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曾经沧海难为水(求订阅)

    男人三妻四妾古来有之,她竟然要求只娶她一人,这太荒谬了。舒榒駑襻若是普通百姓,一夫一妻也就罢了,可她明显不是,名门望族不都是三妻四妾、儿女成群吗?她果真不是一般人。

    “看来你是达不到要求了,那就把娶我这事忘在脑后吧。忘了这件事,好好度过我们最后的三天,不好吗?”晴珍依然淡笑着,乖顺的依偎在紫衫男子的怀里。

    “玉,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么,难道,你现在的夫君只有你一个正妻?”他不认为以她的个会给人做小妾。

    “当然呀,不然,我不会嫁给他的。虽然,我并不能保证他以后会不会纳妾,但是目前来说,他只有我一个妻子,其他连通房丫头都没有。”晴珍的眼里有一丝颤动,很快消失不见。

    “若是以后他纳妾,你又当如何?”似是有意为难她,紫衫男子步步紧

    “很简单,这我很早之前就想过,不外乎两种选择而已。其一,视若无睹,反正正妻的位子永远轮不到她头上,撑死了一个小妾罢了,我不会让她骑在我头上的;其二,和离,离开他,一个人生活,或者回娘家去住。”依旧是漫不经心的语气,仿佛所有的事与她无关。

    “就这么放得下?而且,作为正妻,你不是应该去找哪个女人的麻烦吗?”玉真是奇怪,一般正妻不都会折磨妾侍吗,她怎么反而成全她们?

    “一个巴掌拍不响,他们都有错,若是他们真的两相悦,成全又何妨,若然夫君心里还有我,那我也可以留下。”

    “果真与众不同。玉,我真羡慕你的夫君,为什么你嫁的人是他而不是我呢,为什么我们不曾早些相遇?”紫略带遗憾地说。

    “那就怪老天让我们有缘无份吧。紫,还有三天,我是属于你的,只属于你一个人的。”晴珍媚地说。

    “玉,只要有一丝可能,我一定会与你再续缘的,我们还会在一起的,我不会放弃的。对了,你离开这么久,你夫君为何不曾来找过你?”z4oh。

    “我只不过在这一处闲庄居住,府上并不在这承德,夫君也不曾过来,我是一个人出来散心的。”晴珍的眼神暗淡了些。

    “怎么,吵架了,还是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不要他了好不好,我带你远走高飞。”紫衫男子半真半假的说。

    “你到想得美。即使不要他了,我也不会跟你走的,我承认跟你在一起这几天很开心,但这并不代表我要离开我夫君,我们几年的夫妻感了,不是说和离就和离的。即使我真的离开他了,我也不回选择你。”晴珍语气中有些严肃。

    “你不是一个良人,天生的花花公子,正如你所说,对你而言,女人如衣服,也许,你已经有不知多少妾侍了,我不喜欢争风吃醋,这很没意思,所以,我不会跟你走,紫,打消这个念头吧。”

    “可我已经放不下了,怎么办。”将晴珍抱得更紧。

    “这是因为一向是女人缠着你,突然遇到一个一反常理的我,你感到新奇而已,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男人总是这个心理。”晴珍分析的头头是道。

    “如果我坚持不放手呢?玉,你又打算如何?”紫变得声音沙哑。

    “那我们就纠缠一辈子吧。”不等紫衫男子反应过来,晴珍已然wen上了他的唇。14554889

    温的唇触碰的那一刻,紫衫男子不狂喜,很快化被动为主动,引领两条小舌舞动,直到两人呼吸不畅,才停了下来。

    接下来,便是一室旖旎,惷光无限,少儿不宜……

    ………………

    几天时光就这么耗尽了,到了第七,离别的时刻近了,连黑衣男子都出来了:“主子,再这样下去,这位小姐的护卫怕是要找来了,主子,适可而止吧。”

    “紫,七天了,足够了,这七天我过的很快乐,很开心,谢谢你给了我这么欢乐的记忆,就此拜别吧。”还是晴珍放得开。

    “可我不想你走,再留几天好不好,”将晴珍拥进怀里。

    “紫,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我们本就不是一路人,我的家奴也该找我了。而你,也有要事在吧,再不赶路,怕是来不及了。”晴珍永远那么理智。

    “你怎么知道我是路过此地呢?”紫衫男子询问。

    “乱猜而已。我在此地待了很久了,这里,算是我除了家乡待得最久的一处。可我从没听说过你这样的人物,自是外来的。如此张扬之人,不会没有任何名气。”

