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往事不堪回首(求订阅)

    “珍儿,清醒一些,这是不可能的事,不要再想了。舒榒駑襻”荣诚萧痛心地说。

    “不可能的事,萧郎,你为什么非要听他的?”

    “因为,他是君,我是臣,君命臣受,皇上既然下令,为臣子的只能听令。”

    “是啊,我怎么忘了,他是一国之君呢。那萧郎,答应我,不要再吃那些药丸了。我们不要孩子了,我们就这样,每天相拥而眠,再也不做其他,好不好?”晴珍心疼他的体。

    “珍儿,你不想再跟为夫行夫妻之事了吗?”荣诚萧不解。

    “我只是不想你再服用那药丸了,你知不知道,那药丸服用多了会怎样?”

    “我知道,会缩短寿命,皇上并未隐瞒,我都知道。”紧紧抱住晴珍,荣诚萧继续说,“皇上也曾说,减少我们欢好的次数,这样服用的药丸少了,对我的体好。但我不想这样,我宁愿少活几年,也要与你做最亲密的事,只有在那时,我才觉得,你是我的,是属于我荣诚萧的。”

    晴珍有些感动,“可是,萧郎,我不想因为我们的缠绵而害的你寿命缩短,这不可以的。”

    “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吧。”荣诚萧忽然不再坚持,冷漠了下来,不再言语。这一夜,两人真可以说得上是同异梦了。

    隔清晨,乾清宫

    再次来到乾清宫,晴珍真是百感交集。自己已不是两年前的晴珍了,如今自己是荣夫人,而不是以前的婧芸公主了。多了层份,一切,都不一样了。物是人非,果真是最好的描述。乾清宫还是记忆中的模样,而自己,已不是当的皇甫晴珍了。

    “皇上,可否有时间跟臣妹聊一聊。”一进去,晴珍就开门见山,但公事话的语气让她自己也不甚自在。14062950

    “有事直说,何时一向胆大妄为的婧芸公主也这般讲礼数了。”昊帝语带讽刺。

    “今时不同往,有些礼数,还是有的好。”晴珍毫不示弱。

    “好一个今时不同往,真是伶牙俐齿呢!”昊帝不怒反笑,“来找朕为何?”既然她要公事化,昊帝就给她个公事化。

    “为什么要干涉我和萧郎,为什么要给他那些药丸?”

    “难道夜没有告诉你吗?”昊帝笑的更深。x0pm。

    “我已经成亲了,为什么还不放过我?”晴珍平静下来,慢慢说。

    “朕说过,这一辈子,都不会放开你的,看来你没记住。”

    晴珍越发平静,“一辈子,皇上,你凭什么一辈子不放过我呢,你有这个资格说这种话吗?”

    一句话戳到了昊帝的痛楚。

    是啊,他有什么资格,他不过是晴珍的皇兄罢了,凭什么不放过她呢,可他就是不甘心。

    强忍住心疼,昊帝强硬地说,“即使朕没有资格又怎样,朕是天子,君无戏言。”

    晴珍无奈,怎么也没想到昊帝会耍赖,“好一句君无戏言,”晴珍冷笑,“那皇上可还记得曾经在这乾清宫对我的承诺吗?”

    昊帝怎么也没想到晴珍会反将他一军,曾经对她的承诺,他怎会不记得,只是如今,

    再也做不到了。思绪飘飞,那一

    “珍儿,你要陪着我一辈子,我们一辈子在一起,好不好?”

    “四哥,珍儿总会嫁人的。”晴珍无奈。

    “不会,四哥永远不会让你嫁人的,永远不会,你永远是属于我的,你皇甫晴珍是属于我皇甫天凌的,谁也夺不走!”

    “四哥,君无戏言哦。”晴珍笑道。

    “这是自然,这是四哥对你的承诺,一辈子的承诺!”

    ………………

    往事不堪回首,如今回想起来,已没有任何意义。昊帝有些颓丧,“珍儿,你非要与我针锋相对吗?我们就非要如此剑拔弩张?”

    晴珍平静的话语声传来,“四哥,这种结局,完全是你一手造就的,为何又来找我?当你把我嫁人的那一刻,前尘尽了。可你为何,又要干涉我和萧郎现在平静的生活?”

    “一口一个萧郎,很甜蜜啊,可我就是见不得你们甜蜜,见不得你们幸福,”昊帝狠的说,“珍儿,你可真是薄呢,这么快就上他了,珍儿,在你跟他你侬我侬的时候,有没有想起过我?”

