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一舞倾人城(求订阅)

    不是清荷的琴曲不好,而是三皇子本琴艺超然,眼高于顶,这等技艺,在他眼里,不过尔尔,没有什么了不起,因而一曲罢,三皇子也只是淡淡的说了声:“清荷姑娘果然才艺不错,比起之前几位要高出很多了。舒榒駑襻”

    他有些略显失望,不只是还再想那位卿言姑娘,而且,还有在这锦翠楼没有听到震撼他技艺的遗憾,他虽风流,但更色艺双绝的美人,看来今天,只能凑合了。

    “我说妈妈,锦翠楼的姑娘最高也就清荷这水准了吗?”慵懒的嗓音响起,三皇子还是不甘心。

    “皇子下说笑了,这各类技艺无法比较,依着琴技来说,清荷就是我们的顶梁柱了,除了当年的卿言姑娘,至今琴艺没人能超越她,不过舞姿、琵琶、古筝,我们锦翠楼的姑娘个个有才艺,下还没怎么欣赏,怎么就为锦翠楼下结论了呢。”眼看三皇子不满意,老鸨很有眼色的又抛出一只。

    “也对,既然如此,那就来段舞吧,请一位弹古筝的姑娘配合。”

    “不知皇子下想看哪出,我们锦翠楼不同的舞,舞裙相应不同。”老鸨询问的同时打出锦翠楼的不同。

    “不愧是第一花楼,连这些细节都考虑周到,听说东宸有两大名舞,连我们西凉许多舞姬都争相来学,本下也曾在西凉看过几次,感觉不怎么样,此来东宸,其中一个心愿就是一睹这两舞的真正风采,不知锦翠楼的姑娘可能一偿本皇子心愿。”

    “但愿能让皇子满意,想先看哪一曲舞?”老鸨问道。

    “,即使在东宸境内,就按东宸的风俗,最好的留在最后,先来《霓裳羽衣舞》,最后才是名动天下的胡旋舞。”三皇子颇有兴致,如果在这能看到绝美的舞姿,也不枉他千里迢迢来东宸一遭了。

    梦幻的粉紫色舞裙,小巧玲珑的影旋转,筝响,舞起。舞袖飘飞,精致的脸蛋上隐有淡淡的红晕,越发的嫩可人,体悦动,手指舞动,婉若精灵在欢快的舞动,那般柔若无骨又富有生机,一颦一笑,一挥手,一回眸,都有不同的风韵,而筝与舞得配合也是那般默契,显然,那弹奏《霓裳羽衣曲》的技艺也是不凡,这锦翠楼确实有点真本事,不只是姑娘们长得标致而已。

    悠悠的筝声渐行渐弱,而厂商的精灵舞动的越来越慢,直至筝停,人静,一曲霓裳,一舞羽衣,的确是表演的可圈可点,让三皇子随行一众赞叹不已。

    侍卫a说:“不愧是东宸的名舞啊,果真不一般,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了。”

    侍卫b也附和:“与我们西凉的相比,那简直一个天一个地了这舞技,到底不如人家东宸啊,原先我还道东宸的舞曲不过如此,原来是我们西凉舞姬太差,跳不出这神yun啊。”

    “是呀是呀,真是人家一大享受啊,这么美的舞姿,天下罕见啊,真不愧东宸第一花楼,不止姑娘们长得标致,这才艺,确实不凡啊。”侍卫c也抢着说。

    …………

    听着一众随从的话语,老鸨很是满意,但正主还没说话,她依旧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问:“皇子下,这舞姿可还入眼?”zyj6。

    三皇子终于点头了:“的确让本王大开眼界,如他们所说,确实比我们西凉要好上许多,不过,这本也无可厚非,你《霓裳》本就是东宸的名舞,怎可能精髓尽传西凉呢,能欣赏到如此精妙绝伦的舞姿,本下今晚确实不虚此行。”

    “多谢皇子下夸赞。”穿紫色舞裙的姑娘脸有些红,毕竟,这可是西凉皇子的夸赞,不是其他什么阿猫阿狗的。14671500

    “姑娘不必多礼,光凭你这世间仅有的舞姿,称得起本下的称赞。”三皇子对这丫头有些感兴趣了,要知道,这《霓裳》不仅难学,即使学会,融会贯通更是难上加难,一不练,就会生疏许多,看她今晚的表现,便知她背后下了多少功夫,十年如一的练习,这,的确是常人难以做到的。

    旁边的几位锦翠楼的姑娘们不乐意了,“下还没看完呢,我们锦翠楼,可不止这点分量,下要是看了胡旋,就不会对《霓裳》这般惊讶了,最好的总是压轴的,不是吗,下还是欣赏完胡旋再发议论吧。”

