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36】你喜欢混蛋

    清妩又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一副很受教的样子。

    凌衍森盯着唇边上余下的那点巧克力,目光如同被甜腻的味道沾染了一般,不一会儿,就变得像巧克力那样浓稠幽暗起来,他记起,上回在楼上的房间里也是,她满嘴的巧克力,舌尖溜出来着,那姿势,妩媚而不自知。

    鬼使神差的,他猛然倾,在她直的惊愕中,嘴一张,准确无误地含住她的软乎乎的樱唇,舌尖肆意游,果然俘获了一嘴的香甜。

    他满意极了,羽扇般悠长的睫毛与她颤颤的眼皮共舞,鬓角有些长的碎发与她额前的刘海纠缠,很快地,她鼻尖上细密的汗珠蹭到了他笔的鼻梁上。

    浅尝辄止,他依依不舍,离开少许,凤目眯着,黑暗如深海的眸子里倒映着她的眼睛,里头有盈盈的水雾。

    他足够坏心肠,意犹未尽地自己的唇,惹得她一阵面红耳赤,盯着她闪躲不定的眼,他似笑非笑,“确实很甜呢。”

    在清妩羞赧得快要把头埋进围兜下的时候,他恶魔般的声音又迅速补充,那回眸的一笑简直把她气个半死,“当然,我指的巧克力,什么牌子的?”

    “chenapan!”

    清妩用手戳着被他含得滚烫发麻的唇,一脸羞的红已经变成了愠怒的绯色。

    凌衍森耸耸肩,眸光流光溢彩,嬉皮笑脸,意有所指,挑逗意味很浓,“原来是法国产的。还是混蛋牌的。你喜欢混蛋?眼前就有一个。”

    清妩又不好意思了,这个男人调起来,恐怕没哪个女人能受得住吧,不拜倒在他的麾下,也会溺毙在他邪佞的魅力里。

    “你看,都是你勾00引我,牛排烤焦了……”细长的手指了指锅里黑乎乎的一块,含笑看她。

    鼻尖飘来烤糊了的香,清妩笑,啐道,“明明是你勾……勾我好不好!”

    他干脆放下木铲,近她,目光亮澄澄的吓死人,居高临下地盯着她,哪儿也不肯放过,菲薄的好看的唇形微微一动,眸子妖冶的像曼陀罗,那低沉的露0骨的声音冲进她的耳膜,“如我所说,勾0引是门技术活。你要不要学一学?”

    说完,唇从她颤抖着的耳垂边移开,那么雅痞,那么坦然,那么有成竹地看着她,连眼睛都不带眨的,浓密的睫毛桃花翻飞。

    清妩觉得头晕脑胀,不知是酒喝多了,还是被吸进了他的王国,她变得不太会思考了,于是愣愣的木木的乖巧地点了点头。

    凌衍森笑,捧起她的脸,清妩看着他唇周边的个俨然的青色胡渣,痴痴不已。嘴上负重的前一刻,她听见他充满男气息的声音在说,“french kissing……”

    荷尔蒙缠绵之际,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闭上眼,小小的手紧紧攀住他坚毅的膛,任他驰骋风雨。没人教她应该怎样做,**爆炸的前夕,她却已经无师自通。

    夜晚,厨房,男女。天雷勾地火。

    四个令人不得不想入非非的要素都具备了,那么剩下的,除了迷离,除了悱恻,除了激烈,大概再无别的了吧。

    衔着丝丝凉意的唇从她粉白的额头上开始,蜻蜓点水般 ,浅浅一啄,点点往下。清妩闭着眼,纤细的睫毛如她此刻的胆子那般,薄弱却又鼓噪,它们在颤抖。粗糙的狂的他的呼吸从鼻翼里直直地拂面而来,吹得她脸上细小的汗毛连带着鸡皮疙瘩全冒了出来。秀气的略有些圆润的鼻头上,依旧是草莓表皮那样晶莹剔透的汗珠,他的唇有些干燥,更多的是具备某种的独特魔力的气息,吻过之处,撩起细细的火焰,烧的她的脸烫得一塌糊涂。

    他静静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她,没有白煮蛋请那么平滑的肌肤,鼻翼周围甚至还散步着小小的雀斑,但一点都不影响她的美丽,仿佛这雀斑就该是她天生要具备的,如果没了,那份美丽捧在手心,反倒会让他觉得单薄了。

    凤目潋滟着令人遐想无限的醉,宝石般水雾深深,眼尾上翘,他笑得极其温柔,神却越来越激烈,呼吸也越来越紧绷。

    脑子里闪过的全是那一夜她躺在自己下完全绽放时的比牡丹更艳的画面。自从那夜之后,时不时的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和她具体的过程,她因为撕裂痛楚而蹙着的眉,因为紧张而紧致得不得了的下面,还有他一手都掌握不住的她的盈满,水球那样任他捏圆搓扁。

    这样一想,脑子里更是硝烟弥漫。自她之前,他从不知人的心理会那么复杂,复杂到碰过一个特定的女人,就再也没有兴致对其他女人燃起雄火。

    时隔多,终于等到这个晚上。天知道,他忍耐的有多辛苦!

    雄壮阔的腰,他眯着眼,坏心肠地往她上撞过去,早已硬起来的某个东西直直地抵上她的小腹,清妩尖声一吟,吃惊地往后躲,凌衍森动作很快,双手往她后一绕,大掌老老实实霸上她的两瓣弹上佳的小翘,她的体挪过来,与他的体贴的更紧,毫无间隙。

    前夫上架任你宰,都抓着红包以早泄的速度冲过来啊!完结经典《军长老公很不纯》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染指你是个意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