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我出钱,你放人

    70 我出钱,你放人

    就回来一个抢劫自己的人,听说这事的周吟有点哭笑不得。、.不过听裴元绍三人说这人的武功很高,他还是来了兴趣。决定先收拾好自己这边的事之后还是去见见此人。但是龚都却上前说出了一个秘密,让他大吃了一惊。

    原来,龚都他们救的人是一个杀人犯!在路上的时候,这个大汉在这些人的照料之下渐渐的恢复了体力。自然对大家都很感激。只是他人不善言语,只是一个劲的在地上给大家磕头。

    龚都等人好奇,自然就问起他为什么做这个剪径的行当,谁知道他们不问还好,一问,这个汉子嚎啕大哭起来。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哭的跟一个小孩似的,让众人大跌眼镜!最后几人轮流劝说,这大汉才好不容易停住了哭声,断断续续的将他的事讲了一遍。

    因为打抱不平,杀了人。这是龚都他们问出来的结果。而且他们听说县令已经派人抓了这个大汉的家人,准备等到抓到大汉之后一起问斩。

    周吟的脑子是嗡嗡作响,他不想惹麻烦,可是这些人却给他带回来一个麻烦!在他的印象中,收留杀人犯可是包庇罪,是要判刑的。不过这时候龚都又说了一句,周吟当场就差点晕了过去!

    “主公,此人说他叫典韦,字恶来,陈留人氏。”

    恶来周吟不知道,可是这典韦,周吟可是记得很清楚!那可是曹的第一保镖啊!要不是他,曹早就死了,那里还有什么三国鼎立的故事啊!他可没少听那些老人讲过这个典韦的一些故事。

    妈的,去看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周吟平稳了一下自己的心,决定还是先去看看这个人再说。

    恶来,还真的是人如其名。环眼,钢髯,古铜色的皮肤,健壮的子,一的腱子突突的跳动,似乎有使不完的劲儿。光是这模样就够吓人的。只是脸上有一些犹豫。

    周吟打量着典韦,典韦也打量了一下周吟。见到一个白白净净的少年走进来,典韦也知道这个人就是管亥他们口中的主公,不过他可看不起这样的小白脸,但是他不可能不给管亥他们这些人面子,毕竟自己的小命还是人家救的。所以在管亥他们和周吟见礼的时候,他也抱拳行了一个礼。

    一看典韦这幅模样,周吟有点好笑,还真的,这样的人愁眉苦脸的样子不是装也是二。

    “你为什么杀人?”事可是很严重,虽然是他知道的人物,他还是要问清楚,他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要说此时的周吟,有了家室也有了不错的家业,他自然就更加注意自己的安全了。

    “那个人仗着他是县令大人的妻舅,想要霸占我朋友的地方,而且他们还打人!我气不过,就上前打了他两下,谁知道他那么不经打,就只是轻轻地两下,他就没命了,这能怪我?”典韦似乎不想提起这件事,看了一眼周吟之后就掉头望向了外面。

    “这年头还真有这样的事?”周吟诧异的说。其实,这并不是周吟有些二,而是他没想到典韦的遭遇还真的是和他听说过的一模一样。

    人,周吟确实是相救。不只是因为这典韦的一武艺,而是冲着他忠心耿耿。但是周吟却不想惹麻烦,毕竟这年头自己一无权二无势力,他可不像曹拥有几十万的军队。有人想要动他,还得掂量掂量。所以周吟有点迟疑了。

    “典韦,你先在这住下来,过一段时间再说。”想了半天,周吟做出了这个决定。他想去孔融那里探探风,要是国家真不许,他还是想将典韦送走。

    审配看着这个面前的这个汉子,当他听说管亥、龚都和裴元绍三人联手才和这汉子打了一个平手,他心中就决定了要将这人留下。不过看周吟的样子还不是很想留下这人,他心中可就有点着急了。想了想,心中顿时生出一计。

    “典韦,你的夫人和孩子在陈留被关着的?”

    典韦的眼泪唰的就流了出来,可怜的满儿,今年才八岁,却要和他娘一切受罪。当场这大嘴一咧就要哭起来。

    管亥等人早就领教过了典韦的厉害,急忙摆手,“蛮子,等等,等等,我们出去之后你再哭。我说审先生啊,你咋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人家正伤心这事呢!”

    典韦真的很可,管亥等人一样手,他嘴咧开了,硬生生的将哭声咽了回去,脸上的悲戚神,却因为憋住气而一脸酱紫,看着让人莞尔,但让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个憨厚耿直的汉子。

    “放心,只要他们现在还活着,我一个月之后一定还你一个完整的媳妇和儿子!”审配也觉得好笑,但是却被典韦这一份赤子之心打动了。上前拍拍典韦的肩膀说道。

    说来好笑,典韦足足比审配高出了一个头,现在审配上前拍着他的肩膀安慰他,让人怎么看怎么别扭。不过典韦的眼睛却是一亮,噗通一声就跪在审配的面前,“先生要是能救出我家满儿他们娘俩,典韦愿意以死相报!”

