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天香染袂,为我留连(首更求订阅)

    “清荷,我一直当你是妹妹,别胡闹了,现在,我与夫人要回府了,你也快点回去吧,不然一会儿徐妈妈找你了。舒榒駑襻”

    “妈妈才不会来找我,知道我和你在一起,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阻止?”

    “这么说,清荷妹妹今儿个还赖上我夫君了,可是,怎么办呢,夫君心里只有我一个,我也是他明媒正娶的夫人,没有你的分了呢!”晴珍故意与荣诚萧抱得紧紧的。

    “你胡说,我才不要听你的,你都是骗我的,萧哥哥,我要听你说,你说过喜欢清荷的,不会不要清荷的。”清荷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清荷,别这样,我已经成亲了,再说,我心里只有夫人一人,很早之前我就跟你说过。”

    “你说什么,你说他就是你一直在等的那个人,妈妈告诉我,她不会回来了,你们没可能,怎么会?”忽而冷笑起来,“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被那个富有的白衣的公子抛弃了,所以才回来的,萧哥哥,你不要被她骗了呀!”

    “白衣公子?此时,我怎么不知,”向晴珍投去疑惑,“清荷,你说清楚。”

    “此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姐妹们说起过,当年他曾以十万两黄金被人买去了初ye,此后连人也不见了,成为一个谜。”

    “珍儿,你未曾告诉过我?”

    “萧郎,你信我吗?”

    “我自然相信自己的夫人。”

    “在外面玩久了,被哥哥叫回家了而已,”晴珍俏皮的吐吐舌头。

    诚萧已然明白,丝毫不见怒意。

    “萧哥哥,你不相信我。”

    “清荷,我相信的,但是是你并不清楚,我更相信夫人,清荷,我们该回去用膳了,天色已经不早了。”

    “不,我不让你走,萧哥哥,你去听我抚琴好不好,等会我们一起用膳。”

    “我说清荷姑娘,我夫君自然是与我一同回府用膳,与你一同是何道理?”

    “那你可知道昨夜萧哥哥是在哪里?”清荷拿出杀手锏。

    “不过是与清荷姑娘听琴谈曲了而已,夫君都经过我许的,清荷姑娘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你连这都知道。”清荷越发觉得苍白无力。“萧哥哥,清荷你呀,萧哥哥,清荷不计较名分,只要能跟了你,做妾做丫头都可以,萧哥哥。”紧紧拉住荣诚萧的手,苦苦哀求。

    “清荷,我荣诚萧这一辈子只要一个女人,那就是我的夫人,有她,我很知足。”

    只清去是。忽然间距的萧郎高大了许多,听到他的回答,心里美滋滋的,也许,嫁给他,是幸福的开始、、、

    “好了,清荷姑娘,就不要再打扰我们夫妻了吧。”明显的赶人态度。

    清荷却是置若罔闻,晴珍微笑,“既然清荷姑娘喜欢在这多呆会,那我们就不要打扰她了,萧郎,该回家了。”俨然一个乖巧的小妻子。

    荣诚萧也很是受用,“夫人,我们走吧。”看也不看清荷一眼,走出了房间。

    马车上

    “夫人,让你担心了。我跟她真的没有什么,昨晚,什么也没有发生。”荣诚萧急切的解释。

    “萧郎,不用跟我解释,我相信你,因为你是我的萧郎。”晴珍动的说。

    “夫人多谢你相信,我的珍儿。”两人紧紧相拥,再无言语。

    从那以后,两人又恢复了婚后的甜蜜生活。两人相互体贴,相互体谅,过得很是和谐美满,晴珍但第一次发现,原来生活也可以是这样的,有一个可以朝夕相伴的男人,随处可以享受他的关怀,每天醒来可以看见他,每可以与他一起用膳,闲时两人诗词歌赋,忙时,他忙公事,她在一旁静静守候沏上一杯香茗,让他焦躁的心趋于平静。

    他们就这样复一的生活,安逸而幸福,安定而充实,荣诚萧这状元郎驸马爷也越发平步青云,由从四品连升从二品工部侍郎,正是意气风发。

    夜晚

    “夫人,如果我们能一直这么下去,该多好啊。”

    “萧郎,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当然会一直生活下去,相伴到老呢!”

