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抱得美人归(求订阅)

    卿言,大概不是真名吧,不过这荣府,倒是应该不难寻,对了,改天去荣府一探究竟。舒榒駑襻

    深夜

    “主子,属下方才查探到一些事,觉得事有蹊跷。”黑衣男子单膝跪地。

    “哦?说来听听。”从承德消失了许久的紫衫男子出现在京城破庙。

    “属下未曾探得那位姑娘的消息,想来她并不在京城。但经与百姓闲聊,属下觉得主子应该对一个人也很感兴趣。”恭敬地回答。

    “什么人值得我如此上心呢?”漫不经心的询问,除了玉,还有谁能引起他的注意呢,不过是一群庸脂俗粉罢了。

    “是东宸第一长公主,天下第一才艺双绝的美人——婧芸公主。”

    “名声这么响?”

    “属下打探到,百姓们对她是赞不绝口,什么天仙下凡,绝世无双,温婉可人,所有美好的词汇都不足以赞美她,这是百姓说的,当然,属下无缘得见。”

    “不过是长得漂亮而已,有何大惊小怪的。”紫衫男子不屑一顾,他看过的美人还少吗,什么样的绝色还不是被他吃的死死的?

    “不止如此,她还会名动天下的胡旋,她舞胡旋,形神俱在,单论胡旋,她称第二,美没人敢称第一。”

    “不是锦翠楼的雨馨舞得最好吗,怎么又成了什么婧芸公主?”紫衫男子颇为疑惑。

    “民间,自是锦翠楼花魁最棒,堂堂公主的舞蹈,又怎是一般人可见的。”黑衣男子分析道。

    “说得有理,不过,我倒是很想见识一下这位公主的胡旋。”紫衫男子颇有兴致。

    “主子,虽说您份不低,但,人家毕竟是公主,千金之躯,主子的愿望怕是要落空了。”黑衣男子如实回答。

    “这好办,明的不行来暗的。以我如今的份,确实请不到名动天下的第一公主,”紫衫男子也不恼,“再说,此行,找到玉是正事,那什么婧芸公主,不重要。能看到就看,看不到也无所谓。”

    “可是,茫茫人海,我们连她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属下确实有心无力。”黑衣男子无奈,除了见过她的倾城容颜,其他,确实一无所知啊。总不能拿张画像见人就问吧。

    许才地查。“是啊,茫茫人海,玉,你在哪呢。你说过,我们会在京城再次相见的,如今,我来了京城,你又在哪呢?”仰望星空,得不到一丝回应,苍穹,也有它的寂寥。

    荣府

    “夫人,你说三皇子当真会和清荷xx?”荣诚萧问道。

    “萧郎,你是在担心你的清荷呢,还是怕得罪三皇子?”晴珍笑着。

    “夫人这是在吃醋吗?为夫不过对三皇子此等行径颇为不解罢了。”荣诚萧解释,他确实不在乎清荷。

    “那萧郎可以放心了。听闻西凉三皇子风流倜傥,不慕名利,此来东宸,也是为两国交好缔结盟约,与官场交往较少。至于你的清荷,听了我们的回复,我想三皇子也没什么兴致了。”晴珍肯定的说。

    “夫人何以如此确定?”荣诚萧心存疑惑。

    “看这三皇子的子就知道了。锦萃楼姑娘那么多,长的标致的才艺好的数不胜数,又不是非她不可,何必为了一个青楼女子与我东宸朝廷命官起冲突,这实在不划算啊。他即风流,不过一时兴起,又不是什么痴人非她不要。”晴珍淡淡的说,“更何况,我觉得此事事有蹊跷,以清荷的姿色,断不会被眼高于顶的三皇子看上,怕是其中另有缘由。”

    荣诚萧沉默不语,显然是默认了晴珍的说法。

    锦萃楼

    第二清晨,三皇子神清气爽,雨馨一脸羞呆在三皇子侧。、

    “不知皇子下可还满意?”老鸨笑意盈盈走上前来。

    “嗯,本下很满意,锦萃楼不愧是第一花楼,果真不同凡响。”淡淡的夸赞道。

    “皇子下满意就好,您这是?”老鸨笑问。

    “今还有其他事要忙,就不在此多耽搁了,皇子下这就准备走了。”三皇子后的黑袍男子解释道。

    “那皇子下忙您的去吧,有空再来我们锦萃楼啊,雨馨,就别呆在边碍事了。”老鸨唤着一直沉默不语的雨馨。

    “对了妈妈,雨馨这丫头我很是喜欢,从今儿起就让她做我的贴侍婢了,以后随我回西凉去,这锦萃楼的第一花魁,她怕是不能做下去了,这锦萃楼,以后她也不会再呆了。”三皇子叙说着事实。

