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避嫌

    清妩一顿,僵硬着伸手拉下那件充满邪魅的男人味与淡淡烟草气息交杂的西装在自己上,遮盖住自己磨破了的上衣,然后飞快地往回跑,边跑还边琢磨,像凌衍森这么包并且这么有资本包的男人,为什么不学学别的绅士,往上喷点古龙水呢?尔后她释然,凌衍森就是凌衍森,他那么嚣张的男人怎么能容忍自己与别人存在一丝一毫的相似

    也许是雨过天晴,心都好像突然好了起来似的,铁灰色西服罩在上,硬朗的质感与她皮肤相触,进而磨合,那种感觉她羞于启齿,就好像他凉凉的修长的指头一点一点滑过她脖子上的肌肤,烈火燎原,惹得她一阵颤栗不休。%&*";

    ***

    从飞宇大厦出来,她就接到凌衍森的电话,这变态时间掐的可真够准的。

    “我到公司了,你自己拦辆车。”

    他言简意赅,两句话就把她打发了。也是,避嫌嘛,她也不想让公司的人知道她和那个变态是夫妻。

    避嫌?她脑袋一抽,突然就想起了孙彤彤这号人物。从昨天在别墅撞破她和凌衍森的好事到现在,她还没机会把孙彤彤叫过来交代保密的事儿。

    坏事了!

    凌衍森那厮神机妙算,手机彼端,他邪魅一笑,棱角分明的脸上漾着午后的光,衬得他面冠如玉,总是冷冷的轮廓也跟着柔和起来。

    “烦闷吗?是该烦闷。对于孙彤彤的去留,你怎么看?”

    低沉而肆意的声音,她甚至可以想象他说这话的时候必定是站在落地窗前,丝丝凉意的眸子必定是俯瞰着细如蚂蚁的路面和车流,一副审视苍生的狂傲,那菲薄也非常刻薄的唇必定是翘起的。

    气死人不偿命,让她脑门充血却无力反驳,这必定就是凌衍森了。他的优雅高贵是装的,却装的那么出神入化。禽兽是他的本,却能藏得那么深,几乎让人察觉不到。这样恐怖的恶魔,就在她边。

    她冷笑,反唇相讥,“我怎么看不都是空的!凌总主宰万物手握苍生,还是您来决定好了。”

    凌衍森挑眉,被她一阵明嘲暗讽,耳朵都有些痒了。他眸光愈发晦暗,流畅的眉一挑,“段代表,不带你这么落井下石的。若毫无理由辞退她,公司几万人都要将我骂做昏君。不辞退吧,那可就要委屈段代表你了。”

    段清妩手抖得厉害,眼里冒火却还是死死压住,暗自咬牙切齿,“属下怎敢东施效颦,落井下石这类绝活可是凌总您的专利,属下愚笨,学不来的!”

    “既是愚笨,就得笨鸟先飞。为了锻炼你这只笨鸟,我勉为其难决定留下孙彤彤这个祸害。笨鸟,你没什么意见吧?”

    脑子轰地一声炸开,四面八方全是他戏谑的声音,笨鸟,笨鸟,笨鸟……啊啊啊!混蛋!她要把他的舌头割下来!活埋他!

    前夫上架任你宰,都抓着红包以早泄的速度冲过来啊!完结经典《军长老公很不纯》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染指你是个意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