    “夫人,你跟我在一起的这些子,幸福吗?”诚萧没有回答晴珍的疑问,开始询问另一个问题。

    “这是我这一生最安定,最开心的一段子,我很幸福,萧郎,你呢?”

    “这也是我这一辈子最难忘,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以后我们会更幸福的。”晴珍坚定的说。

    “但愿吧,但愿我们一直幸福下去!”荣诚萧却是散漫的语气。

    “萧郎,你今晚有些不对劲,到底发生了什么?”晴珍终于嗅出他的不对劲。

    “夫人,你多想了,我能有什么事儿,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该就寝了不是,夫人,让为夫的好好你、、、”一室旖旎。

    这一,诚萧出去了,晴珍独自在荣府,有些冷清,想出去散散心,张口就喊“玲子”,没人应答,才想起来,玲子已经不在边了。

    她想起了那一,在衍庆宫芸雨过后,晴珍开口,“四哥,过些子纳了玲子吧。她这些年来心里只有你,我已经准备出嫁,她也年纪不小了,就不要跟着我去荣府了。”

    “我应了你的要求纳她,你拿什么跟我交换呢?”昊帝脸色有些沉,显然对晴珍把他推给其他女人而不满。

    “四哥,我只有这皮囊和这颗心,已经都给了你了,早已没有什么了。”晴珍惨笑。

    “是么,这颗心,真的在我上么。如果在我上,为何又要嫁给别人,”昊帝执起晴珍的下巴,语气越发深沉。

    “似乎是四哥下旨赐婚呢,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公主,怎敢违背圣旨,四哥倒把责任往我上推。”晴珍冷笑的开口。

    “我后悔了,下圣旨那一刻就后悔了,我不要你嫁给别人,你是我的,就是死,我也不要你嫁给别人。”昊帝有些发狂。

    “那四哥就杀死我好了,我也好早与父皇团聚。反正,这尘世也没什么值得我留恋的。”晴珍一脸的无动于衷。

    “没什么值得你留恋的?说的真轻松呢,你想死,我还偏不让你死。我怕偏要你嫁给他,要你嫁给一个你不的男人,哈哈,我既然娶不到你,我也不让他们得意。”昊帝越发疯狂。

    “四哥,别这样,四哥,别这样好不好,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为什么不能好好在一起,非要折磨彼此?”晴珍大吼。

    “是啊,为什么非要折磨彼此。珍儿,我好恨啊,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不能光明正大在一起,为什么他们着我赐婚,为什么你要嫁人。老天爷,你为什么这么不公平,我不是天子吗,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儿子吗?”昊帝愤怒的说。

    晴珍紧紧抱住昊帝,不语。

    …………

    回想起来,心还是那么痛,四哥啊,原谅珍儿不能与你相守,若有来生,让珍儿名正言顺的陪你一辈子,可好?

    这一世,我们缘分已尽,以后,就在各自的轨道上生活吧,再也不要干涉彼此的生活。

    四哥,我现在很幸福,萧郎她对我很好,我虽然不他,但我敬他,我也深知她是我的夫君,我会一辈子忠诚于他,关心他,照顾他。我们会安定的生活下去。

    四哥,你也要幸福,珍儿真心的祝福你。四哥,你听到了吗?

    “夫人,再想什么呢?叫了你好多声也没发觉,怎么不在屋里呢,跑出来做什么?”

    “萧郎,你回来啦。我原想出去散散心,又觉得没个伴儿,看这色尚好,就来这花圃看看,萧郎,你瞧,这些花儿开得多艳!”

