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一语激起千层浪(求订阅)

    且看三皇子悠哉悠哉听着琴曲,吃着小菜,品着小酒,好不快活,怕是神仙也没有他这般逍遥吧。舒榒駑襻不止如此,他还让锦翠楼妈妈请几位标致的美人陪他享用这美酒佳肴,美人在怀,为他夹这夹那,真是好不快活!

    但他偏偏还不满意,在听完彩琴、彩棋等四人琴棋书画的表演后,不满意的表示:“难道这就是锦翠楼的水平?照我说啊,实在不怎样。还说什么东宸第一花楼呢,直接与我们西凉的花楼不能同而语。”

    几位姑娘霎时变了脸色,锦翠楼妈妈陪着笑脸说:“让皇子下见笑了,如今天色还早,在我们东宸,这东西是越上越好,而美人呢,也是在最后出场呢,如今皇子下不过是美酒佳肴听曲儿,就不必我们当家花魁作陪了吧。下放心,既然来了我们锦翠楼,保管让皇子下满意。”

    “原来如此啊,倒是本皇子不懂你们东宸的风俗了,在我们西凉,最好的是最先展现的,我还以为这就是锦翠楼的最高水平了呢,原来这都是小大小闹啊,真正的大牌,还没出场,妈妈,这样的顺序,真是吊足了人的胃口呢,妈妈可真会做生意。”三皇子一副满意的表,只要让他见到绝世美女,其他的,都好说。

    “倒让皇子下见笑了,老可想不出这般巧妙的做法,这还是四五年前,当时我们锦翠楼的第一花魁卿言姑娘为老出的主意呢,本来抱着试试的态度,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各大花楼纷纷效仿,如今,就成了这样一个局面了。”老鸨眼见皇子下高兴,把什么都吐出来了,不过,这也算不得什么机密,说了就说了吧。

    但如位几。“哦,原来竟是花魁的主意,这倒引起我的兴趣了,想不到这花魁竟这般聪慧过人,妈妈,不知本皇子有没有这个福分一睹卿言姑娘芳容啊?”三皇子顿时来了兴致。

    “怕是要让皇子下失望了。这卿言姑娘……”老鸨还未说完,就被三皇子打断,“难道以本皇子的份,还请不动她一个小小的花魁,这架子端的也太大了吧,就算名满东宸又如何,不过是个花魁罢了。”三皇子有些愤怒,一个小小的花魁竟然不来见她,真是狂妄自大,“无论如何,今天,我非要见到这个卿言姑娘。”三皇子还就跟这个卿言卯上了。

    “皇子下,这万万不可啊,非是卿言狂妄自大,也非是老看不起皇子下,而是卿言姑娘早在几年前就离开了我们锦翠楼,如今下要见她,这让老到何处去寻啊。”老鸨焦急地说。zyih。

    “几年前就离开了?为什么离开了呢,按说她这花魁,不应该呀。”三皇子不解。

    “皇子下有所不知,这卿言姑娘真是个传奇呢。相传她的音律可以使人忘我,她的舞姿更是让人迷醉,但她却仅仅是昙花一现。”彩琴说道。

    “是呀,我听说,当年卿言姑娘的第yi夜,竟卖出了十万两黄金的高价,此后,便与那位白衣男子消失不见,大家都说,是卿言姑娘跟白衣公子走了。”彩棋也将所知补充说明。

    “妈妈,她们所说,可是不假?”三皇子询问。

    “确实如此,卿言姑娘总共在这锦翠楼呆了不足一月,却将那一月锦翠楼的利润翻了好几番,众多的文人雅士只为听她一曲,不惜每百两银子的花销。”

    “一曲百两白银?果真是天价啊。”三皇子后一随从不感叹,想他堂堂皇子下的近卫,每月的俸禄也仅够来听两三晚的,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这也是卿言姑娘自己要求的,分站客和座客两种,站客10两,座客100两,当时老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没想到人特别多,连这楼梯上,也都站满了站客,不足半刻钟,就为锦翠楼赚得了数万两白银。”老鸨如实回答。

    “那她跟人走了又是怎么回事?”三皇子对她越发好奇。

    “那是她当时与老说好的,在她当选花魁后一段时,就卖出自己的第yi夜,虽然众人对她如痴如醉,但她每次都蒙面出来弹琴,是以,大家都以成为她的入幕之宾为荣。所以,一个个卯足了劲的喊价,谁知,最后来了个白衣公子,以十万两黄金赢得了卿言姑娘第yi夜,第二天,当老去卿言房间的时候,发现她连同那个白衣公子早已不见了踪影。”时隔许久,老鸨对那段记忆还是刻骨铭心,毕竟,卿言那丫头可是让锦翠楼财源滚滚呢!

