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六哥,我并不想瞒你什么,我们自幼一起长大,你还不了解我吗?我只是,不知该从何说起罢了”晴珍无力道。舒榒駑襻

    “从头说起”宁王语气缓了几分。

    “其实,你已经知道了,不是吗?还需我重复一遍?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来此做什么?”宁王发问。

    “安胎,我已有了三个月孕”晴珍缓缓道出缘由。

    “什么?”怎么也没想到是这原因

    “你若不信我也没办法,但这是事实,无可争辩的事实”

    “你,你太让人失望了”宁王面上流露出受伤的表

    “那我该怎么办?吃一包藏红花,当这孩子从来不存在?”

    “我…”宁王哑口无言

    “六哥,我不是不曾这样想过,但,我不忍心,毕竟是一条生命啊,还是我的骨,无论怎样,孩子没有错。”

    “那你知不知道”宁王继续劝说

    “我知道,有了孩子,我跟他之间,会牵扯更多,其实,我这一生已经注定了大概会在皇宫待一辈子吧”晴珍平静地说

    “珍儿,你”

    “抱歉,六哥,让你失望了,但我已别无选择”

    “你他?”宁王问

    “?这个字太深奥,不适合我。我跟他之间,无关乎,他不我,我亦然,或许注定彼此纠缠不清,但,无关乎”晴珍认真的说

    “就这么肯定?”宁王继续追问

    “其实,自幼与四哥便疏离,彼此漠视,因为,与他格不合。他受万千宠边人奉承无数,因而自视甚高,与生俱来的霸气与威严,锋芒太盛,而我,虽得父皇恩宠,毕竟母妃不在边,仅是个公主,自然许多人看不起,其中就有他,他从小看我的眼神中带有不屑,所以,我自幼与他疏离,并不亲近。因而,兄妹谊几乎没有。说实话,我从未想过我与四哥会是今天这样的关系。但我并没有反抗,平静的接受了这一切,只因他,是那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既是如此,谈,不是太荒唐了吗?”说到这,晴珍脸上有了一丝裂痕,不复平静。

    “不打算离开?”

    “离开?谈何容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就是离开了,我又能去哪儿,再说,我已是残花败柳,离了皇宫,还能去哪?”晴珍一脸哀伤。

    “珍儿,我,我不是有意提起这些的”宁王慌了神

    “没事,我不怪你。六哥,让我在这待段时间好吗?”

    “好,你愿意呆多久就呆多久,先休息会吧,舟车劳顿的”宁王宠溺的说

    “还是六哥疼我”晴珍笑了。

    深夜

    “六哥,你来了”晴珍未看来人,确定地说

    “还不睡?”

    “睡不着呢,许是离了听雨轩,恋呢”晴珍说笑道

    “都快做娘亲的人了,还不好好照顾自己,像个孩子似的”宁王一脸宠溺

    “我还小嘛,不满十四岁,当然还是孩子了”晴珍理所当然

    “珍儿,来,让六哥好好看看,告诉六哥,他对你好吗?”说着,宁王走近了,坐在边。

    “一般吧,说不上好与不好吧。我们相处的时间不多,他偶尔去听雨轩,待一会就走”晴珍如实回答

    “那你”宁王言又止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