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沧海月明珠有泪

    晴珍冷冷的看着眼前嫔妃的一唱一和,看着那置事外的皇后和从未发言的华妃,心中了然,这怕是个下马威吧,自己已经成了后宫公敌了?

    恐怕不是,怕是有人借皇后之手,要打击自己呢!

    思绪辗转间,晴珍已经有了对策,“皇后娘娘,是晴珍不小心,差点害侄儿受苦,还好钰麟有龙脉保佑,平安无事,否则我如何向四哥交代,向九泉之下的先皇交代,因此,晴珍愿为小皇子祈福十,以赎我今之过。舒榒駑襻”

    皇后本就不愿把事闹大,看公主已然悔过,收到了效果,便不再要求,“公主万莫自责,此事也不是公主的错,就这样吧,以后再也不要踢这件事,钥匙这事传到了皇上耳朵里,那她哟后就别在后宫里呆着了,本宫可不希望大家以试法。”

    晴珍见事已了,也不再多留,径自回到了听雨轩。

    晴珍见事已了,也不再多留,径自回到了听雨轩。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后宫的事,又怎么能瞒过当今圣上,午膳刚刚开动,昊帝便赶到了听雨轩。

    四目对视,终究是昊帝先开口;“珍儿,今让你受委屈了,你可知绊你的是何人?”

    “四哥,珍儿确实不知,此事就不要追查下去了。也是珍儿不小心,否则也不会让人抓住机会”清晨开始检讨自己。

    “这怎么能怪你”,昊帝将晴珍揽进怀里,“是她们故意为之,珍儿心善良,才着了她们的道儿”

    “还好,钰麟没事,否则,我会自责死的”晴珍真诚的说

    “恩,钰麟有我们列祖列宗护着,怎会轻易受伤,你就放宽心吧”昊帝安慰道,突然话锋一转,“你这一说我倒想起来了,今来找你是有事要和你说”

    “四哥说吧,珍儿听着就是”晴珍话语柔柔

    “很快就是欣雅的生,我答应她将她的生与钰麟满月酒宴放在同一天,普天同庆,好好闹一番,所以”昊帝言又止。

    晴珍却是明白了:“四哥想让我在那天表演?”

    “恩,珍儿,你的才艺是众所周知的,那不光百官道贺,连别国使臣也会来,怕是需要你撑撑场面”昊帝缓缓规劝。

    “不知四哥想让珍儿展现什么才艺?”晴珍问道

    “自然是珍儿最拿手的舞蹈了,九条胡璇,好吗?”不容置疑的语气

    “胡璇?四哥当真让我跳这个?”晴珍一脸的不可置信

    “怎么了,珍儿的胡璇很棒啊,一直是我皇甫王朝的传奇,此次盛会,正好让大家一睹风采,再说,朕也好久没看到珍儿跳舞了,趁此机会,也让朕好好回味一番,说起来,朕还有些怀念你那次在御花园的翩翩起舞呢!”昊帝一脸的迷醉

    “好,那珍儿一定好好准备,让四哥满意”晴珍终于应了。

    “那你也早些休息,朕还有事,就先走了”说着,大踏步的抄门外走去。

    送走了昊帝,晴珍一脸的疲惫,胡璇,偏偏是该死的胡璇,那景又浮现在眼前,微微闭眼,让自己从往事中回神,一切都不一样了,自己不也早适应了吗,怎么因为这个胡旋舞,又想起过去了呢?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