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68】陌生人来访

    下午太阳不大,正是风和丽的天气。%&*";

    因着家庭医生建议怀孕初期要适当走动这一说,便有了凌衍森新定的一条家规,每落临近之时,在吴嫂的陪同下,围着别墅四周转转。

    注意关键词,仅仅是别墅四周,意思是出了别墅山庄,就得同他凌衍森打报告,说明缘由,等待批准。

    清妩都被弄得没了脾气。

    心想,肚子里的种啊,就因为是他凌衍森的种,各种要求各种严苛就来了。听莫秘书前几打电话来慰问之际还曾抱怨过,说总裁如今来无影去无踪,许多事都推给部下,不再亲力亲为,就

    连上下班唯一可以瞅见他天仙般的容颜的机会,也在大大减少,全公司上下,美女秘书们怨声载道。

    听到此处,清妩却是哭笑不得。能不来无影去无踪吗,连午饭都要巴巴的赶着回来同她一起吃。

    凌衍森这个恶霸,恋起家来,其行为丧尽天良之程度,真是难以言说。

    现在他两只眼睛都在灼灼的盯着她尚且没有任何动静的小腹,仿佛那里种着的是上帝。

    她真想对他白眼个,用得着吗亲!

    当她一路絮絮叨叨将这些罪证诉讼到吴嫂耳朵里时,吴嫂只是感触颇深地笑了笑,拍拍清妩的手,语重心长,“少爷的子自小便是如此。衷一件事时,雷打不动他的决心,为此夫人可没少骂过他。”

    说到此处,回忆起前些子夫人大半夜来电让他回趟老宅那事,吴嫂又敛了敛眉眼,脸颊上泛起淡淡的哀愁,“少,少爷干的混蛋事儿多了,吴嫂我可没见他对哪个女人动过你这般的心思,以前也有女人来别墅闹过,自称怀上了他的骨之类的云云,他每次都是冷着脸看也不看怀孕诊断就扔过一张钞票,附带一个流产医生的名片甩过去而已。你一定觉得少爷冷漠又恐怖,毫无人味可言吧?可你想想,如果没有他之前的那般干脆,你又如何能断定他对你别致的心思?所以啊,少,别多想,好好养胎,替他生个白白胖胖的小子才是要紧事,他开心,你也开心!”

    清妩羞红了脸蛋,摸着肚子,低低嗔道,“那这意思是生个女孩他便不开心了?”

    吴嫂用食指敲了敲她的木脑袋,啐她,“什么思想!少爷是那种重男轻女的人吗?更何况你就看不出来,重点不是生男生女,重点是只要是你给他生的,他就喜欢!”

    “……”

    清妩低头,黑缎般的青丝缠绕在颈侧,衔接着西落斑驳的光,侧面恬静而美好,充满母的韵致。

    她想,只要他喜欢,只要他要,她给他生多少个都愿意。不就是简单到至此的一件事吗?

    两个人衍着盘山公路边的人行道一直往下走。两旁是青翠滴的山竹和木林,马路边有长长的栅栏,栅栏外是低矮的野花野草,马路不宽,用红色的塑胶铺就,看起来十分养眼,下雨天也可以防止车辆打滑,整片别墅区不论是景色还是尽量做得贴近大自然的设施,都是十分雅致的。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别墅山庄的大门口,硕大的石柱堆砌成的高大的环形大拱门,拱门中间是加密的高科技识别门,凡进来出去的车辆和人员,都需要经过保安的一再确认。

    清妩突然发现,除了之前保安室轮番值班的几个保安外,今天站在门口的竟然多了六个人,穿的也都是同保安一样的制服,但是从他挥手抬起的衣襟里看过去,每人腰间都别着一把手枪!

    一开始清妩以为是她看花了眼了,可越观察越觉得那六个人十分不对劲,不仅形方面比保安来的高大和矫健,伸手方面更是如此,每个人脸上面无表,一看就是训练有素,拿警棒的动作倒是十分娴熟,信手拈来,可指挥车辆进出的动作却有些笨拙,显然是新学不久。

    她刚想问吴嫂这是怎么回事,话到嘴边,却打住了。心想吴嫂一个听令于凌衍森的佣人,问她又能知道什么。还是等晚上凌衍森回来后再当面问他吧。

    心忽然变得莫名的沉重起来,对于这六个配枪的假保安,清妩已经大致猜到了他们来此处的缘由。

    她沉沉叹气,看来凌衍森对她肚子里的孩子的重视程度,远远超乎她的想象。这样一来,她不觉得压力有些大,闷闷的压着她,快要喘不来气了。

    正要打道回府,吴嫂却突然想起家里的酸类水果不多了,但她又不放心清妩跟着她去超市那类混杂之地,清妩也知趣,便道,“吴嫂你去买吧,我自个儿可以回去的。”

    吴嫂有些犹豫,此刻她分乏术,但随即又想,少处山庄之内,回到家而已,不到一里路,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便又嘱咐,“少,太阳快下山了,您穿的少,早些回去歇着。我买完东西马上回来。”

    清妩只觉得吴嫂有些小题大做,不免好笑,但还是听话的转,往回走。

    十来分钟就回到了别墅。

    百无聊赖,她只好翻出书房的书,捧上一叠古今中外堆到沙发上,《史记》《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尤利西斯》《北回归线》应有尽有。

    凌衍森那厮极其过分,不仅把房间里的电脑全部搬到了他的书房,上锁。就连大厅卧房的所有电视,他都装上了密码,一天内,每隔两小时才才许她看半小时。她直接要了骨气,甩头,表示从此以后不看那破电视她也能活!事实上以前看电视也就是看看财经类的新闻,还经常在财经类的栏目上看见他的尊容,反正现在连公司也去不了,看新闻做什么呢。

    正琢磨亨利弥勒的北回归线里奇奇怪怪的句子,门铃竟然响了。

    清妩抬头,第一反应不是去敲门,凌衍森在耳廓唠叨的话浮现在脑海。

    吴嫂有钥匙,凌衍森也有钥匙。如果是司机老张,便会大声严明自己份。

    这么说来,是陌生人?

    前夫上架任你宰,都抓着红包以早泄的速度冲过来啊!完结经典《军长老公很不纯》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染指你是个意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