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再回首,却把青梅嗅

    卿言披雪袄,望着这片梅林,愣愣得发呆,不,不是发呆,只是这里,有太多太多回忆,她不陷了进去。舒榒駑襻

    卿言?晴珍?婧莲?她到底是谁?她又叫什么?茫然了

    回想这一生,她笑了,笑得凄凉,笑的无助,却在回首间,看见了他翩然伫立,

    是啊,他还在,她不是一个人,静静的,依偎在他怀抱,安心了。

    过往云烟,终将飘散,有他,足矣,可为何,这心里,缺了一块

    “珍儿,别跑,看我不追上你…”眼看小红点就要消失了,他轻轻一跃,来到小红点面前,好纷嫩的小女孩,气喘吁吁的撞在了他的怀里。“珍儿,我抓到你了”他环抱着小女孩,在她耳边低喃。

    “六哥哥,坏,坏”小粉拳一个接一个打在他膛,但毕竟人小,没什么力气,无关痛痒。“说好不用武功的,六哥,坏,坏”小女孩依旧不饶人。

    “好了,不闹了。好好,是六哥的错,那珍儿说怎么罚六哥?”

    “真的?怎么罚都行?”小女孩眼睛转了转,鬼灵精的样子。

    “嗯。六哥说话算数”一贵气的男孩一本正经地说。

    “那我要…”刚要说出口,却看见有人向这走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厌恶之人,她刚要走开,却见她的六哥向那人走去,她也只好向那人打招呼。

    “晴珍给四哥请安”语气淡淡的,带着一丝疏离,皇甫晴珍微微福,行了一个简单游标准的礼,让人挑不出一丝差错。

    “九妹何必生分,起来吧,话说回来,你跟六弟到是走的很近呢”带着与生俱来的狂傲与不羁,四皇子皇甫天凌问道。

    “四哥,珍儿这么乖巧可人,谁不愿亲近啊,可不止我,五哥,七弟跟珍儿都格外亲近,倒是四哥,总是那么严肃,与珍儿这么疏离”晴珍还未开口,六皇子皇甫天澈替她解释道。“是么,原来竟是我的错”四皇子伴着若有若无的自喃,走远了。

    一切都远去了,那些青葱的岁月,伴着流逝的时光,飘散,记忆,一切的一切,如流水般不复…

    晴珍揉揉眼睛,又想起以前了。以前的她,有许多哥哥宠着,有父皇疼着,虽然娘亲早逝,但也算平安幸福的长大,宫里人因着父皇的疼宠,对她也算恭敬,毕竟,有父皇在,可如今……她在宫里地位尊贵,四哥登基后,加封她为和硕公主,爵同贵妃,更是赐予他免跪特权,风光无人能及,只是,再回不到从前了。

    五哥,六哥,七哥皆以封王,在宫外生活。偌大的皇宫,连个说话的知心人也没有,她懒懒的在房里假寐,不愿理这万千思绪。

    “皇上驾到”一声声尖细的喊声传来,让她不得不回到现实。随着那着明黄色龙袍的男子步入正厅,房间的人跪了一地。她也轻轻俯:“珍儿给皇上请安”声音轻柔,不急不缓。

    “都平吧,你们都下去”皇帝一脸的威严。“是,奴婢告退”随着整齐的应答,整个听雨轩正堂只剩下他们两人。

    屋子里寂静的吓人。

重要声明:小说《凤殤,此生不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