏偏后悔了。珍儿,不要不理我,你可知道,我有多煎熬,坐在这乾清宫,想着我们的曾经,我真的后悔了。”昊帝叹息,“可是,我知道,如果时间重来,我还是会这么做的。因为,我不只是你的四哥,我还是东宸皇帝。我肩负天下的责任与使命,这是我不可推卸的责任。”

    “四哥,既然明白,何苦让自己痛苦。忘了珍儿,好好的做一个好皇帝。”晴珍强装微笑。

    “珍儿,有些事,不是想忘就能忘,不是吗,就像你,至今都不曾忘却。”昊帝感叹。

    “四哥,我从来,都不曾想要忘过。那些记忆,我将永远留在心底。如果,失了那段记忆,皇甫晴珍就不是完整的人了。残缺了的记忆,残缺了的人。所以,这一生,我都不会忘却。”晴珍缓缓地说。

    “珍儿,我的珍儿,我就知道,你不是绝寡义之人。我们都不要忘却曾经,就让这记忆永存。”昊帝很开心,原来,不止他一人不愿忘却。

    “四哥,时候不早了,珍儿该回府了。”晴珍残忍的打破这一时的美好。

    紧紧抱住晴珍不放,“珍儿,再陪我一会,再陪我一会好不好。我很想你,很想很想,今ri你离开,我们又不知何时才能相见。我觉得自己做人好失败,连见自己心的女人都要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昊帝悠悠叹息。

    “四哥,多留一会,我还是要走,何必呢。”晴珍毫不留,“四哥,缘分已尽,何必奢望这偷来的一刻,你这样,让我为难,我不想对不起萧郎,即使他对不起我,即使我曾经对不起他,即使如今我并不他。”

    “珍儿,如果,我说,我想要你,你会拒绝吗?”昊帝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不会。但我并不希望你这么做。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很不堪。”晴珍平淡的说。

    “为什么?难道我们在一起让你蒙羞了吗?”昊帝很是受伤。

    “四哥,我不是当初未嫁的小女孩,那时的我,没有任何后顾之忧,所以我们在一起,也许对不起四嫂,但你后宫佳丽无数,不多我一个,所以,我没有什么顾忌,我只是我自己。除了我们的份,我不用考虑其他。可是如今,不可以的。我是荣诚萧的夫人,已为人妇,即使我不他,也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我虽不会拒绝你,但那样之后,会让我对他心有愧疚。”晴珍苦涩的说。zizl。

    “珍儿,他就那么重要么,他都可以和青楼女子欢乐,你为什么不能和我xx?”昊帝很不开心。

    “四哥,这不一样。他那么做,是他对不起我,而我这么做,更是对不起他。但他的心里,终究是有我,即使我们这么久分离,但我看得出来,他的心里,的是我。可我的心里,没有他。本,我能给他的就太少太少,连为他生育子女的机会都被你剥夺,如今,我们如果那样,我对他,还能剩下些什么?这份婚姻,又将如何继续下去?”晴珍带着哀伤,娓娓道来。

    “珍儿,跟我说实话,你,真的一点儿也不他?”昊帝冒出这么一句。

    “四哥,怎么会这么问?”

    “你们成亲也有两年多了,你们在一起很和谐,看起来很幸福,他对你也很好,你对他,就没有一丝心动?”

    “我,没想过这个问题。对我来说,他是我的夫君,是我的依靠,我会下意识的依赖他。后来,他夜不归宿,我会难过,他跟那清荷在一起,我也会失落,也许,我在不经意间,心里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这或许不是,可我如今,已经离不开他。”晴珍惨笑,“这也许就是,我许他纳妾的原因吧。若是依我的子,断不会许他纳妾的,可是,我已经离不开他,只好委曲求全。”

    “为什么不选择离开他,他在你心里,已经这么重要了吗?”昊帝大吼,他不相信。

    “离开了他,我又能去哪,又去依靠谁呢。他是我的夫君,我可以名正言顺的依赖、撒、耍脾气,他会夜夜伴着我。可是,离开了他,我就真正无依无靠了,即使回皇宫又能怎样,四哥,我不想再过从前那种子了。真的很苦。看着别的女人在你怀里撒,我连嫉妒都不能够。每年,只盼着那一两个月与你在乾清宫的子,其他时间,我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除了等还是等,除了对月长叹就是仰望星空。这样的子,四哥,你想过吗?”晴珍无奈的摇摇头。

    “珍儿,你,你从来不曾告诉过我……”昊帝很是痛苦,不为他,而是为晴珍。

    “告诉了你又能怎样,你什么都改变不了,我们的份注定了我们此生的有缘无份,注定了的。”

    晴珍笑靥如花:“四哥,记得最初,我就说过,江山美人不可兼得,你既选择了江山,就注定了,我们不能相守!”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