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三)

    “玉箫,原来如此啊,四哥,我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呢,这点事你跟我说不就得了,我那天还说,要命工匠做一个送给卉嫔娘娘,她却不要,我还以为她并没有多喜欢这玉箫,谁知竟然借四哥来开这个口”晴珍试图让气氛缓和些。舒榒駑襻

    “是卉儿说就喜欢这一支,还说你很宝贝它,她开不了这个口,所以”昊帝言又止。

    温润如玉的怡亲王开口,“都道皇兄宠卉嫔娘娘,今一见,名不虚传啊”

    “是卉儿贴心,让人不得不喜欢,是吧,卉儿”轻轻执起卉嫔的纤手,温柔言道。

    “依臣妾看,本就不是什么大事,不若公主割,此事就这么了了”一向贤惠的怡亲王福晋打圆场到。

    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到了晴珍上,晴珍也感觉如芒在背,那支玉箫,承载了她所有快乐记忆的玉箫,难道就要这么送人吗,曾经那个温柔的教她吹响玉箫的男子已经不属于她了,如今连他送的玉箫自己也不能再拥有吗?

    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要如此迫她,为什么?四哥,你这是在试探我吗,一次次的试探有意义吗,我当真这么不值得你信任?五哥,你都不为我说一句,难道你也巴不得我将玉箫送人吗?你还记得我们曾经的时光吗?

    罢了,既然你们非要我送,我偏不如你们的意。

    “卉嫔娘娘欣赏这支玉箫,晴珍本应大方割,但是,这支玉箫对晴珍来说实在意义非凡,不能割,还请卉嫔娘娘见谅”说着,朝卉嫔歉意的施礼。

    众人都惊愕了,没想到婧芸公主会如此干脆的拒绝,没有任何借口,我就是喜欢,就是不给你,你看着办吧,如此强硬的口气让众人都懵了。

    卉嫔实在没想到在皇上出面后她都敢反驳,而且还不顾份向她致歉,让她不能闹,一张精致的小脸几乎要落泪,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心疼。

    而怡亲王和福晋眼中除了惊愕,福晋明眸中隐有一丝不快,怡亲王倒是担忧居多,如此公然驳了皇上的面子,她在宫里的子怕是不好过了。

    在看正主昊帝,而上青筋突起,隐隐有暴怒的迹象,珍儿,她怕是不是珍这支笑,而是送她萧的人以及那段吧,珍儿,枉我如此你,疼你,你这样,对得起我吗?你给我等着,有你好受的。好在,昊帝还顾虑眼前的其他人,没有立即发作,等稍稍平息后,严肃的说,“既然晴珍实在不愿割,朕也不好迫,此事就当没发生过,来来,大家一起用膳,难得聚在一起”络的语气让人听不出丝毫不快。

    众人见昊帝不追究,也松了口气,草草用完膳,各自离去了。

    听雨轩

    晴珍交代着紫萱、紫菡:“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你们就在这帮我看着听雨轩,若有人造访就说我出宫游玩了,其他不必讲”又唤来玲子,“这次你也留下,我可能去的时间比较长,你知道轻重,留你在我也放心”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