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他乡遇故知(求订阅)

    荣府

    “不知三皇子大驾光临有何贵干?诚萧未能提早迎接,还望皇子下见谅。舒榒駑襻”荣诚萧客气的问,他很是疑惑,西凉三皇子来荣府所为何事。

    “其实,流云是慕名而来。听闻荣夫人胡旋舞天下无双,所以冒昧前来拜访,不知流云可有幸见荣夫人?”感的嗓音悠悠的解释道。zyq0。

    “原是为了夫人的胡旋,怕是要三皇子白跑一趟了,此事皇上曾让我向夫人提过,但夫人并未应。”荣诚萧笑言。14671928

    “流云真诚慕名而来,今觐见东宸皇上,流云提议想欣赏名动天下的胡旋舞,皇上要流云亲自与公主交涉,说这件事要公主亲自点头即可,否则他亦无能为力。所以,流云今登门拜访,还望荣大人能让流云见见公主下。”三皇子轩辕流云温和地说。

    “不瞒皇子下,夫人的胡旋虽说绝世无双,但诚萧亦未真正见识过。”荣诚萧有些苦涩。

    “哦?这又是为何?”轩辕流云不解。

    “夫人已经多年为曾一舞了,别说胡旋,就是其他的舞姿,诚萧亦很少见。按夫人的说法,既是嫁了人,就不该那么淘气了,所以,这舞,却是荒废许久了。”荣诚萧慢慢道来。

    “流云还是有些不解,这两者有必然联系吗?”以很闻荣。

    “在别处没有,在夫人这却是有的。皇子应该明白,这舞,须得时时练,练才出成效,正如所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而夫人自从嫁进荣府,管理整个府第,又伴我侧,我看公文,她看书,这舞,却是荒废许久了,只怕这次,要让三皇子失望而归了。”荣诚萧微微一笑,满面风。

    “婧芸公主能博得绝世无双的称号想来也不是浪得虚名,即使几年不练,也该是风韵犹存吧,难道荣大人不想看看自己夫人舞动胡旋?”轩辕流云并不退让。

    “非是我不想,而是尊重夫人的意愿,夫人若是哪想舞,我可以随时欣赏,若是夫人不愿,我自然不会强迫。”言语中满含对婧芸公主的宠溺。

    “驸马与公主确实深一片让人感动,不过,令流云不解的是,既然二位如此恩,驸马又为何要接锦萃楼的清荷姑娘进府呢?”轩辕流云抛出个大大的陷阱。

    “让三皇子见笑了。其实,是夫人要这么做的。怕她子不适时冷落了我,所以有备无患,我向来一切随她,也就这样了。反正接进府来,要怎么做,不还是我自己的事吗?”荣诚萧聪明的回答。

    “婧芸公主果真不同凡响,让流云越发好奇了。不知流云今可有幸见到公主真颜?”轩辕流云不再闲扯,切入正题。此来,竭尽全力说服公主一舞胡旋才是正事。

    “这还需要三皇子稍等片刻,诚萧须得问一下夫人的意愿,看夫人可否方便见皇子,您稍作片刻,诚萧去去就来。”说着,离开了会客厅。

    …………

    “夫人,我想你该听说了吧,你说那西凉皇子真是为了胡旋而来还是别有所图?”荣诚萧有些疑惑。

    “萧郎莫急,我想,他应该是为了胡旋而来,听闻他昨在锦萃楼将我东宸两大名舞看了个遍,今听闻我的消息,怕是志在必得呢。”晴珍倒是剖析的准确。

    “那夫人的意思是答应他呢还是拒绝呢?”荣诚萧把决定权完全交给了晴珍。

    “自然不会答应。不过,见见他倒是可以,毕竟他们从西凉远来,拒绝也该委婉些,不然导致两国交好出现摩擦,我可担待不起。”晴珍微微一笑,计上心来。

    “夫人的意思,是见见他?”

    “其实早晚都要见的,宴会上总是要碰面的,如今早见了也好。再说,我怕他在宴会上乱说话,所以这次还是见见的好。”晴珍依靠在荣诚萧上,淡淡的说。

    “乱说话?这又是为什么?”荣诚萧有些跟不上晴珍的思维。

    “三皇子昨可是去了锦萃楼见了清荷的,依清荷的子,大概会把你我的关系说出来,并且炫耀一番她即将进府的消息,她虽不知我的公主份,却知道我是卿言,而锦萃楼的人对于卿言会赞不绝口,他昨晚要清荷,大概就想见见这位卿言姑娘,可惜我们没给他机会。今去见皇上,怕是两项一对证,他就发现了婧芸公主与卿言姑娘是同一人了。若是他在宴会上胡言,堂堂公主在青楼闲逛,有损东宸国体啊。”晴珍有些担忧。