    “每天呆在这府里,闷坏了吧。以后抽空,去跟几位王爷福晋他们聊聊,他们多是你的嫂嫂,你们也都相熟,在一块我也放心,也省得你闷在府里没事可做。”

    “萧郎,你总是这么为我着想,”晴珍心里美滋滋的,比抹了蜜还甜。

    荣诚萧看着晴珍欢喜的神,眸光一闪,消失不见。

    …………

    “紫萱,我们今儿去宁王府玩玩。萧郎刚刚派人传话,说他今中午皇上留膳,就不回来了。”晴珍眨眨眼睛。

    “好呀,那奴婢去准备。”

    “还准备什么呀,不过是唠唠家常,这坐上马车去就是了,哪那么麻烦呀,又不是去承德。”晴珍有些迫不及待,也是,这可是第一次出府串门呢。

    “主子,干嘛这么心急啊。这可不像你的作风,主子一向是沉着冷静,处事不惊的。”紫萱戏谑道。

    “好呀,竟敢调侃起主子我来了,真是一个个都大了,我得好好物色物色,赶快把你和紫菡嫁出去,省的一个个整天埋汰我。”晴珍笑道,让你寻我开心。

    “主子,我错了,再也不开主子玩笑了,紫萱不嫁人,紫萱一辈子跟着主子,陪着主子。”敛起说笑的神,紫萱认真的说。

    “傻丫头,你也不小了,喜欢哪个跟公主我说,保证让你风光大嫁,对了,你也帮着问问紫萱,看她有意中人了没有。”晴珍认起真来。

    “主子,这事急不得,以后再说吧。您还是想想去宁王府之后的事吧,我们来宁王府,总要有个理由吧。”紫萱试图转移注意力。

    “我来看看自己的兄嫂还要什么理由么,想来便来了呗,六哥六嫂肯定会欢迎我的。”晴珍倒是不担心。

    “主子,您对两位宁王福晋的称呼,可想好了?”紫萱提醒道。

    “不用想,六嫂还是六嫂,茹紫还喊茹紫就是了。”

    “这样好吗?”紫萱有些担心。

    “没什么不好的,茹紫不会介意这些的。想当初要不是我这个媒人,她还嫁不了六哥呢。她是个不拘小节的女子,不会在乎这些繁文缛节的。”

    宁王府

    “珍儿,怎么过来了?”宁亲王皇甫天澈亲自在门外迎接,对于晴珍的到来很是讶异。

    “想六哥六嫂了,便来了。六哥不是不愿意吧。”见到许久不见的六哥,晴珍心很是愉悦,来玩笑道。

    “怎么会呢,六哥高兴还来不及,你呀,就会寻六哥开心。”

    “六哥的齐人之福享的如何?两位六嫂相处的怎么样?”晴珍许久不来宁王府了,对宁王府中之事不甚了解。

    “你亲自看看不就知道了?”宁王卖了个关子。

    “好呀,今儿个我就在宁王府不走了,中午在这用膳,六哥可要好好招待,不然我可不依哦。”晴珍撒

    “六哥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对了,你今儿来这儿,荣诚萧知道么?”