    “四哥,我们,已经过去了,何必再提。”晴珍显然想回避这个问题。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走吧,赶快走,否则,我不确定自己什么时候会发火。”昊帝下逐客令。

    “四哥,后宫佳丽三千,珍儿,不值得你想,忘了吧。”说完,离开了乾清宫。

    她没有看到背后,昊帝那双势在必得的双眼,珍儿,你永远只是我的,永远……孩珍你忘。

    此后,是一段相对平静的子,而晴珍与荣诚萧的关系,开始慢慢恶化,再不复最初的甜蜜。

    两人先是开始了相拥而眠、相对无言的子,府里人对这颇为讶异,但主子们的事,他们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虽然偶尔几个丫头凑在一起会瞎想,但府里还算正常。

    后来,荣诚萧直接开始夜不归宿了,这下府里的议论大了起来,越发压不住了,各种版本都出来了。

    丫头a说:“我猜是公主给驸马爷气受了,驸马爷好面子,便不回来了,我说这公主呀,架子也太大了,仗着自己是公主就欺负我们驸马爷,那天我听见他们吵架来着,驸马爷该冷她两天,既然嫁人了,就该好好侍奉夫君,哪能跟夫君吵起来呢。”

    “不,我觉得不对”丫头b抢着说,“以我的看法,怕是驸马爷去哪风流快活去了,公主才是可怜的那个人,这男人啊,习惯了三妻四妾,驸马怕是也憋不住了,这家花那有野花香啊,怕是不知道去哪摘野花去了。”

    丫头c一脸遐想,“驸马爷那般俊逸谪仙似得人物,如果他能看上我,哪怕是做个通房丫头,那人家也很知足啊。”

    一听这话,大家开始不依起来,“凭什么看上你啊,要看也是看上我,就你那姿色,还妄想爬上驸马爷的,”“就是,也不照照镜子,驸马爷看上我的可能都比你大”一群人叽叽喳喳吵个不停。

    在远处一直陪着晴珍看着她们嚼舌的紫萱再也看不下去,从树丛后探出子,往这边走来,“大家都在这啊,好闹呢,府里都没事可做了是吧,要不大家去他处谋生吧,荣府,怕是养不了这么多闲人。”

    众人看到紫萱,连忙行礼开口,“萱总管饶了咱们这一回吧,奴婢们马上去干活,马上去。”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再让我看到有人在嚼舌根,说主子们的是非,就不是赶出府这么简单了,少说也得留下半条命。”紫萱严肃的警告他们。

    “奴婢们明白了。”

    待得众人全部离开,晴珍也出来了,原本想出来散散心,无意中听到这么一段,是啊,也难怪她们猜测,诚萧,已经三个月不曾回来住了,偶尔回府来找些东西,也只是独自呆在书房里,见了她也不理睬,他们,如今,真的是很不好了。

    为什么会这样,她也不明白,荣诚萧甚至连询问的机会都不给她,似是故意似的。就这么生活着,仅留她独自面对这偌大的荣府。

    偌大的荣府,人这么多,可少了他,就少了生气,不知不觉中,她早已习惯了萧郎的存在。可他,就在这时,离她而去。

    不是不知道她在哪,只是 ,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他,见了,又如何,他若是自己不愿回来,难道自己还能强不成?可就这样僵持着,也不好,早晚传到外面去,这脸面,她丢不起,一旦丢了,不是她皇甫晴珍让人耻笑,而是整个皇室蒙羞。

    锦萃楼

    时隔两年,她再次踏入这里,为了同样的目的,寻找她的夫君。只是,不知这次,他的夫君可还愿意同她一道回府,她不确定。

    在卿言的房间里,她没有寻到萧郎的影,心里不咯噔了一下,已是戌时,他不可能还在衙门办公了,可不在这,唯一的可能,不要。

    虽然不愿意相信,可晴珍知道,他,真的在那里。

    出了房间,随手招来一小厮,向他询问清荷姑娘的房间,也许是被晴珍的气质惊住了,小厮忘记了不得随意向女客说明的规定,轻易地告诉了晴珍。

    这楼里一般有规定,男客自是爷,好好招待不在话下,女客一般是来找茬的,一般会被轰走。可晴珍却来到了清荷的房门外。

    进去吗,里面并没有什么丝竹之声,想也知道他们并不是在诗词曲赋,交流琴艺。进去,还是不进去?

    一闭眼,一推门,晴珍还未有什么表示,紫萱先尖叫起来。

    也不能怪她,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看到了帐下未着寸缕教缠的影,自是惊吓尖叫的。相比之下,晴珍这个本该愤怒异常的到表现的十分冷静。

    不是她未曾认出里面那个正在律动的男人是她的夫君,而是,心痛到一定境界,反而使她冷静下来,没有大吵大闹,只那么静静地,望着几乎透明的帐下律动的影以及那媚的申银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