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流氓是怎么炼成的

    极品农民三国游 -流氓是怎么炼成的

    按照审配的计划,买官是必要的,要不然周吟始终都会处于挨打的地位,那些当官的想要掐你一把就会掐你一把,就算是有能力保护自己也会造成很大的损失。,可是还没等他将这些事处理好,事就出来了。以前怕周吟不同意买官,现在周吟同意了,可是眼前已经大军压境,就算你买到了官,又有何用呢?

    屋子里因为周吟的话显得有点沉默了,大军压境倒是不怕,可是这仗却不能打!一打,那就摆明了周吟就是黄巾余孽的事实,说不定还会遭到其他诸侯的联手。可是不打,买官是需要时间的,等到买官回来,那黄花菜可就凉了!

    “你说怎么样才能让孔融不敢动兵马?还有这个墙头草的朱县令,怎么样才能让他不能敷衍我们?”周吟问道。

    沮授和审配确实没有想到很好的办法,要是能想到,他们也不至于还在这里沉默了。所以周吟的话并没有回答。屋里再次沉寂下来。

    “让他们投鼠忌器!”这一次,三人几乎想到一处,可是怎么样才能做到让孔融等人投鼠忌器,又把三人难住了。看着时间就这样溜走,周吟心中越来越烦。不过这一次沮授却说道:

    “正南,你去洛阳吧,尽快的赶回来!主公,让二人投鼠忌器的事,恐怕还在您的上!”

    朱县令这段时间确实有一些为难。孔融派人前来要他抓周吟,而且眼前的形势他也看得很清楚,几个州联合起来打压周吟,周吟还确实没有什么什么能力抵抗。现在听说冀州兖州闹起了叛乱,很有可能就是周吟的主谋。而且周吟有兵马他是知道的,看样子还真的有可能。

    可是要让自己去抓周吟,这还真的是个难题,周吟有多少兵马他不是知道的很清楚,不过这件事倒还可以不看,关键是就算抓到了周吟,他这个县令恐怕会被这些百姓掐死!

    抓,是死,不抓,还是死。朱县令真的有点左右为难了。所以郑玄前来见他的时候,他没有见老头,关键是现在他见到各地反对周吟的势力和态度很坚决,要是再和周吟有点什么样的瓜葛,周吟赢了好办,但要是周吟自己都自难保,他可就有点难办了。所以他只能选择什么人都不理!孔融派来的差使也被他撩在驿馆,自己在县衙什么人都不见。

    北海的宗玉也有点左右为难,和周吟打了几次交道,不知道为什么,儿子宗淼却死活要跟着周吟。而且自己的家族在周吟的帮助下做起了生意,还别说,和周吟做起了生意之后,他这个守备都不想当了!

    当上这个守备,知道的东西自然更多。周吟在兖州等地的事他早就听孔融说过,也派人提醒了周吟。可是这一次,两个临近的刺史联名给孔融下书,要他们将黄巾叛逆周吟抓起来斩草除根。而他作为北海的守备,首先要做的就是出兵将北海城里的事解决掉,然后出兵蓬莱,将周吟抓住押回北海。

    要说实在话,宗玉还真的不想执行这个命令。不只是他的儿子跟了周吟,就是他的整个家族,这一次所受到的损失就不知一点半点的。看到二狗被人杀害,他真的是有心无力。这一次带兵出城,走一里歇半天,为的就是让周吟早点知道有个准备。

    北海城里的事解决了,派去蓬莱的人也出发了,孔融有些筋疲力尽的感觉。这一次,他确实没有办法再为周吟担待些什么。不过他生谦和,而且所受也是儒家的思想教育,周吟这种以人为本的思想他觉得还是很可取的,所以他也不是很愿意,但是背上黄巾叛逆的罪名那可是不好玩儿的,权衡利弊之下,他拼着得罪郑玄,选择加入了这一次行动。

    “大人,刚才夫人在大街上,一个家丁不小心打翻了别人的一罐水,谁知道那人说是救命的仙药,要夫人赔十两银子。”

    孔融没有回家,衙门毕竟还有事。可他还没到衙门,他的管家就找他来了。十两银子,对于孔融来说确实不是什么大事,可是这天底下哪有这么贵的药?正要问过清楚,外面又跑进来一个衙役,他们说的况都和管家说的一模一样,只不过这次遇到相同事的都是城里有头有脸的人。