    “我让紫菡留在府中等他回来告诉他,他今中午不回府用膳。”说起诚萧,晴珍一脸小女儿的羞。

    “看来外界传闻不假,你们果然恩无比。”宁亲王有些酸意,珍儿有了夫君就忘了六哥了,枉他这么多年这么疼她。

    “六哥和两位六嫂的生活也很是滋润吧。娥皇女英,齐人之福,羡煞旁人啊。”晴珍接着开口。

    “她们的确很好,得妻如此,也是我皇甫天澈的福气。”说到两位福晋,宁王十分骄傲。

    “公主,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茹紫跑了过来,见到晴珍一脸欣喜。

    “紫儿,小心肚子,你忘了,如今你可不是一个人啊,怎么还是蹦蹦跳跳的不老实呢”宁王担忧地说。

    “我知道了,澈哥,这不是见到公主太高兴,一时忘了嘛”俏皮的吐吐舌头,让宁王十分无奈。

    “别在我面前秀恩啊,紫儿,几个月了?”晴珍“酸溜溜”的开口。

    “才三个月,还早着呢!”茹紫有些羞赧。

    “那不急,看六哥这状态,我还以为要生了呢!”晴珍打趣道。

    “公主,”茹紫的脸越发的红彤彤的。

    “好了,珍儿,别跟紫儿闹了,她可不如你脸皮厚”宁王为茹紫帮忙。

    “好呀六哥,当真是娶了嫂嫂忘了妹妹,我可是记住你了。”晴珍小调皮道。

    正说着,又有人从房里出来,“我道外头为什么这么闹呢,原来是婧芸公主来了啊,公主新婚燕尔,想必过得很是不错吧。”

    “六嫂说笑了,说到这管理府中事物,珍儿还是新手,许多地方都不明白,还要请教六嫂呢。六嫂今气色红润,想必近不错吧。”晴珍温婉的开口,俨然新嫁的女子,不复昨的精灵古怪。

    “公主说笑了,这打理偌大的王府确实费心费力,但只要人手选好了,各司其职,也没什么大问题,只要女眷们不闹腾,王府里还算平静。至于公主府上,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

    “这可不一定,谁让诚萧英年才俊呢,我还得时刻防着那些蜂啊蝶啊的。”晴珍恢复往的嬉笑,“许久未来宁王府了,府上可有什么大变化吗?”

    “这些我最清楚了,晴珍,我告诉你哦,这几年宁王府新添了好多东西呢,你一定没见过,我带你一处一处去逛,你今儿个有时间吧?”茹紫笑嘻嘻地说。

    “这是自然,方才我已经和六哥说了,我今中午在王府用膳”晴珍再一次回答。

    “那就好了,我可以带你好好玩个遍。”茹紫一脸兴奋。

    看来六哥平里太宝贝她了,能放松玩耍的机会不多,有了孕后,更是把她给憋坏了,晴珍无奈的摇摇头。

    “既然如此,我去吩咐厨房加几样公主吃的小菜,茹紫你陪公主好好在王府里转转,王爷打算去哪?”拿出当家主母的派头来分发任务。

    “紫儿,你和珍儿小心点,”又转而对自己的正妻,“我陪你去定一下今的膳食。”

    …………

    “紫儿,在宁王府过得可好?六嫂与你相处得如何?”晴珍开口。

    “好的,澈哥待我很好,姐姐也是。”茹紫不愿多言,一句带过。

    “紫儿对我也不说实话吗?”晴珍犀利的开口。

    “公主,我,”茹紫有些不知所措,又不知该如何说出口,毕竟家丑不外扬,这些事,还是不要公主知道的好,免得她为自己担心。

    “罢了,你既不想说,我也不勉强。凡事无愧于心就好。我们去前方坐坐吧。”指着不远处的小亭子。

    “真是好久没有出来逛逛了,宁王府,我也好几年没来过了。”晴珍感叹。

    “可不是嘛,我也好久没见公主了,自我嫁进宁王府,公主这还是第一次来吧。一晃四年了,而我,也从未经人事的小丫头到如今快做娘亲的人了。”茹紫的手抚上肚子,母的慈光闪耀。

    两人聊得正欢,宁王赶来 ,打断这气氛,“紫儿,你如今有了孕,要多去休息,不宜过度劳累,我来陪着珍儿,等用膳时你们再好好聊一聊。”

    几年的夫妻默契,茹紫知道他怕是有话与公主单独说,也不打扰,“公主,你跟澈哥逛逛吧,我先回房休息。”乖巧的率人离开。

    “六哥,现在没外人了,有什么话直说吧。”晴珍望向亭外广阔的天地。

    “珍儿,我一直以为,你这一生,都不会嫁人了,可为什么,为什么你又嫁给了荣诚萧?”天知道,当他听说皇兄给珍儿和状元荣诚萧的赐婚时有多惊愕,有多痛心?

