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62】心累

    【V162】心累

    老宅的电话过来的时候,凌衍森正在注册一个孕妇论坛。

    他连忙把手机掏出来紧压在西服硬朗的衣袖下,反往后看过去,她倚着枕头,脑袋侧着,小嘴微微张开,沉沉的呼吸着,眼睛已经闭上。

    手里的书歪歪斜斜滑落到膝盖以下,书页卷的打了皱。

    他稍稍松口气,看一眼来电显示,黝黑的眉毛蹙了起来,想也没想,按掉电话。从椅子里起来,背部有些酸麻,想是坐的太久,木椅那么硬,她竟也没想过一个椅座垫子上去。

    不行,他得吩咐吴嫂给她弄一个。这女人太不擅长照顾自己了!

    想着,高俊拔的躯走过去,挡住大片温暖的光线,轮廓修长的暗影投在素白如玉的一张小脸上,缓缓移动。

    他走到边坐下,轻手轻脚挪开她手中抓着的书,又扳正她歪着的小脑袋,替她放平枕头,才让她躺上去。她的脸摸起来那么软,就像糯米团,软软嫩嫩,摸上去就舍不得撤下手,此刻,大致睡得极好,腮颊粉嘟嘟,像施了一曾浅浅的蜜,甜甜的,衬上肌肤上细细的茸毛,看起来就像刚孵化出来的小鸡仔,让人忍不住小心翼翼对待,悉心照顾,捧在手里都怕摔了去。

    他静静地端详着她安稳的睡颜,目色柔和,总是冷硬着的脸,轮廓线条也缓了下来。

    就这么看着她,都让他忍不住祈祷时间慢下来,他的生活太难奢求平和细致,而这些美好,无论如何,他也舍不得它们从手指的缝隙里溜走。

    他天生不是个安分的男人,肩上重担沉沉,适合在风波里逐浪,但其实他渴望一座安宁的港湾,漂泊太久,心俱疲,可惜,没有人知道。

    就像母亲,永远不知道也永远没想过要去知道,他在想什么。母亲关心的永远只是他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眼眸敛着,无神中透着暗沉,眉间的沉郁愈发仓促,他终是不舍得看上的人一眼,起,轻手轻脚关了灯走出去,紧闭上房门,沉重的脚步声从走廊这端移动到那端。

    硕大的露台上,夜风凄凄,纱帘浮动,楼下后院的水杉默默的立着,就像他高挑而瘦削的背影,立得笔直,笔直中透着一股孤独。

    凌衍森拿出手机,回拨过去。他从不拨打许素芸的私人手机,若是有事,也是往老宅的座机打过去。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他的好母亲恰好也从没用私人手机给他打过电话,以至于他这个儿子连母亲的手机号码都不知道。

    苦涩的笑溢满唇边,他扬声吩咐佣人,“叫母亲接电话。”

    “你现在立刻给我回来一趟!”很快许素芸冷冷的声音就从话筒里传了过来,凌衍森知道她的把戏,她压根就站在那座机边上,非着佣人接电话,等他要求她出场,她才会出场。

    母亲的毛病向来很多,年轻时便是如此。

    凌衍森揉揉眉,太阳的位置有青筋暴了出来,他压着语气,平淡无奇,“母亲,现在时间有些晚了,不如明天或者后天……”

    “阿衍,你知晓我的子,快些回来一趟,我有事同你说!”许素芸很蛮横,或者,只有在对待凌衍森的时候,才出奇的冷漠又蛮横。

    凌衍森抬头,长叹声淹没在无尽的漆黑的夜里,头顶上繁星斑驳,月亮被乌云盖着,出不来,就像他口闷着的一股火,无法轻易发出来。

    他知道母亲着急着让他回去,为的是什么事。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不想回去,其实电话里她也可以问,可以教训,可母亲是狠毒的,手段是高明的,深知他害怕面对父亲和大哥的牌位,所以才一定让他回去,她一个人力量有限,压不住他,所以才要借助死去的两个人,来压垮他。

    他沉沉的笑,颊边的笑容看起来有些凄凉,可最终,他却什么也没说,挂了电话,沉郁地转,懒散地扣上袖扣,下楼。

    吴嫂正抬着头朝他看过来,不知在楼梯口等了多久了,许是听见他讲电话的声音了吧。

    他又蹙眉,“吴妈,你去看看阿妩被吵醒了没?若是醒了,你便安抚上几句,她最近嗜睡,得保证睡眠时间足够。”

    吴嫂定定的瞧着他,心里酸涩不已,少爷的子难过,夫人待他太过严苛,许多决定她都要掺一脚,弄得少爷经常心不好,心累不已,这些,她这个做佣人再清楚不过。现在少怀孕了,夫人更加不会让少爷有好子过了。

    吴嫂叹口气,赶紧敛下眼里的怜悯和同,生怕少爷看见,只低低道,“少爷,少怀孕的事我没说出去。”

    凌衍森步伐顿了顿,英俊的轮廓上添了一层与他这个年纪极为不符的沧桑感,声音听起来十分疲累,“吴妈,我知道不是你。母亲手眼通天,今不知道,明也会知道的。”

    “我真搞不懂夫人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您……”吴嫂是气愤的,心也是向着自家少爷的。

    凌衍森苍凉地笑了笑,眸中黑漆漆的一片寒恻,“好了!你快上去看看她去!”

    说着,拿过茶几上的车钥匙,大步出了门。整个大厅只开了两盏壁灯,光线有些昏暗,吴嫂看着凌衍森的背影,颀长高挑,不算太宽阔的肩膀,瘦削却还算结实,只是那习惯微微弓着,好像被太多太多东西压抑着的模样,总让她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

    车开得很快,在高速公路上狂飙着,即使是监控区,凌衍森也一并踩着油门不放。

    心中烦闷,他只想快些了事,回到她边,内心才能平静下来。

    车停在老宅前的大坪上。

    说是老宅,其实也就是凌家从祖辈传下来的的一块数公顷的地,一直荒废着,用来做凌家祖辈的坟山。三年前凌衍森找人花了一年时间修建成一座旧式仿古的四合院。

    凌衍森抡起门上的铜环,敲了敲。

    很快有佣人过来开门。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染指你是个意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