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37】你的腿我的腰

    她慌了神,仰头看他。

    却见他睁着那双看不到底的眸子,玩味的,不知道看了她多久了。健硕的腰又是一顶,那个硬邦邦的东西几乎把她弹姣好的肚皮给顶得凹陷进去了几分。

    她吃痛,恼怒,一点也不矫,“把它拿走!”

    他双臂用力,勒紧她,纤细的腰又是被迫一挪,这回,隔着薄薄的衣料,她几乎能感觉到他那东西隔几秒就弹跳几下,摩擦着她的肚子,皮肤生,羞意堪堪。

    “我的双手都用在你的上了,我想,你可以代劳一下。”

    “你!”

    代劳?这二字让她蓦地想起某,他也这样变态的对她说过代劳二字。她忽的冷了脸,讥讽他,“像你这样的,只要是个母的,都能让你硬起来吧?”

    他不恼反笑,长眉入鬓,更显的英俊人,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会儿,笑意更浓“自我定位有点谦虚了啊,不过,你确实是个母的。”

    她这才明白过来他原是在借话堵话,堵得她脑门充血,无力反驳。

    脚突然离开地面,她被他抱着,一颠,小股着陆,转眼,她就坐到了橱台上,双腿被他分开,精壮的腰顺利抵了进来,她挣扎,结果却是双腿毫无意义的摩挲着他的裤管,越摩擦越

    两个人都有些神思不属起来。

    凌衍森对她展开攻势,前的衬衫扣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松开了三颗,有如上等白瓷般有力的肌理在宽阔的膛上层层铺开。

    清妩惊异于他膛上皮肤的颜色,竟是比少女白还要嫩上几分的玉白。她腹诽,到底是谁说帅到掉渣的男人都有一副让女人面红耳赤的小麦色肌的!

    这变态,什么都要比别人得天独厚,她忍不住yy,真不知道那些躺在他下的女人,抚摸着与自己的皮肤有的一拼的他的膛,是何感想?是不是和抚摸自己差不多呢?

    但,不得不说,这样白净匀称的肤色,配他,真的是相得益彰。让这个体态颀长,形瘦削,却又不乏小肌的男人看起来妩媚多姿,就像中世纪广为流传的吸血鬼,精致,纤细,单薄的同时,却又不乏狂肆不羁的沉的美丽。

    兀自垂涎着他人神共愤的体时,凌衍森的动作快得多,待清妩反应过来,他的唇已经风卷残云,啃咬上她细腻温软的脖颈,伴着他狂野的呼吸狠狠肆虐,恣意流连,留下片片红痕,红痕上还有点点滴滴的水渍,靡靡得紧。

    清妩不自得仰头,呼出声,脚背也反地弓了起来,全绷紧,上衣不知什么时候领口大开,前的四颗扣子不翼而飞,只余下扯碎的线头松松垮垮的吊着,一定是他下的毒手!

    刚要质问,他的唇忽的往下,掠夺地含住她两片樱桃红,舐,啃咬,口水交战,舌尖被他席卷过去,抵死缠绵,她呼吸不过来,手攀上他的膛,推拒着,他却更加用了力,狠狠地不留面地咬住她的下唇,拉扯,无限拉扯,直到她求饶,痛呼出声,他才餍足般的松开。

    也不歇息,径自往下,舌尖溜过她白皙的颈子,顺着刚才的咬痕一口一口往下,终于,来到深沟与两座巅峰之间。

    双手一抓,瞬时,饱满完美地流向掌心,十指同时启动,一松一紧,清妩又忍不住仰了头,直起子,那两抹莹润也随之在他的掌心里起来,正中间已经凸起的小点,带着草莓粉嫩的气息,花苞似的,将绽未绽,凌衍森翘了唇,拇指轻轻按压,果然,又是一声尖叫,那两个小花骨朵瞬时胀大,硬成了两颗润泽的草莓。

    灵活的舌继续在她前的沟壑里徘徊,随着她体扭动的弧度,舌尖在她白皙如玉的肌肤上来回旋转,惹来她更剧烈的颤抖,更尖声的吟唱。

    不知什么时候,她纤细的指头已经插在他短短的刚毅的发丛间,与她撩拨她体敏感处的弧度一样,来回摩挲着,弄得他头皮发麻,心痒难耐。

    清妩从不知男女之事,竟然细密到这个程度,从前,她顶多以为就是制造下一代的必经过程,可现在,她轻飘飘的,渴望更多的体告诉她,根本不是那么回事。难怪很多男女都沉溺于这件事,并且乐此不彼,做了还想做,要了还想要。

    凌衍森的唇从她坚果般润实的前正中间的点上离开,他直起腰,大口喘气,邪佞地唇,低头,看着早已膨胀起来的兄弟,再看看她夹着他的腰夹得死紧的她纤细的双腿。

    “阿妩,你的腿……我的腰……你看,它们多默契。”

    说完,盯着她越来越低的小脑袋。

    他笑,语气却正经起来,目光炽烈的像是要将她一口吞下,“给我还是不给?”

    清妩紊乱起来,听林潆说过一种分析,上之时,大多数男都猴急,然则,大多数女也形换他们的霸道和大男子主义,毕竟,太绅士地询问她们的意见,尤其是在最初几次,会让她们觉得不好意思,从而产生一种不适感。

    现在, 清妩正处于这种不适感中。她恼他,平时那么独断专行的一个男人,为什么到了这种时候不能表现的更为猖狂一点呢?

    仿佛知她所想,他抚上她的脸,“阿妩,你得明白,在这个世界上,你是第一个我必须绅士地对待的女人。”

    其实这是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话,甚至算不上甜言蜜语,清妩的眼眶却濡湿不已,于她来说,她更喜欢他这样内敛而厚重的仿若誓言般的态度。

    他轻轻一叹,唇凑上去,吻干她的泪珠,“我可以强取豪夺,只要我愿意。女人们也的确吃这一,她们需要我去征服她们。但你是不同的,你看不出来吗?我在瞻前顾后。而瞻前顾后这四个字,几乎没有在我的人生里出现过。我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但我会想明白的。我是混蛋,流氓,更渣,可我也会认真,关键要看,面对什么人。”

    他目光灼,坦然。

    前夫上架任你宰,都抓着红包以早泄的速度冲过来啊!完结经典《军长老公很不纯》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染指你是个意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