    “这,这怎么可以呢。”老鸨一听,急忙反对,接触到三皇子似笑非笑的眼神,急忙改口:“皇子下,雨馨毕竟是我们锦萃楼的花魁,您要她离开老也不敢阻拦,只是我们锦萃楼毕竟是开门做生意,您看您是不是帮我们谋点生路……”

    “妈妈不愧是生意人,既然我把雨馨带走了,总该再捧个花魁出来,今晚本下会再来看,你们举办个花魁大选,本下来为你们捧场就是,保管你们锦萃楼生意不仅不会下落,更会蒸蒸上。”三皇子点点头。

    “那就多谢下了。雨馨还真是好福气,能伴在皇子边。”老鸨眼见三皇子答应,也就不再阻拦,毕竟,能让她赚钱就好,至于这花魁是谁,并不重要。

    驿馆zypz。

    “馨儿,这是我的侍婢莲儿,这几天白ri你先跟着她,晚上陪我。”叫过莲儿,“莲儿,这几ri你将府上的规矩慢慢告诉馨儿,从今以后,雨馨就是我的贴侍婢,这么说,你可明白?”

    莲儿望一眼雨馨,的确不是庸脂俗粉,“奴婢明白,保证在回府前将规矩全部告知馨儿,主子放心就是。”14671901

    “嗯,还有就是,不要让她做些杂七杂八的,以后她只听令与我,随侍我侧。”

    莲儿不由侧目,这馨儿究竟有何魅力,但她显然唯三皇子是从,“是,奴婢知道了。”

    三皇子点点头,“那就好,馨儿,你们留在驿站,我要去皇宫觐见东宸昊帝。”

    “觐见皇上?今天吗?”雨馨不解,没听说今要接见西凉使臣啊。

    “不是正事接见,只是私下里拜见一下,会个面而已,馨儿不用担心。”感受到雨馨的关怀,三皇子报以安心的一笑。

    皇宫

    “三皇子远来是客,我东宸不将为西凉使臣一行接风洗尘,开筵庆贺两国交好缔结盟约,不知三皇子可对这宴会有何要求?”昊帝询问。

    “多谢东宸皇上体谅,流云有一心愿,还望皇上能够完成。”

    “不知皇子下有何心愿未了,说来听听,也许朕能帮皇子达成心愿。”昊帝并不托大,还是先听听他有何要求再答应不迟。

    “来京城几,流云时常听说婧芸公主的大名,听说她的胡旋舞天下无双,很想见识一下,但留意知道,公主千金之躯,所以,一直不敢奢望。”三皇子谦虚的说。

    “这事啊,朕可说了不算。再说,诚如你所说,婧芸公主毕竟是我东宸第一长公主,在朝臣面前起舞未免有**份,所以,几后的宴会她是万万不会登台的。”眼见三皇子的眸光暗淡下去,昊帝话锋一转,“不过,也不是全无可能。但朕做不了这个主,不瞒你说,朕也曾想让你一睹胡旋舞的真正风采,但珍儿拒绝了,所以,你若想一睹胡旋舞,就自己去找她吧。”

    “自己去找她?这怎么去找?”三皇子疑惑。

    “嗯,亲自去跟她说,若她答应,就在听雨轩,小酌一番,顺便欣赏胡璇的绝妙风采。”昊帝淡笑着。

    “可是,公主会答应吗?”虽然自己自恃魅力无双,但那可是东宸第一公主啊,自己又怎敢托大。

    “这就看皇子的本事了,这丫头,可是机灵古怪的很。”昊帝淡笑着,话语间是满满的宠溺。

    “那流云姑且一试。不知公主府在哪?流云好去拜访。”谦和有礼的问道。

    “没有公主府,她的驸马为当朝工部侍郎荣诚萧,曾经的状元郎,她嫁过去,就住在荣府里,未设公主府。”

    “工部侍郎荣诚萧,这名字好耳熟啊,”难道是,不太可能吧……

    一个答案呼之出……

    那锦萃楼的卿言姑娘,就是婧芸公主!

    可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下,怎么会跑到青楼里去,还成了花魁,太不可思议了。

    他要去荣府好好瞧瞧这个传奇的婧芸公主,想到这,对东宸昊帝微微俯首,“皇上国务繁忙,流云就不再皇上这多呆了,这就赶去荣府求公主赏脸一舞胡旋。”语气中有点迫不及待。

    昊帝也不为难,“既然皇子如此忱,那就去吧,切记,一定要珍儿心甘愿,万不可强求。”昊帝嘱咐,“但愿你能一了心愿。”

    “多谢皇上吉言,流云先告退了。”说完,走出了乾清宫。

    宫门外,马车早已在等候

    三皇子轩辕流云进入马车,吩咐道:“去工部侍郎荣诚萧大人府上!”

    马车一路往荣府行去……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