    不为他自己,而是为晴珍难受。从小与晴珍相伴长大,他很清楚晴珍的个,她会听从皇上的旨意嫁人,嫁给一个她并不的男人。可她的心底有多苦,她从来都自己受着,被自己心的男人推给另一个男人的滋味,这莫大的心痛与无奈,只有她自己清楚。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都十八了,嫁人又有什么不可以,难不成六哥要我去当尼姑?”晴珍说得云淡风轻。

    “珍儿,现在过的快乐吗?幸福吗?”

    “我只能说,我现在很安定,现在的生活很安逸,我很心安。”晴珍话锋一转,“往事如烟,但并没有随风飘散,它们存在于我的心底,灵魂的最深处。我不会淡忘,但也不会时时回忆,不会再回去了,过去了,就永远过去了。”晴珍的声音有些虚无缥缈。

    “真的能这样释怀吗?”宁王有些难以置信,一切,真的就这么放开了吗。

    “时间能淡忘一切,如今我是荣夫人,我的夫君是荣诚萧,我们的生活很安定,我很知足。”每每想起荣诚萧,晴珍的嘴角不自觉露出一抹浅笑,一脸的幸福。

    宁王有些黯然,“只要你过得开心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嗯,我知道六哥最疼我了,我们一同去用膳吧。”晴珍露出憨态,一如小时候对哥哥撒的模样。

    宁王拿她没辙:“六哥什么时候不答应你过,走吧。”宠溺地摸摸她的发,已经盘了发髻,他从小宠大的妹妹,如今已经是他人的娘子了。

    是该放手了,彻底的放下心中的结。她从来不属于他,能做她最亲近的六哥,这一生,该知足了。罢了,一切就这样吧。有些事,强求不来。

    荣府

    “萧郎,何时回来的,累不累,我去给你沏一杯你喝的雨前龙井,”晴珍体贴地说。

    “夫人,别忙,让我抱抱你,夫人,能与你有这样一段时光,是我荣诚萧前世修来的福气,我很知足。”荣诚萧有些动

    “萧郎,你这话我有些听不懂,我们还有一辈子呢。我们要白头偕老的。萧郎,你这些话让我害怕,仿佛我马上就要失去你了。萧郎,你不要吓我好不好。”晴珍紧紧抱住荣诚萧,生怕他会溜走。

    “夫人,对不起,夫人,让你担心了。夫人,别往心里去,我胡言乱语,真的,夫人,你别这样。”看着晴珍泫然泣的场面,荣诚萧慌了手脚,不知该怎么办。

    “萧郎,不要离开我,不要抛弃我,不要,萧郎,我只有你了。”晴珍边掉泪边说。

    “我不离开你,不离开,夫人,不要哭,好不好,夫人,为夫错了,不该和你开这样的玩笑夫人,为夫错了。”荣诚萧不敢再往下说。

    “真的只是开玩笑?萧郎,你是我的夫君,是我所有的依靠,不要让我失望,否则,这世上,便没有什么值得我相信了。萧郎,我把这世上最后的信任给予了你,我再也承受不了打击了。萧郎,我们会好好的。”晴珍像是在说给荣诚萧,又像是在说服自己。

    “夫人,人有悲欢离合,未来的事,不是你我能决定的。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对这个尘世失望,都不要轻言放弃生命,要好好活下去,好吗?”荣诚萧委婉的说。

    “不,我不,我要你一辈子陪着我,一辈子,不离不弃。”晴珍固执起来。

    “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夫人,今晚我准备了经i想给你哦。”荣诚萧转移了话题。

    “惊喜,真的吗?”成亲这么久,萧郎总会不经意给她一个个惊喜,让她心灵的梦幻一点点成为现实,这一次,她同样期待,萧郎给她的别致。

    一路来到汀兰阁,晴珍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是紫色的海洋:紫色的地毯,紫色的幔,紫色的灯盏,更重要的,十束紫色的丁香花束,用同样紫色的纸包裹起来,插在瓷瓶上。

