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59】腹黑

    “例行检查也不该是这样啊,好像一瞬间就被人扫平成废墟了!”清妩只觉得震惊不已,自顾自说着,完全没看见凌衍森约锁越紧的眉。舒榒駑襻

    有一句她说对了,这医院从今往后就是一片废墟了。惹毛了他,敢接他老婆的人流单子,再大的医院他也给它弄垮!

    笔直的长腿懒散地往前一升,不着痕迹地提了提踢了踢前座椅背,老张这回还算机灵,忙不迭发动了车子。

    清妩的体要往前冲,凌衍森一惊,眼疾手快稳住了她,大手小心翼翼贴上她的肚子,怒斥老张,“开那么快干什么!”

    老张被他狂暴的语气吓得一抖,赶紧慢下车速。

    清妩愣愣的,盯着他青筋暴起的额头,清澈的眸子温润起来,好笑,“看你那样儿!紧张什么啊?医生都说了现在就只是个孕囊,一点点大,还什么都不是呢!”

    凌衍森被她的话惹的不高兴起来。

    他忽而冷笑,阳怪气的,“段清妩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什么都不是?你是不是恨不得你肚里的是别的男人的种,这样你就可以轻轻松松甩掉这个累赘了?是不是!”

    清妩被他雷霆般愠怒的声音吓得一抖,她有些哭笑不得,他这是什么想法?简直无理取闹嘛!

    “停车!老张,你下去!我和少有点私事要解决!”

    顷刻,车停了,老张赶紧下车。泛着意大利皮质散发出的独有的气息的车厢,温度骤然冷凝,昏黄的车灯盖不住凌衍森眉间那股毅然决淡淡的肃杀之气。

    清妩扫过他大幅度起伏着的膛,沉沉叹气。她把头发拢到耳后,放下手的瞬间,无意往空的无名指指腹上一瞄,笑容酸涩。

    她真想不通凌衍森有什么可值得计较的。明明结婚匆匆,婚后也匆匆,匆匆到连塞给她一个结婚戒指的时间都没有。现在,意外有了孩子,他却莫名其妙朝她转,那么蛮不讲理的踏足她的

    生活,掀起惊涛骇浪,他还不满意,还要吹毛求疵,任妄为。

    他究竟想怎么样?

    她默叹。抬眸,认真的看向他,“我没有别的意思。怀孕才一个月多点,孩子还没有成型,你刚才紧张过度了,让我有些……有些受宠若惊。我还以为我怀了你的孩子会给你添麻烦,会让你不高兴。毕竟,你说过的,要我摆正自己的位置,而且刚才你也一再强调,是我借着酒劲和药劲强来,你是受害者,勉勉强强舍救了我而已。”

    一番话下来,凌衍森精致的轮廓很有被染黑的迹象,搞得清妩声音越来越小。

    停顿了良久,她自嘲一笑,“我有自知之明,我知道你看不上我。这个孩子来的很意外,谢谢你能主动承认,否则我连孩子他爹是谁都不知道。现在我就想问你,关于孩子,你什么想法?留下还是不要?”

    他突然冷笑出声,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极其散漫的气场,眉间的颓郁更是加重了这种感觉,修长的腿一抬,交叠在另一条腿上,上歪歪斜斜地靠着椅座,微微挪了挪,缓缓朝她走凑过来。

    清妩一低头便掉进了那汪泛着水漾光泽的静幽幽的寒潭中,他的目光窥探意味很浓烈,得她无所遁形。

    明明薄唇上满满的笑意,吐出来的字句却寒气慑人,冰锥般刺入她的心,“我什么想法重要吗?”

    清楚地看到她眼中闪过的一丝悲痛,他突然顿住,暗恼自己口不择言,他说这句不过是为了顺带出下面的话,下面的话才是他想要表达的重点。

    “我的意思是,你是孩子的妈,你的意见为首要参考依据。下午之前,你因为不知道孩子他爹是谁,所以决定不要孩子。那么现在,你知道孩子的爹是我了,你怎么想的?还是不想要?”

    几乎不假思索的,清妩反摇头。

    凌衍森一愣,眸中泛起笑意,饶有兴致地贴近她温纯的粉颊,的呼吸吐在她脸上,“要?”

    连连点头。

    ”不要?”

    连连摇头。

    如此反复了几次,清妩不耐烦,怪他看不懂自己的意思,干脆吼了出来,“我说我要留下孩子!我要留下!明白?一遍遍重复着问有意思吗!”

    “很有意思。”凌衍森摸着下颌,沉沉的看着她,目色深深,凝满促狭。

    “神经病!”她小脸气得通红。

    “神经病是你孩子他爹!”他笑,弯起来的浓眉稚气翩翩。目光比黑宝石更亮,闪着她的眼,耀着她砰砰跳的心,“我很好奇,为啥我是孩子他爹,你就改了主意决定要留下这孩子了?”

    他心思极重,步步为营,循循善,一点一点着她,非要她说出个所以然,说出他想听到的并且等了很久的答案,他才肯罢休。

    清妩愣愣的,也在心里问自己,最后,低下菲然滚烫的小脸,呼吸错乱,只闷声不语。

    她凭什么要告诉他!凭什么要便宜了这混蛋!她偏不!

    他目光灼灼,锁住她,一动不动,还是笑,笑容璀璨,俊颜亮眼,忽然,黑眸一变,目光暗深起来,似是而非追问,“莫不是觉得顺水推舟,既轻松完成了你父亲交代又催促的紧的任务,又可以用孩子牢我,好为你段氏所用?这的确是一箭数雕的一步好棋!”

    清妩愤愤地盯着他,恨不得撕了他那张可恶的嘴。

    “我段清妩生愚钝,还真真没想到肚子里的孩子竟有这么多神奇的用途!多谢凌总一一为我指明!只是我固然负重任也不会像凌总这般,为了达到利益不惜一切代价,连自己的亲骨都可以算计!我做不到,孩子是我的,之前决定不留下它我内心已经愧疚不已。现在,我决定留下他,也绝不是为了你口中肮脏的目的!”

    原以为他会发怒,可没想到他竟纹丝不动,嘴角挂着的那抹笑,弧度还诡异的从幽冷变为了温和。她愕然,却确定她没看错。他的确在笑。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染指你是个意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