    这才半天不到的时间,城里居然一下子冒出了这么多的事,孔融还真的是头大了。而且这件事他还真的没有经验。进来的人一个个衣着鲜明,一看就是有钱人的公子哥,要说讹诈,还真的不像。

    “大人,您看看,我这药可是花了好大的力气才从九华山运过来的,十两银子,说实在话,还不够我的运费!我要是不是为了给我我娘治病,会这么远去求这圣水吗?大人,您想一想,我们有必要从那么远的地方运水过来讹诈人吗?还有,要真的说我讹诈,这样吧,我再出十两银子,也算是我为我娘尽孝吧,多出十两银子无所谓的,你们帮我运回来就可以了。”

    一个汉字长得眉清目秀的,一看就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哥,上前和孔融见礼之后说道。然后掏出一个袋子,随手拿出一锭银子,足足有十五两,放到了孔融的条案上。

    “是啊大人,听说神州镖局走完这一趟镖局就不再走镖了,我们找他们运水,光是运费就用了十三两银子,我们只收十两,他们却说我们讹诈,大人,这事你可要明察啊!我们愿意再出十五两也行,让他们想办法从九华山为我母亲把圣水取回来吧。”另一个姑娘上前说道。

    孔融为难了,外面的百姓几乎围到了衙门里面,纷纷指责这些人。而且这些被人打翻了水的什么人都有,但是个个掏出钱袋都是有钱人。只得让这些人付钱了事。

    这件事了了,可是孔融还没来得及松口气,有很多的人又来报案了。城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伙人,游手好闲,调戏调戏大姑娘小媳妇儿,在别人的店铺里放条蛇吓唬吓唬人什么的,搞得城里乌烟瘴气的。

    这一次,孔融的头更大了。你说抓人吧,似乎还没有必要,你说不抓吧,这些人看样子搅得城里已经是鸡飞狗跳的了。要不然城里的这些人不会到他这个地方来。孔融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将这些人抓起来。

    人倒是被抓了不少,整个衙门的大堂都跪满了。老的少的,什么人都有,就是没有几个年轻人。一个个穿着打扮还算是整齐,不像是什么大恶之人,年纪大的估计四五十岁,年纪小的,却只有十二三岁,而且一被押入大堂就开始“依依呀呀”的哭了起来。

    当一个小孩开始哭泣的时候,这大堂上所有的孩子都开始哭了起来,搞得孔融心焦,本来被那个十两银子的事就搞得很不爽,此时他的脾气再沉稳,也开始有点烦躁了。

    “拉下去,每人打十下,然后轰出去!”孔融有的不耐烦的挥挥手,这个时候他突然有些怀念以前的子了,那个时候,这城里多安定啊,怎么这才几天的工夫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呢?

    命令好下,可是执行起来可就有点麻烦了。这一次,衙役可是在这大街上抓了好几百人,每人十下,他们就十几个人,那要打到什么时候?一个个面带苦涩,只得将这些人押到外面。找了几个体结实了,意思了几下,然后将这些人全部轰走了。

    城里并没有因为孔融的心烦而变得安定起来,相反,在一夜之间,不少的大户人家都被盗了。第二天,孔融还没起,外面就有人前来报案了。

    头昏脑胀的孔融命令衙役和守城的士兵仔细搜查,但是却没有半点的收获。悻悻的回转衙门,面临的却是那些愁眉苦脸的被害人,就算是他的修养再好,也忍不住大发脾气。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周吟的那些人想要造反?”孔融一拍桌子,“你们一个一个的都是饭桶!把这些刁民全部给我抓起来!”

    衙役一听心中可就有点不乐意了,但是他们可不敢说,“大人,城外周吟的田庄全部撤了,周吟的人也全部离开了,这,这,大人,你要我们怎么去抓人啊?再说昨天的那些事都是这街上的小混混所为啊,要不我们再把他们抓起来问问?”

    昨天的人除了老的就是小的,北海一夜之间被盗的人数众多,孔融可不认为这些人有这个能力。只得摆摆手,让这些衙役下去了,他确实需要好好的静一静。

    孔融这边为了应对这城里发生的事搞得焦头烂额,殊不知道这些只是周吟计划的一部分。沮授本来的意思让周吟利用他的份号召那些百姓出面,不过却让周吟想起了耍无赖的事。百姓倒是利用了,找了一个老弱,但是却从士兵中间找了一些人,悄悄的潜入到了北海,那些“碰瓷”什么的,都是他安排的人做的。而偷盗,则是他的侍卫做的。为的就是要将北海搅乱,让孔融自应不暇!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农民三国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