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玉儿之死1

    极品农民三国游 - 152 玉儿之死1

    152玉儿之死1

    暗中反抗周吟的这些势力终于寻到了动手的机会,他们蛰伏的这么长的时间,等待的就是这个时刻!而在他们开始行动之前,请偶们不得不提一提这个他们口中的李典。!

    李典,字曼成。山阳郡钜野县人。此人好学,尊重博学多才之士,而他本人也是一位智勇双全的人。和周吟本来来说,李典并没有什么抵触,相反,他还对周吟一些见解很感兴趣。但是出士族世家,本的利益受到严重的损失,这种切肤之痛让他对周吟有着和别人一样的痛恨。而这次,他针对周吟制定的计划,也是一个要将周吟置于死地的计划!

    青州发生了战争,这对于每一个青州的百姓来说都是一种不幸,也痛恨这些无耻的侵略者。蓬莱,也和全州一样,敌人的入侵让百姓群激奋,纷纷要求上前线,保家卫国。

    蓬莱,以前的朱县令有自知之明,在周吟买下青州的那一刻就辞职离开了,如今的县令是周吟学校里面出来,在得到联军兵进青州的那一刻,他就接到了周吟和审配的命令,要他安抚好百姓。可是面对这样的场面,县令怎么说都是无效!忙了一个满头大汗,百姓反而越来越激动!只要求救于主母。

    作为青州真正的老板娘,玉儿总是默默的在后支持着自己的丈夫,她知道,如今的周吟,已经不再是属于她一个人的。而且她也知道,她唯一能为自己丈夫做的事就是不让丈夫为自己心,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丈夫分担一些事。所以县令的请求玉儿并没有拒绝,在一个侍女的陪同下来到了现场。

    主母的出现,让现场的百姓安静了下来。最后,在玉儿的一番劝说下,这些人才慢慢的离开了。而忙了半天的玉儿,已经累得站不直腰了。

    “报告主母,北海来人了!”回到家,玉儿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喝上一口水,负责她安全的一个侍卫进来报告说道。

    “肯定是吟哥派来的。”在这样的况下丈夫还能派人来看自己,玉儿心中一阵甜蜜,顾不得疲惫,急忙让侍卫将这个人带了上来。

    来人是一个中年汉子,玉儿有些诧异,因为这个人玉儿根本就不认识!想想现在的况,玉儿也没多想,因为她知道这个时期是什么样的时期,说不定自己的丈夫面前的人已经都派出去了呢?想到这,含笑问来人:“你是谁?吟哥派你回来做什么?前面的况怎么样了?”

    面对玉儿一连串的问题,来人并没有回答,而是跪在地上,低着头,什么都没说,而他的脸上却是一脸的悲愤!就这样沉默了好久,在玉儿有些焦急的时候,这才缓缓的说道:“禀报主母,小的不是主公派回来的,因为……因为主公是失踪了!”

    玉儿心中的疑惑刚被解开,却被后面的这一句吓了一跳!“主公失踪了!”这句话就像是一个霹雳,玉儿差点没有晕倒在地!子一阵摇晃,侍女急忙将她扶住。

    “你说什么?”旁边的侍卫大怒,一把揪住了来人的脖子,力量之大,来人只觉得自己的脖子上被上了一把铁钳,人被提了起来!痛!喘不过气!这是他唯一的感受。急忙艰难的指着自己的脖子,标示自己已经受不了了。

    “放开他!让他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儿!”悠悠醒过来的玉儿急忙喝住侍卫。侍卫这才松开手,来人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一阵咳嗽,等他缓过气来,跪倒在玉儿的面前,这才将周吟在北海失踪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最后说道:“主母,这朝中不可一无主,所以几位大人让小的过来,请主母前去主持大局!”

    要是这个时候有清醒的人在现场,就会发现这中间有很大的漏洞!青州在周吟出现的时候,就开始废除了这个跪礼这是其一,其二,周吟的手下一般都是自称“我”或者是“属下”,不算是当官的还是士兵,就是百姓也只是自称“小民”,并没有人自称为“小的”!再者,周吟失踪了这件事如此之大,为什么会拍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回来报告呢?

    但是这个时候,一句“主公失踪了”,已经让屋里的所有人心神大乱,根本就没去想这么多!谁都没有注意到,跪在地上、低着头的哪一个汉子看着眼前的三人都已经有些懵了的时候,他的嘴角微微上翘,一丝残忍在他的目光中一闪而过……

    “你好好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玉儿现在的感觉就是这天,都要快塌了!声音颤抖,不!应该说浑都在颤抖!“你们派人找了吗?”