    “这可怎么办,我想,这三皇子怕是已经知道了,我说他刚刚为何那般镇定自若、有成竹呢!”荣诚萧有些无奈。

    “萧郎莫急,此事尚无定论,我皇甫晴珍可不会任由他提条件。她要以为我是小白兔,那他可就小心了。”晴珍微微一笑,并不惊慌。

    “夫人打算如何?”荣诚萧见晴珍已有打算,安下心来。

    “总要见见他,萧郎,你去把他请来,我就在这见他,隔着帐。”晴珍说道。

    “这倒是个好主意,我去请他进来。”荣诚萧走出内室。

    …………

    “夫君已向我说明了三皇子来意,但晴珍怕是让三皇子失望了。实在是多年不曾舞动,早已生疏,而且,晴珍也不愿再起舞。”晴珍婉转的声音传来。

    “其中缘由,流云好奇的很,可否告知流云一二?”三皇子探问道。

    “三皇子有探问他人**的习惯?”晴珍问道。

    “我只有探问公主**的习惯。”三皇子毫不介意的说。

    “那我是不是该多谢皇子的关心。既然皇子想听,那晴珍不说岂非太不给皇子面,皇子权当听故事吧。”晴珍莞尔。

    “流云洗耳恭听。”

    “舞,全心的投入才能最好的发挥,坚持练习才能有最好的效果,可是,如今,我已经做不到这点了。曾经努力的学舞,练习,不过是为了让父皇更看重我一点,不要忘了我这个女儿,自父皇驾崩,我就失去了练舞的动力了。”悠悠的话语声传来,隐隐有些忧伤。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晴圆缺,看开就好。还有其他什么缘由?”三皇子可不会相信单凭这个理由就会让晴珍放弃坚持了这么多年的舞。

    “至于其他,我不打算说与皇子下了呢,这可怎么办才好?”晴珍调皮的说。

    “晴珍若当真不想说,流云也不敢迫,不过,公主确定是真的不想说,还是戏耍一下流云呢?”三皇子戏谑道。

    “依皇子下来看,晴珍属于哪一种呢。”将问题抛回。

    “流云倒是觉得公主与流云开玩笑的成分居多,若公主果真不愿提及往事,就当流云不曾相询吧。”十分善解人意的回答。

    “那就多谢皇子体谅了。不知三皇子还有什么疑惑,索一起说出来,免得后麻烦。”晴珍笑言。

    “公主果真聪慧过人,流云确有疑惑。这锦萃楼的卿言姑娘与公主之间……”

    “同为一人。说来让皇子见笑,彼时年幼,一时好奇青楼是和模样,偷跑出宫在那一呆半月,还好没酿出什么祸端,还有幸结识了我的夫君,想来却是人生一大幸事。”晴珍想起往昔,不由嘴角上扬。

    “那那位白衣公子又是何人?”

    “三皇子该猜到的。自然是我的四皇兄,我们东宸的皇上。是他连夜把我带出锦萃楼,带回皇宫。”晴珍不紧不慢的回答。

    “原来如此啊。看来公主的才艺实在是天下一绝,只是流云无颜得见了。”三皇子遗憾地说。

    “让三皇子败兴而归是晴珍的不是。但晴珍此生,不愿再起舞,所以实在是对不住皇子了。皇子若有其他要求,晴珍若能办到,一定尽力去做。”晴珍有些无奈,毕竟西凉皇子远道而来,总不能就这么让他走出荣府。

    “不知流云可否有幸得见公主真颜?流云一直奇怪,公主见客难道一向如此吗?还是流云入不得公主的眼?”

    “皇子说笑了。我与皇子素未相识,但也听说皇子风流倜傥,英俊不凡,只是晴珍不喜见生人罢了。”晴珍柔柔的解释到。

    “那可否为流云破一次例,流云实在仰慕公主,期盼得见真颜,公主不会又拒绝吧。”三皇子失落的说。

    “若然皇子下想看,晴珍也不是不近人之人。只怕下会大失所望,晴珍并非倾国倾城之人,姿色只是一般。”晴珍为他做铺垫。

    “不碍的。公主也不要妄自菲薄。”

    轻柔的纱帐缓缓撩起,露出里面晴珍的绝美容颜,晴珍微笑着,淡定的柔柔的望向三皇子,一如她想象的样子,到没有多大惊讶。

    但三皇子显然被惊到了,不是为她的绝色,而是这相貌,怎么会是她?他实在没想到,那个他心心念念、苦苦寻找的女人,竟然是婧芸公主!

    这不是真的,可那容颜,又分明不会变,他的确被惊到了……

    就那么愣愣地,望着晴珍,不发一语。

    求订阅哈!!!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