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好了,既然公主如此安排,那诸位兄弟也都准备一下吧,等会由三哥开始,朕也要准备一下了,公主也帮着去看看,诸位臣工先在此稍等片刻”昊帝全无怒意,率先离席,后跟着和硕公主,留下一脸妒意的妃嫔们和茫然的诸位大臣,“本王也去准备了,一会儿可不能出丑”襄王离去,诸王也相继离开。舒榒駑襻

    乾清宫内

    “珍儿,你也真是大胆,竟敢让朕抚琴”昊帝一脸温柔,深的看着怀中的人儿,“珍儿想看四哥抚琴嘛,一定英俊潇洒,别有风味”珍儿柔柔的答道

    “只要你想要的,朕都会尽力满足”说罢,把怀中的人儿抱得更紧,“四哥真好,珍儿好幸福”

    正阳

    皇帝白衫缓缓而来,仿若谪仙,后的太监抱着那当世三大名琴之一的凌月琴,而诸王也都换了衣衫,工具在侧,显然准备就绪。

    “让卿们久等了,现在开始吧”昊帝发话,“先由礼亲王开场。”

    向来沉默寡言的礼亲王起,缓步来到大中央,一阵清越的笛音传来……

    时而宛转悠扬,时而絮絮低鸣,时而汹涌澎湃,最后以细腻悠长渐行渐远,一曲兼具江南水乡与北方旷野的《家乡》让人久久回味

    “宇锋才疏艺浅,贻笑大方了,就当是抛砖引玉吧,接下来,就让我们一同欣赏皇上为我们带来的演奏吧。”礼亲王低沉的嗓音响起,大家回过神来,个个正襟危坐,期待着皇帝的演奏。

    一席白衣飘飘的昊帝优雅而来,端坐在凌月琴前,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一曲《此生有你》流泻而出,十指跃动,英俊的面庞越发让人沉醉……再看看台上的晴珍,一脸的幸福,显然,她读懂了,读懂了他的,此生有你,足矣,此生有你,幸矣。

    琴声渐渐远去,晴珍率先鼓起了掌,接着掌声雷动,嫔妃们望着昊帝一个个一脸的痴迷,昊帝却一脸坦然,、丝毫不为所动:“接下来该是五弟了,众所周知,怡亲王可是我们众兄弟中文艺最好的,当世第一才子,我们可是期待呢”

    “臣弟技艺微末,仅以一曲《此事古难全》为皇妹接风”箫声阵阵,清凉而舒缓,时而急迫,时而悠扬婉转,带着淡淡的哀愁,淡淡的疏离,与这喜庆的气氛稍有些格格不入,却又相得益彰,让人们浮躁的心得以安定,独有一番滋味。

    晴珍看着前方淡然而立,优雅奏箫的男子,心里百转千回,不是滋味,此事古难全,是在向我说明什么吗,我们早已断,不是吗,你的心里从没有我,而我的心里,现在也淡忘了你,就这样形同陌路,再也没有交集就好,我现在不也很好吗,有四哥的宠,我该知足了,就这样吧……思绪百转千回间,箫声停,掌声落,“啪啪,五哥不愧是名誉天下的才子,技艺高超,让人不得不服啊”,一向逍遥的宁王爷率先夸道。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