    等来人再次将周吟失踪的消息称述了一遍,然后急切的催促道:“主母,寻找主公,我们一刻都没有放弃过!小的来的时候,几位大人要小的带着主母能在最快的时间内赶回北海!目前前方的战局扑朔迷离,北海要是乱起来了,这个后果将会让青州陷入到万复不劫的境地!”

    要真的是北海乱了,这个后果还真的不可估量!而且青州可是丈夫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玉儿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这样失去!“好,你等我一下,我们马上就走!”尽管疲惫,尽管此时心神俱乱,但为了自己的丈夫,为了丈夫的事,就算是要她马上去死,她也会毫不犹豫!谁也不知道,玉儿这一去,再也见不到她深着的丈夫了……

    此时的北海确实有些混乱,但并不是不能控制的这种状态。周吟不在自己的办公室也不是一次两次,所以并没有人忘记了自己的工作,忘记了应该做什么。只是心中似乎少了一点什么,缺乏主心骨。

    主公失踪的消息,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被这些扩大化。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周吟失踪的第五天,这北海的大街小巷都在传言这件事,让在北海的这些官员措手不及,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北海越来越不受他们控制了!

    几个部门的主事人为此聚在了一起,商量这件事该如何处理。要是这个事态一直这样下去,这对青州的稳定有着很大的影响,他们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在甄逸的提议下,大家又商量了一番之后,决定把这件事交给在乐安的沮授,同时,他们也想到了主母玉儿,也派人去了蓬莱,将玉儿接过来主持大局。于是,两匹战马从城门奔出之后,一东一西分道扬镳,往各自的目的地而去。

    再派出人手之后,甄逸等人并没有闲着,自己的本职工作要做这个是不能改变的,而且目前的况之下,百姓的心理也要安抚,否则北海一乱,整个青州也会跟着乱起来,这对前方的战事来说那可是雪上加霜!可是没等他们喘过气,去蓬莱的人在第二天的深夜就回到了北海,眼窝深陷,显然是没有休息过!

    “主母已经赶来北海了!而且我到了蓬莱的时候,主母的家人就告诉我,说主母已经走了两天了!算起来在我出发的时候就应该到北海的!”

    报信的人气喘吁吁的把话说完,闻讯赶过来的几个人顿时懵了!找时间推算,主母就算是前未到,那昨也到了啊,就算是主母行走有些慢,那今天总该到了吧?这是怎么回事儿?

    “主母是这么想到到北海的?”到底还是甄逸有主见,沉声问道。

    “属下赶到蓬莱之后见过了县令,并没有说主公的任何事,只是说我想见主母,是主公派我回去报信的。然后到了主公的家里,主公家里的人说主母见过一个从北海过去报信的人,然后就急匆匆的走了,并不知道北海发生了什么。”来人一口气把话说完,然后看看屋里的人,有些茫然的问道:“几位大人,你们有谁派人去过北海吗?”

    “没有。”几个人几乎在同一时间都摇摇头,这个时候甄逸却似乎想到了什么,一个人低着头没有说话。其他人一看他这个样子,“甄先生,难道你派人去蓬莱报信?”

    “嗯?……哦,不!”沉思中的甄逸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别人在说什么,等他醒悟过来急忙摇头,随即脸色大变!“不好!主母有危险!”

    甄逸的话让屋里的人都是一惊!“甄先生,这话你可不能乱说啊!这主公刚刚不见了,主母要是有点什么危险,你我恐怕难辞其咎!不说别的,就是那些百姓,恐怕也会把你我撕了!”

    甄逸一阵苦笑,“诸位大人,你们以为我甄逸愿意这么想啊?你们想想,主公失踪的消息只有我们自己这些人知道,外面的人怎么会知道了呢?还有,我们几个都在这想办法这么解决这个问题,根本就没有人派人通知主母!但是却有人去见了主母,而且主母已经赶过来了!要是我猜得不错,主母一定是得到了主公失踪的消息才会走的这样急!从这些事上我们不难看出,不管是主公失踪的消息泄露还是主母目前的渺无音讯,都是有人在暗中有意所为!而这些人的目的就是要让我们青州乱起来,他们才好浑水摸鱼,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农民三国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