    再往前看,紫色的罗裙整齐的叠放在一处,窗外,紫丁香开得正盛……

    晴珍彻底陶醉了,沉浸在紫色的海洋,更沉浸在萧郎为她构筑的梦幻般的世界里。

    紫色,这最神秘最梦幻最具浪漫的色彩,是每个女子无法抗拒的,她尤其偏

    “夫人,喜欢为辅送你的礼物吗?”荣诚萧深款款而来。

    “喜欢,萧郎,我好喜欢。”一下子扑进荣诚萧怀里。

    “我给了你惊喜,你是不是也要给我一点小礼物。”萧郎神秘一笑。

    “可是,可是,我没准备。”晴珍有些局促不安,萧郎也没提前告诉她要她准备,如今突然向她索要,这可怎么办才好?

    “夫人放心,为夫早就准备好了。夫人,还记得我们因何相识吗?为夫好久没看夫人抚琴跳舞了。今为夫特地为夫人准备了紫色舞裙和一淡紫霓裳,今晚,就让为夫重温夫人地琴艺与舞姿,作为礼物赠予为夫,可好?”

    他将一切都准备好了,只为再看自己一抚琴、一旋转,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可拒绝的呢。

    “那萧郎替我换衣物可好。”晴珍羞涩的开口,他们是夫妻,本就没什么可避讳的。

    “为夫自然乐意效劳。”荣诚萧一件一件将晴珍繁复的锦裳脱下,环抱住未着寸缕的晴珍,好一会,又将紫色罗裙一层一层为她穿上,那般专注。

    晴珍坐在琴前,“夫君想听什么?”

    “夫人弹什么,为夫听什么,”全然将主动权交给晴珍。

    悠扬的旋律传来,却是一首广为流传的《白首不相离》,阵阵琴声,传达出她对未来的美好祝愿,美好的事物为他们的白头偕老作陪,她是真心实意想与荣诚萧共度一生的。

    荣诚萧自然听出了她的意思,但她只能在心里默默地道歉:夫人,对不起,我怕是完不成你的心愿了。

    原本,他早已忘记了他的使命,从见她的第一眼,从最初的相识,她便上了这个空灵宁静的女子,可为何,他偏偏是奉了主上之命刻意接近的女子。

    一年的夫妻生活,他喊她夫人,真切的希望她是他永远的夫人,可前,主上的一席话,让他的梦彻底碎了。

    “新婚燕尔,相濡以沫,你过得很是滋润啊。诚萧,你怕是把我交代的任务彻底忘了吧?”低沉的嗓音里隐含怒气。

    “诚萧不敢忘,诚萧始终牢记使命,绝不背叛主上。”单膝跪地,沉稳有力的回答。

    “那就好,别让我失望,一切按原计划进行。”