    “玉,你堪当女中诸葛。我不瞒你,我此去京城,你可愿与我一同前去/?”紫衫男子发出邀请,明知她大概不会去,还是抱有一丝希望。

    后四是一。“京城么,我暂时不会去,我还打算在承德多住些子,有缘再见吧,好吗?”晴珍谢绝邀请。

    “不,玉,我不放你走,我要你陪我去京城。”紫杉男子竟然孩子气的耍赖。

    “别忘了我们的君子协定,即使他相见也是陌路,紫,如今七已到,你如此这般,已是越矩了。”晴珍平静的述说着事实。

    紫衫男子一脸的不悦,又是那该死的君子协定,我当初怎么就和你定了这么一个协定,真是后悔不已。

    “我去京城,很快回来,到时再来这里找你可好?”紫衫男子换了个要求,依旧不死心的说。

    “紫,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曾经沧海难为水,我们的缘分,仅限于这七。其他的,就不必再提了。莫说以后不知还会不会见,即使见了,也是陌生人而已。我既不知公子姓甚名谁,也不知公子其他信息,所以,公子还是快些启程吧。”晴珍连称呼都换了。

    “玉,你连最后一丝希望也不给我?为什么,玉,今不过第七而已,明,才是我们分离之。震,出去,不要打扰我们,打点好一切,明我们出发,快马加鞭,应该来得及。”

    “紫,放我下来,我们有话好好说。”晴珍攀着紫衫男子的脖子,柔的说,“既然紫舍不得我,那我就多陪你一晚。”

    “玉,为什么,为什么不跟我去京城,我看得出来,你并不排斥我,这几天,我们在一起很幸福不是吗?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坚决的离开我?”

    “紫,你冷静一点。这七,不过是偷来的幸福罢了。也不过是我报复夫君的一种手段,一个人在外面,总有累的时候,有寂寞的时候,而你的出现,给了我放纵的机会,仅此而已。”

    晴珍静静地述说着,“放纵过后,我们总要回到最初的轨道,你有你的妻妾,我有我的夫君。我们,不可能永远在一起。至于跟你去京城,你是把你的随从当傻子呢还是把我的护卫当聋哑人,这并不可行,不是么,何必再自欺欺人呢。”

    “可是,玉,我已经放不下你了,如果,我非要你跟我走呢?”

    “不要做傻事,你一向自负聪明,从不为女人所累,如君怎么变了呢。紫,看着我,今晚,是我们他再见前的最后一晚,就让我们珍惜这最后的时刻吧,不要再奢望那些不可能的事。”晴珍柔声劝解。

    “玉,跟你的夫君和离,我娶你,好不好?”依旧不死心。

    “你不过对我一时兴趣罢了,你觉得我会为了你的一时兴趣而赔上我的一生吗?”她不会,即使和离再嫁。也不会嫁给他。

    “我,也许我现在并不你,但是我相信久生,如今我喜欢你,不久后也会上你,你是第一个让我怦然心动的女子,我希望你能给我这个机会让我上你。”紫杉男子越发动

    “紫,有没有人说过你说话的时候特别俊美,让人迷醉。你的话很动人,我确实有被感动,也许,我们,是在错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微微一笑,“紫,如今我还有许多未了之事,更是有夫之妇了,怕是不能答应你的要求了。”

    “玉,还是不肯给我这个机会吗,还是说你不相信我的话?”紫衫男子急切的问。

    “紫,我相信你,但你有没有想过,很多事不是你想就能实现的,中间夹杂着许多问题。这些,你都考虑过吗?就像你说,你要娶我,你家里人同意吗?这些都不说,我们彼此一点儿都不了解,难道就仅凭一点儿好感在一起?”

    一连串的疑问让紫衫男子慌了神,那些他刻意回避的问题,如今被晴珍摆了出来,那么他们在一起的可能就太小了,不说别的,就说他家里,也不会同意这样的事。他已经有正妻了,但她,是不可能做小的,这一系列问题,让他的希望变成了奢望……

    而晴珍竟然还不算完,给了他一个更大的霹雳!

    她说:“紫,早在很久以前,我已经有心上人了,这一生,都不会再上别人了,我不会嫁给他,但这一生,我的心里,只有他,只有他……”

    紫衫男子到底是谁呢,想知道就继续关注《凤殤》吧!

    求订阅哈!!!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