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83】狂怒

    “那我问你,现在在哪!”

    “我……我除了在家还能在哪!你的话我敢不听吗?别疑神疑鬼了,我是怀孕又不是瘫痪,我自己有分寸的,更何况还有吴嫂陪着我呢。%&*";”

    清妩干燥的唇,尴尬的看了一眼对面的凌思聪,不好意思笑笑,从凌思聪忐忑不安的神可以看出来,他应该已经猜出来给她打电话的人是凌衍森了。

    她只希望凌衍森快些挂电话,别再往下问了,否则这样说谎下去,她真要良心不安了。

    停了一会儿,听见他略显愠怒的声音传过来,明显是在压抑怒气,“叫吴嫂接电话!”

    清妩忽的一抖,脸上的红润被他的话吼得所剩无几,她干干的笑着,“吴嫂在……在卫生间呢。”

    凌衍森猛然闭了闭眼,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已经僵硬的长腿往前一迈,明明距离她只有短短十几步,他却走得异常艰难,仿佛每往前挪动分毫,他就距离深渊更近一步。

    再没有回头路。

    “我给过你很多机会。阿妩,我真的给了你太多次机会,可是,你……”

    啪——

    一声巨响,手机猛地被他摔向光滑的大理石地板,接着是零零碎碎的回声和机壳碎片在地板和桌椅之间来回四溅的杂音,震天动地。

    清妩和凌思聪蓦地一惊,同时回头,接着,浑僵硬,面部上石化了的表如同墙垢,一块一块跌落。

    凌衍森最后那声骇人的狂吼,尽管被巨大的摔手机的响声吞没,但清妩还是听清了。%&*";

    只有四个字:‘弃如敝履’。

    不是从听筒里传来的,而是四面墙壁都在剧烈震着的,无比真实的清晰的男声。

    一回头,他果然就在后,没有表测测的盯着她和凌思聪,不知道这样站了多久了。

    清妩被他脸上极端骇人的表吓住,恐惧不已,都忘了起。说实话,脑袋里除了嗡嗡嗡的繁杂的声音之外,她什么都没来得及想,可上下齿却在清晰地打着颤,她能感觉到。

    倒是凌思聪,反应的很快,马上站起来,再如何装作镇定也掩盖不住他一脸的惊慌,“二哥!你怎么在这里?二哥,你听我说……”

    凌思聪的语无伦次在凌衍森缓慢的近中节节败退。

    皮鞋踏过地面的声音,冰凉而沉重,转眼间,那副过分高大的俊的躯已经近在眼前。

    清妩不敢抬头,耳旁传来粗重的呼吸声,这会儿,她整个体都忍不住抖了起来,明明不需要这么做贼心虚,明明她和凌思聪真的没什么。

    凌思聪见凌衍森冷冰冰的看着清妩,板着脸的样子简直能震慑死人,周渗人的寒气透骨,他赶紧移步走出来,伸手,”二哥,不关嫂子的事,她没错,是我非要约她出来的!是我非要和她说清楚的,二哥,我求你了,别一句话也不说,我知道错了,二哥……”

    啪——

    凌衍森扭过头,朝着凌思聪就是一掌掴过去,下了全力,扇得凌思聪险些没站稳,苍白的脸上迅速生出血红的五指印。

    清妩张大嘴,竭力忍住呼出口的尖叫,愣住了。

    “凌思聪,你让我太失望!这一巴掌是为了白白错过的论文答辩!”

    凌衍森雷霆万钧,吼完,又是一巴掌招呼下去,他一的功夫,手腕力大无穷,很快地,凌思聪嘴角渗出了血,但他竭力站稳,没有哭,低着头,恭恭敬敬的承受着。

    “这一巴掌,是因为你有病在却当我这个二哥是个外人!你压根就没想过要告诉我!”

    第三个巴掌下去,凌思聪摇头晃脑的,体趔趄摔在椅子边沿,清妩终于再也忍不住,尖叫出声,“凌衍森你够了!是我的错行不行?别这样对你弟弟!”

    然而凌衍森却像是没听见似的,根本当她不存在,只铁着脸抿着唇,沉沉的怒气漫天碧海,“这一巴掌,是要打醒你!让你看清楚你喜欢上的是一个多么会耍手腕把你玩弄于鼓掌间的歹毒下的女人!”

    清妩瞪大眼睛,脑袋麻麻的,如同遭了雷击那般,钝痛,除了痛,她不知道她还能干什么。满耳朵都是他那句极为不屑的‘下女人’。

    “二哥!你别这样诋毁二嫂!她没有任何错,她只是出于善心,从一开始直到刚才我自己说了我的份之后,她才发现我是你弟弟!她什么都不知道……”

    “林文才!”

    凌衍森绷着脸,面无表,根本不理会凌思聪焦灼的辩解,侧打了个响指。

    “是,总裁。”

    黑色西装中年男子不知从哪里跑了过来,颔首待命。

    “把三少爷带回老宅,交给夫人!”

    “二哥,我知道错了,求你别告诉妈妈行吗?二哥!别为难二嫂,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相信我好不好……”

    很快地,哀求声消失在关上的玻璃门外。

    咖啡厅一片死寂。

    清妩嘲笑自己,这时候竟然还有心思在意咖啡厅的客人侍应们是何时消失不见的。

    旁的男人雪峰一样伫立着,就连橱窗外的光都散不开他周的冰寒之气,他一直在粗粗的喘息着,仿佛极力在压抑着什么,绪很不对劲。

    清妩想,无论她和凌思聪有多干净,但她终究有错在先,被他当场捉住自己谎话连篇,光这点,在凌衍森眼里就是死刑。

    她知道她现在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说什么他也听不进去,可她还是忍不住想要解释。

    “凌衍森,拜托你给我一点时间,我可以解释清楚的。真的!我和凌思聪见面是因为早晨我要去看望林子,她最近……”

    玻璃桌上摆着的咖啡杯突然被砸在了地上,浓稠的咖色液体四溅,些许沾在他泛着冷光的西裤边角上,凌衍森沉沉转,看着清妩往墙角缩回去的子,冷笑,不停地。

    “我不打你是因为我的绅士,我已经在想方设法保全你的那点面子了!段清妩,给你脸你就接着!别他妈来挑战老子的底限!”

    前夫上架任你宰,都抓着红包以早泄的速度冲过来啊!完结经典《军长老公很不纯》【鉴于自己的烂记总是忘记章推,这里,推荐好友公子城的《逃妻太疯狂》】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染指你是个意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