    “是,主上。”诚萧毕恭毕敬。

    回神,晴珍已将琴曲弹到了最高嘲,曲调激烈,似是狂喜狂悲,最终,历经尘世,相守一生,化归最好的平静。

    他含笑凝望着晴珍,仿佛要将她此刻的美丽印在心底,这一刻,她的笑,是为他而发的,她的甜,是因他而起的,他多希望,时间能静止在这一刻,永远。

    “萧郎,我弹得好不好。”晴珍像个讨赏的小女儿。

    “我的夫人,弹得自然是最好的。”荣诚萧十分享受她的依赖。

    “夫人,再为为夫舞一曲《霓裳》可好?”她想把她全部的美全部记住,深深的记在心底。

    “那你就欠我一个惊喜哦,改天还给我。”晴珍有她的“小算计”。

    “好,我欠你一个惊喜。”对她,他习惯了宠溺。

    “萧郎,为我抚琴”继续得寸进尺。

    “为夫乐意效劳。”十指跃动,琴起,舞动。

    一舞《霓裳》,说不出的倾城容颜,诉不尽的绝美舞姿,她是天生的舞者,飘若浮云,飘逸灵动,一旋转,一回首,山河失色,月无光。

    这一刻,她忘却凡尘,倾心而舞,如天仙下凡,带着灵动的仙气,又如美人鱼出水,激起一阵浪花,又像是调皮的精灵,尽释放能量,挥洒魅力。

    荣诚萧专注地看着那舞动的人儿,盼着老天垂怜,能让自己多拥有她一会,这一刻,她的美她的只有自己欣赏,只为自己绽放,真好。

    淋漓尽致的舞动,晴珍也感到了快意与酣畅,许久不跳了,有些生疏,但丝毫不影响它的精彩绝伦,跃动着《霓裳羽衣舞》,晴珍感到我无比的放松,回望萧郎,与他对视一眼,这一刻,她为他而舞,只为他!

    隔清晨

    “公主,都两个时辰了,您自个儿傻笑什么呀,有什么好事跟我们说说嘛,怎么自个儿偷着乐呢。”紫菡抱怨道。

    “菡儿,八成是公主和驸马昨晚太甜蜜了,公主不自,你就别搀和了。”紫萱打趣道。

    “好呀,你们两个联合起来欺负我,我找萧郎评理去。”晴珍闹起来。

    “好了,公主,您要告状也得等驸马爷回来呀,”紫萱揶揄,“不过,话说回来,自从驸马前些子升任工部侍郎,是越来越忙了。这皇上也是的,明知道公主和驸马新婚燕尔、如胶似漆,该给他个轻松的官当当。”

    “诚萧是个有抱负的人,好男儿志在四方,齐家治国平天下,该是他为国尽忠的时候,我相信他的能力,就让他大展宏图吧。”晴珍倒是十分理解。

    “可公主您一个人也太闷了,不若这样吧,公主,赶快生个郡王或者翁主,这样府里就闹了。”紫菡这个机灵鬼倒想出了个好主意。

    “是呀,公主,你跟驸马成亲也一年多了,也该考虑生个孩子了。”紫萱赞同的说。

    孩子,晴珍想起了被自己一直忽略的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是呀,成亲这么久,她为什么没有怀上孩子,自己一直也没有主意这些,若非紫菡无意提起,她怕是还没想到。

    自己与萧郎并未避过孕啊,房事虽不太频繁也不少,怎么可能这么长时间未曾有孕,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己的子出问题了,不能生育了。

    这可怎么办,诚萧要是知道自己不能生育,他会怎么想,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难道真要他荣家绝后,那她皇甫晴珍可是天大的罪人了。

    可是不绝后,难道让他纳妾?不,不可以,怎么可以纳妾,他一旦纳妾,这生活,就彻底不平静了。

    到底该怎么办,晴珍一时没了主意……

    、一连数,晴珍都恍恍惚惚的,做什么事也有些心不在焉。

    “夫人,茶满了,”荣诚萧看着茶溢出来了,还浑然不觉仍在倒的晴珍,急忙开口,“夫人,今儿精神不太好?”

    晴珍回神,“怎么了萧郎,你刚刚是在和我说话吗?”显然晴珍什么也没听清楚,根本不在状态。

    放下手中的公文,接过晴珍手里的茶壶放在桌上,将晴珍轻轻拥进怀里,“夫人最近怎么了,感觉老犯迷糊。不是生病了吧。要不请郎中给你看看?”