    “典韦,你要效忠的人不是我,是我家主公!”审配一笑,指指周吟对典韦说道,“是我家主公要我做的。”

    周吟本来急着想要去见孔融了解一下政策,可没想到审配居然为他做出了决定,心中自然有点生气,这脸上可就有点不好看了。狠狠的瞪了一眼审配。可是这个时候的审配早就摸透了他的脾气,含笑别过头去,假装没有看见。而地上的典韦可就不管那么多了,马上掉头跪倒在周吟的面前。

    赶鸭子上架,周吟没有办法。再说他也确实觉得自己应该帮一帮典韦。于是,十五天之后,管亥、审配到了陈留。

    其实这一次周吟很想让高顺去的,可以这审配总是说高顺另外有事,他问,审配也是笑而不答。周吟又一次发火了,不知道审配和玉儿说了什么,玉儿居然出面帮着说话,周吟也只得作罢。所以这一次也只有派管亥陪着审配过去了。

    陈留城,战乱之后百废待兴的景象,同时也是一个小县城,自然没有北海繁华了。但是战乱之后,大家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街头还是忙忙碌碌的,行人都很匆忙。

    “闪开!县令大人来了!”审配和管亥刚进城没走出多远,街头突然一阵慌乱,街道上的人都纷纷往两边躲闪。

    管亥站在路中间,被审配拉到了边上,就在他有点纳闷的想要问的时候,只见一队衙役在前开道,后面一顶轿子,嘎吱嘎吱的往这边走来。管亥这才明白过来。

    “走路也是这样飞扬跋扈的,什么东西?!”管亥小声的嘀咕道。

    “他可是县令啊,大个子,看样子你是外乡人,我们这县令啊可不好惹,你要小心了,刚才的话可不能让他听见!”旁边一个老头好意的提醒道。而这时那一顶轿子已将要到面前了,老头和旁边的人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管亥毫无思想准备,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审配也没有这样的经历。两人就这样站着,而且管亥本就很高大,两人就像是鹤立鸡群一样。

    早就有人注意到了两人,两个衙役凶神恶煞的走上前喝道:“县令大人到了,尔等为何不下跪?”并伸手就要去将两人按倒。

    管亥一听就火了,上前就要动手。审配脑子一转,微微一笑说道:“问问你家大人,是不是要我们跪下。”

    两个衙役有点摸不着头脑了。看样子这人可不像是在说笑,于是只得回转禀告。审配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在路上早就将这县令的有关资料了解了一遍。贪财,怕死,就是这人最大的弱点。

    县令探出头看了看审配两人,见二人着华服,一时也摸不清二人的底细,想了想让人将这两人带到大堂,等自己回去之后再做处理。

    等县令回到大堂,大堂里面却是笑声一遍,每个衙役都像是和这二人很熟悉的样子,这让他有点诧异。不过没等他说话,审配上前行礼说道:“大人,在下是北海周氏酒店的管事,想在贵地找个地方开个酒店,这事还得麻烦你一下。”

    一听有求于自己,县令心中顿时明白了大堂发生什么,下面的人都有,自己的还能少的了?看了看审配,意思是这就得看你怎么处事了。“好说好说,本官为父母官,自当为民办事。”

    审配自然知道县令的意思,笑了笑一指旁边的一个箱子。不过他没说话,县令说话了:“你我内堂说话。”

    一看箱子,县令眼中一丝贪婪的目光一闪而没,他可不想和手下的这些人分享。说完话就往里面走去了。

    有钱就是好办事,很快这内堂就传出了一阵笑声。审配一看,微笑着说道:“县令大人放心,我回去禀报我家主公,然后择就在这里开店。到时候少不了大人一份的!在下还有一事。我家主母想找一个老妈子和一个小孩子陪我家少主人玩耍,主母说,只要找到合适的,她一定重谢,在下想赚点银子,所以先告辞了。”

    一听找人还有银子,县令的眼睛一亮,“不知道你们主母有和要求?”

    审配故作迟疑,然后将典韦夫人和孩子的一些品行外貌说了一遍,然后说道:“最好是母子,这样的话我们主母说容易安排。”

    “我这倒是有一对母子适合你的条件,但他们却是杀我妻舅的仇人。”县令不疑有他,迟疑着说道。

    “哈哈,大人,这年头还有什么仇人啊?何况还是你妻舅。你想想,就算是杀了这母子二人,你妻舅能活过来?用他们换点银子不好?”审配摇摇头大笑着说道,“我不难为你,你就为你妻舅报仇吧。”

    县令的贪婪让他很快就认可了审配的话,“不知道你家主母能出多少银子?”

    “五十两!”审配伸出手比划了一下,“要是我看上了,我付钱,你放人!”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农民三国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