    “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消息了吗?”三皇子不甘心就此没有她的信息。

    “皇子下这一提醒,老倒是想起来了。这中间,还有一段小插曲。”老鸨回忆说,“记得卿言姑娘在离开之前,与荣公子颇为志同道合,常常请荣公子到她房间为他单独弹曲,不收取任何银两。”

    “这荣公子又是何人?”

    “这可说来话长了。早些时候,不过一个穷酸的读书人罢了,每次来看卿言弹曲,也不过花十两银子站着听,这还是他全部的积蓄了,据说他无父无母,为人代写书信卖些字画养活自己,实在是穷酸的可以,也没什么大志向,但不知卿言姑娘怎么就跟他看对眼了,当时让一众男子好生羡慕于他,岂料,卿言姑娘卖出第yi夜那晚他竟没有来,不过就算来了也轮不到他。”看的出来,起初老鸨是看不上荣公子的。

    “之后呢?”三皇子断定必有后文。

    “卿言姑娘走后,荣公子不知从哪里得来的钱,竟然长期租起了卿言姑娘当初住的那间房,一住就是两年多,还买了许多书什么的放在里面,说是要参加科举,说这是他与卿言姑娘的约定。”

    “他们真有约定?”三皇子有些不解,到底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这老就不知了,不过众人都说他傻,卿言姑娘跟那么一个英俊又有钱的男人走了,怎么还会来找他呢,可他也是,一根筋到底,直肠子,谁劝也不听。”

    “那现在呢?”

    “现在,那荣公子不,现在该称荣大人了,人家如今确实是意气风发少年郎了,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工部侍郎,今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那他究竟有没有跟那位卿言姑娘在一起呢?”三皇子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怎么了,似乎对那位卿言姑娘特别感兴趣。

    “这,老倒是没听说。”老鸨话还没完,就被一人打断,“妈妈,还是我来说吧。”

    “清荷,你怎么下来了?”老鸨对此十分讶异,要说这清荷,如今一门心思扑在荣诚萧上,连弹曲都很少了。

    “我听见你们在说萧哥哥,就下来了。”清荷精致的小脸婉若鲜艳滴的花。

    “妈妈果真藏着美人呢,这位姑娘的气质比起之前几位,可要高得多了。”流连花丛这些年,别的本事没长,这看姑娘,可是一看一个准。

    “大人见笑了,大人不是想知道萧哥哥的消息吗,问我最清楚了。”一提起荣诚萧,清荷脸上不自觉的发红。

    “那就麻烦清河姑娘一一道来了。”14671475

    清荷点点头,“萧哥哥,也就是你们口中的荣公子,他早在三年前就成亲了,而成亲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卿言姑娘。”

    一语激起千层浪!

    “清荷,你说的可是当真?”老鸨第一个惊讶,她为何一点儿没听说呢。

    “这是我偶然碰到的,后来,萧哥哥就跟我说了,他们久别重逢,成亲了,而且,感甚笃。”说到这,清荷有些黯然。

    “那你前些子还跟我说,难道都是骗我的?”老鸨开口。

    “没有,萧哥哥确实答应了我,说会接我进府的。”清荷一脸羞涩。“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前段时间,萧哥哥一直没有回府,甚至他的夫人找上门来他都没有回去,后来,他不来了,前几,他捎来一封信,说是他的夫人已经答应他纳我为妾了,说是过了年后,就接我进府,这段子,暂时不要来往了,他毕竟是朝中命官,被人知道了说闲话,还说,来方长,等进了府,一切就好了。”

    “清荷姑娘好福气呀。”三皇子感慨。“好了,不说这些了,妈妈不是说重头戏在后面么,如今听故事也累了,妈妈快请那些如花似玉的姑娘们登场吧。”

    “若是大人不嫌弃,清荷原为大人抚琴一曲”清荷不知道他的份,还倒是东宸的哪位朝廷命官呢!

    “皇子下,这清荷可是抚琴一绝哦,她卖艺不卖,平常请到她可不容易哦。”

    “那就多谢清荷姑娘了,本皇子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就捡清荷姑娘最拿手的来吧。”

    悠扬的琴声传来,众人如痴如醉,唯独,最该醉的那人格外清醒,十分清醒………

    亲们,夏依求订阅哈!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