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五年前的案子

    “我的意思是说毛毛这名字好听的,也常见!你看着年纪也不大,怎么有个这个大的女儿?”江恨寒步步近,恍若无意地闲聊着。

    岂料清妩嘴严,一句家事不便相告就把他给打发了。

    他倒也不气馁,“据我所知段氏刚上市那会儿主打的是金融吧,你父亲当时在金融界很有威望,怎么后来突然搞起房地产了?”

    清妩皱眉,段氏上市那会儿她还在读大学,五六年前的事了,她也问过父亲,只是父亲每次都言辞闪烁,三缄其口的。

    “……我记得那时的金融界是你父亲,远扬的付董,还有个叫什么许天珏的,三足鼎立……”

    清妩一顿,思绪繁杂,每次听到那个名字她总会有种怪异的感觉。江恨寒观察着她,状似无意地问道,“你也知道许天珏?”

    “没怎么听说。”清妩避开他探究的眼神,心里厌烦,不知道他问东问西到底想干什么。转头看窗外,别墅山庄近在眼前,她心下一松,“司机先生,请左拐。”

    不一会儿,车停下,她匆忙道谢,拿衣服盖住毛毛的脑袋,跑进雨里。

    江恨寒定定地凝望着她迫不及待逃离的背影,半晌,才拉上车门,“倒车。”

    小赵犹豫着开口,“段小姐一看就是精明人,她一直在回避你的问题。”

    “回避是正常反应。五年前她也就是个大学生,段飞那老家伙的城府我领教过,他绝不会让她知道太多。”江恨寒揉着太阳,眸光锐利得很。

    “不如借着段清妩走凌衍森那条线吧,他们不是夫妻吗?”

    “这案子凌家的几个人确实是关键,可当年段飞和许天珏是生意上的对头,许天珏死后,段飞就改金融为地产,你不觉得蹊跷吗?不管如何,真凶逍遥法外这么久,也该是时候受到法律的制裁了!”

    好不容易跑到门口,一摸侧空空如也,清妩靠着雕花大门只差没哭出来了。她的包落在凌衍森车上了,吴嫂又不在,没有钥匙怎么进得去?

    雨一刻不停,凌衍森还不知道几时才能回来,她只好蹲下来一边安慰着就要哭出来的毛毛一边拿出手机,拨给好友林潆,可竟然不在服务区!肯定又出差了。

    清妩哭无泪,悲苦交加,心里越发恨凌衍森,越想越难受,毛毛的体还没恢复,又淋了雨,怕是要复发,她该怎么办?

    指尖在屏幕上那三个字上面来回蹭,就是按不下去,打给他又有什么用,说不定此刻他正和曼吟缠绵悱恻呢!

    她猝然起,飞奔到雨中,在路边上僵等着,十几分钟过去了,总算有辆莲花肯停下来,清妩抱毛毛上车,车主是个五十来岁的阿姨,慈眉善目,还好心地递给她毛巾擦拭。

    清妩点点头,又道了谢,“麻烦您把我送到滨江林园。”

    “巧了,我家就在滨江林园后头的别墅区。咱们算是顺路了。”那太太笑着说,虽然风华已逝,但清妩看得出来,年轻时定是极美的。

    话匣子一开,气氛自然了很多,清妩和她聊着天,全然不知,她和这位萍水相逢的老太太后还会再见面。

    前夫上架任你宰,都抓着红包以早泄的速度冲过来啊!完结经典《军长老公很不纯》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染指你是个意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