    “就是,这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可这老虎还没出场,猴子就不要在这炫耀了。下,这胡旋,才是天下第一名舞,不是吗?”望起果曲。

    气的刚才跳舞的姑娘一脸羞愧,跑回了自己房间。

    “看来是本下太心急了,看到这么美妙的舞姿,以为这就是极致了呢,竟把胡旋忘在脑后,妈妈,这位胡旋姑娘准备的够久了,也该让大家一睹舞姿了吧,但愿,她能让胡旋担得起天下第一名舞的名声。”

    “下请看,我们锦翠楼如今的当家花魁已经出场了”伴着老鸨的话语,一红装的俏女子出现在了大家视线之中,微微对着三皇子的方向一福,她开始了舞动的青,全心的释放,每一个动作,每一次变换,都那么的准确到位,那么的恰到好处,给人一种目不暇接的感觉,那么的烈而激,不同于《霓裳》的婉转,胡旋带给人的是那么烈的舞动,给人一种活力,一种激,一种全血在沸腾、青在燃烧的冲动,配上激烈的舞曲,火红的舞曲,激扬的舞步,汇成最活力四的绝妙舞蹈。

    包括三皇子,所有人已经陷了进去,随着红衣女子的舞步旋转,舞动,不是视觉上的冲击,而是视觉上的震撼,从没有人,将舞姿以这样烈奔放的场景展现,从来都是温婉的,优雅的,媚的,这样火红的,是史无前例的……

    一舞结束,三皇子率先鼓起掌来:“今晚真是不虚此行啊,本皇子非常的开心,这胡旋,真的很不错,你,告诉我,怎么想到的?”指着刚才跳舞的红衣女子。,这舞胡旋,与传统意义上的胡旋不同,他也曾看过胡旋的舞谱,并没有这般烈激,而是两种相结合,既有婉约,又有豪迈,既有柔,又有feng,而多数人,选择了柔一派,即使偶有豪放,也不会有她这般火的烈。

    “皇子下好眼力,这想法,不是小女子所想,而是卿言姑娘告知的。”

    “哦,这又与卿言姑娘有何关系?”三皇子疑惑,扯来扯去,怎么又扯到她头上了?

    “这事归结于几年前。那时,我不过锦翠楼一小小的舞姬,并不出众,但我一心想要变强,于是白里刻苦练习,好几次碰到卿言姑娘,后来有一,她告诉我说,想要出人头地就改变一下策略,她说,胡旋,多于温婉,我若想出众,就在这火二字上下功夫。”

    “听你这话,卿言姑娘对这胡旋很有研究,那不是说,她的舞姿更在你之上?”三皇子一脸惊喜。

    “这小女子就不知了。卿言姑娘在锦翠楼,以琴艺闻名,是最出众的抚琴花魁,从未在人前显露过她的舞蹈,皇子下还是不要抱太大希望的好,须知,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这位姑娘似乎学识不少啊,不知可愿告知本下家世?”三皇子笑意盈盈。

    众人惊愕,难不成皇子下看上她了,这怎么成呢,她再好,也不过一个舞姬罢了,更何况出花楼,而三皇子再不争气,也是一个皇子啊,三皇子一行无不对三皇子有些失望,而锦翠楼的女子们却是一脸嫉妒的望向红衣女子,不知她哪来的这么好福气,竟然被皇子下看上,真是走运呢。

    “小女子家族也曾是书香门第,无奈家道中落,无处倚靠,只好来到这锦翠楼,还好妈妈仁慈,给予我栖之所。”不卑不亢的回答,并未透露真实姓名及家族。

    众人更是张大了嘴巴,没想到她竟然不透露真实信息,越发的对她不满,这么好的机会都不把握,白白浪费了,还不如给别人,而三皇子的随从们却是松了一口气,还好着姑娘有自知之明,否则,他们还真不知道怎么向皇上交代。

    “我说呢,原是书香世家啊,怪不得谈吐不凡。而且舞姿更是让人赏心悦目,不愧是锦翠楼当家花魁,。”说完,转而对老鸨道:“妈妈,今晚本下很是开心,时间不早了,本皇子习惯早去歇息,毕竟,还要几度风不是,等本皇子选好人,剩下的,你们今晚正常开门做生意就好。”

    老鸨脸上笑开了花,可是把这尊大佛伺候好了,“不知,皇子下选中了谁?”在皇子下面前,可没有什么清倌不清倌,卖艺不卖的烂规矩,皇子下看上了,那可是福气,即使只是一晚,那也不一样,更何况,皇子又是这般飘逸出尘的人物,众人都盼着他能看上自己,但都没抱太大希望,毕竟,他之前对红衣女子赞不绝口,八成就是她了。

    可伶众人没想到的是,皇子下来了一句:“就是清荷姑娘了!”

    全场哗然!

    依依求订阅哈!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