    一听到请郎中,晴珍吓坏了,“不,不请郎中,萧郎,不要请郎中好不好。”

    “可你这个样子,不请郎中来看看怎么行呢。”荣诚萧一脸担忧。

    “萧郎,我没事,真的,不信你看,没事请什么郎中啊,让人听到了说我们大题小做。”晴珍平静下来,刚刚自己有点疯狂,简直不是自己了。

    “既然没事,那就算了。夫人,有事一定要告诉我,我是你夫君,我们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荣诚萧一字一顿地说。

    “嗯,萧郎,我知道。”轻靠在他怀里,无比的心安。

    不知为什么,每次听到他说这些,心就会涌过暖流,他是第一个对自己这么说的男人,并不麻的话语,却是她最好的心药,他是懂她的。

    虽然他并没有问她为何会突然恍惚,但他给了自己最坚实的依靠,他说,不论什么时候,有他在。他是她的夫君,这比任何甜言蜜语都让她感动。

    她开始庆幸,庆幸自己嫁给了他——荣诚萧。

    她开始觉得,老天爷也是公平的,虽然一开始她的人生充满霾,但是如今却给了她一片晴空。萧郎,是她的转运符,晴珍相信,以后她的人生,会是快乐居多的。

    可是孩子,孩子的事怎么解决呢,思索一阵,晴珍打定了主意。

    京城郊外

    “李太医,今来找你是有事请教。”14062847

    “公主但说无妨,老朽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自李太医贬为庶民,晴珍便为他一家老小秘密购置了一庄别院,以防被人灭口。李太医感念晴珍救命之恩,栖之恩,投靠了公主,将所有自己知道的,一股脑全说了出来。

    “公主,其实这一切不是林美人指使,是华妃娘娘,林美人不过是颗棋子罢了。华妃娘娘找到老朽,让老朽帮忙查探那些妃嫔是否被下药,以检验依兰那些丫头有没有听她的吩咐。”李太医清一清嗓,“不止卉娘娘,其实后宫中很多娘娘都受了她的pohai,她命人将麝香藏入香囊里,许多娘娘吸喜欢香薰,久而久之,生育能力就低了,这也是为什么皇室子嗣单薄。”

    “好狠毒的女人,就你知道的,大概有几位娘娘遭她毒手?”晴珍急切的询问。x0o7。

    “仅老朽所知,便有七八位之多,分别是……”

    “这女人真可恨,可这么说来她爪牙也太多了吧,难不成每个宫里都有她的眼线,她,到底是谁。”晴珍有些疑惑,就算是她进宫早,这些年培植了一些人做她的眼线,这也太多了吧。再说无缘无故,凭什么投靠你啊。

    晴珍想起了当初昊帝跟她说的话,这件事很复杂,背后的人很有势力。当初她不明白,如今却有些眉目了。这华妃怕也只是个执行者,纵者还在暗处。能有这能力将势力渗透到这后宫,还一下子这么多人,不会是别人,只会是……。

    晴珍不敢想象,怎么会这么快。但这件事已不是自己能够控制得了,也与她无关了。

    收回思绪,“李太医,我想让你帮我看看,我这子,可有什么症状没有。”毕竟是女儿家,不能生育这种话还是不好意思直说。

    “公主只是有些体弱而已,怕是近来思虑过度导致的,吃些补子的补品或者补药就好了,其他并没有什么大碍。”

    “那这体弱可会影响生育子女?”晴珍一横心,直接问了出来。

    “我道京城那么多郎中,为何偏偏来着外郊找老朽,原来是因为这啊。公主放心,并不影响,老朽敢保证。”

    “这我就放心了,多谢李太医了,今之事还望李太医保密,毕竟,不是什么好事。”晴珍有些羞赧。

    “这是自然,公主还信不过老朽吗。”

    回京城的路上

    看来自己的体没有什么问题,那为什么这一年来没有什么消息呢。难不成是萧郎的原因,会吗?想到这,晴珍猛然想起了什么。

    “快马加鞭赶回府去!”晴珍急切的下令,她要求证一件事,一件万分重要的事,但她又怕,怕自己猜对了,千万,千万不要让他猜对了,不要……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