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东边日出西边雨(六)

    敏卉刚说完,大家就七嘴八舌的开口了,

    “才听说,卉昭仪这是骗谁呢?这么大的动静娘娘就一点儿也不知道?”

    “就是,就算早不知道,昨儿个下午娘娘请你来你为何以子不适来推却,这分明是狡辩”

    “是呀,昨儿个还说是因为子不适,不便前来,今儿个就成了没听说,这不是存心欺骗皇后娘娘吗”倒是聪明,搬出皇后娘娘来压人。舒榒駑襻

    这些发言的全是些品级不高的,她们平嫉妒卉昭仪的风光无限,嫉妒她的绝妙舞姿,如今有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仗着有皇后在,她们也都大胆起来,你一句我一句的讽刺卉昭仪,恨不得把她逐出宫去,省的她再来和她们争宠。

    而敏卉并没有多大反应,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场面,淡淡的开口:“敏卉昨儿个确实子不适,还请了李太医把脉,所以才没有来,至于这小皇子诞辰,臣妾的确不知,否则,即使臣妾不能前来也会让人略备礼物来道贺一声,为郑家长女,臣妾自幼也是被严加教导的,怎会这点儿礼数都不知。”一字一句,将之前几位落井下石的话不轻不重的驳了回去,更搬出自己的娘家,是啊,郑家也是在官场几代了,虽不是多么位高权重,但一代一代积累下来的人脉和势力也不小,而且郑家向来对皇帝忠心耿耿,不参与党争,更为皇帝赏识。郑敏卉搬出这一份,大家一时也奈她不得。

    晴珍一路看下来,不觉有些欣赏这卉昭仪了,虽然平里狂妄自大了些,但并不是没有头脑,反而相当聪明,知道利用背后的势力为自己化解危机,比起上官若曦这等没脑子的好得多了。

    更何况,她确实也没做错什么,这次,明显是有人栽赃陷害,她显然也看出来了,但她很聪明的没有说出来,只是选择为自己据理力争,因为她知道,没有证据,没有人会站在自己这一边,以往风头太盛让太多人记恨,所以,她只要自己平安就好。至于其他的,等以后再来解决。

    晴珍也十分佩服那背后栽赃陷害的人,不声不响,将眼线插在了衍庆宫,更充分利用这眼线,让卉昭仪被诬陷,如此有心机之人,掩藏在后宫之中,让人不得不多一丝防范,她既然能把眼线安在衍庆宫,那其他宫呢?

    晴珍不敢想象,她的听雨轩究竟有几人是眼线,她的秘密究竟被探听去了多少?当务之急,是赶快回去将听雨轩清理一番,否则,必出大乱……

    想好对策,回看眼前的形势,卉昭仪因为她的聪明机智不会被处罚,但她与众妃之间隔阂更深了,愿意与她交好的少之又少,毕竟,一连两次对皇后不敬,皇后势力如此之大,众人即使不参与到皇后阵营也不会明着和皇后作对,就连华妃,面上对皇后也是恭敬的。

    晴珍望向场中的卉昭仪,不免有一丝怜惜。

    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