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忆往昔,青葱岁月,年华不复(二)

    “我与珍儿,自幼关系亲密,她自小没有生母照料,父皇虽疼她却也不能面面俱到,她时常受到其他兄弟姐妹的欺负,我看不过,便护着她,久而久之,就与她亲近了。舒榒駑襻”想起小时候,怡王的脸上浮现笑意。

    “我也极喜欢与这个妹妹在一起,她聪明伶俐,又十分乖巧,,母妃也很疼她,那段岁月,很开心”说到这,怡王越发笑得欢快。

    “后来,她被父皇破例准许同我们一起上书房,她的聪颖让众位兄弟赞叹不已,六弟、七弟与她年岁相仿也越发走得近,她变得越来越快开朗,作为兄长,我替她开心。随着我们渐长大,感更加深厚,可是,没想到”叹息一声。

    “怎么了,锡哥,发生什么事了”舒芊关心到。

    “随着我们长大,我们不可避免地失去了这份感,我们陆续出宫建府,谊就渐渐淡了”略带一丝无奈。

    “为什么会这样?”舒芊不解。

    “是珍儿主动与我们疏离了。也许是她意识到我们再不能像从前那般,所以就主动隔阂了”望着舒芊疑惑的目光,“出宫建府后,再不复往亲密,她一人独在宫里,越发的寂寥,可她从不表现在人前,而是筑起了心房,隔离一切。因为她太明白,没有希望,便没有失望。她对我们,不再抱任何希望。”尤其是对我,怡王在心里默默加上这一句。

    呷一口茶,温润的嗓音继续讲述,“她从小便没有安全感,那些姐妹因为父皇对她的宠都不跟她玩,因为我们几兄弟,她才有了欢笑,而我们的离去,她也失去了欢乐……”

    “不是还有皇上吗,皇上也是她的皇兄啊,听说皇上很宠她,她怎会不开心?”

    “还好有皇兄,不然,我都不知道今天的珍儿会变成什么样子。也幸亏有皇兄宠她,她才得以在后宫安然度”庆幸之中又有一丝无奈。

    舒芊见这事已基本了解,又趁机问了个更直接的问题,“锡哥,那支玉箫呢,我看婧芸公主很宝贝它,我想知道当初你为什么送她”

    “那支玉箫么,舒芊,几年前的事了,何必这么在意它”怡王似乎不愿提起。

    “锡哥,有什么不能说的吗?锡哥,你答应了要说给倩儿听的”舒芊不依,缠着他不放。

    终究抵不住她的纠缠,叹了一口气,幽幽的开口,“那支玉箫,是我赠与她的唯一的礼物。这么多年,我曾想送给她许多礼物,但她都没收,那支玉箫,是她收下的仅有的一件。那是她十二岁那年,她生辰时送给她的。”

    想起了当珍儿在收到这支玉箫时小脸上的喜悦,想起那人儿蹦蹦跳跳的扑入他的怀里,高兴的喊道,“五哥最好了,珍儿最喜欢五哥”他就感到无比的幸福。

    如今,伊人不在,他怀里的人是他的妻子,再不是他从小疼到大的珍儿……

    确实讽刺的很。

    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