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我请的是账房先生

    66 我请的是账房先生

    66我请的是账房先生

    审配真的感觉到一种屈辱。、.要不是郑玄的份确实特殊,估计他就要暴走了。自然,心高傲的他生点闷气是很正常的事了,这还是他涵养好的缘故。不过周吟的话却让他有了一点人不可忍的感觉。

    自大?自己真的是自大?一个下等的商人就敢这样这样评价自己?审配这心中的火气可就大了。不过一想到郑玄,还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眼看周吟俩人就要走出院门儿了。这时候那个女子端着刚烧好的水出来了,她可不知道这外面发生的事,一看客人来了就走,似乎有点过意不去,急忙说道:“夫君,茶水沏好了,怎么不留客人喝口水再走呢?“

    审配正在气头上,一听这话,脱口说道:“他们不配喝我审配的水!!”

    真要出门的周吟脸色大变,他***,老子不配?那可得好好问问理由了!

    周吟脑子一,这脚下就停住了。高顺一看周吟站下来,自然也站住了。

    “审配先生,我不知道喝口水有什么配还是不配的,现在我是诚心向你请教,请你告诉我!”

    看着周吟在自己面前鞠躬,审配的脸一下子通红,他知道自己的气话,可是去真的有辱斯文!当看到一脸认真的周吟正看着他的时候,他有点不知所措了。“这......”

    “看来你和老头当初的看法是一样的了。”见审配没有说话,等了很久的周吟一脸的失望,“本以为老头推荐的人一定不错我才千里迢迢的赶过来,见你年轻,应该不会像老头一样迂腐,谁知道你比老头还不如!”

    周吟围着审配转了一圈,摇摇头,然后转就走,“高大哥,我们走,我们真不该听老头的话,这人不配也不值得我们跑这一趟。回去!”

    高顺本来就没有什么话,这时更没有话说,跟在周吟后再次抬腿出门。

    审配也是一个高傲的人,因为他的才学也确实值得他骄傲!至少在这魏郡城他审配还算的上是一个人物。现在周吟这么一说,他真的火了!一股邪火直冲脑门!

    “好生无礼的后生!你且说说,在下为何不配也不值?”审配也是气坏了,根本就没想周吟口中的老头是谁,要是他一想就会明白,自然会有别的一些想法就不会这样说了。现在一生气,他可就忘了。

    “没必要和你说!你不是说我们不配喝你的茶吗?我们这就走!哼,站在这里耽误我的时间。”

    看着横拦住自己的审配,周吟没好气的说道。要是在他那个年代,他还是一个躲在母亲怀里撒的孩子,尽管来到这个世界成熟了不少,但说话做事多少还是有些孩子气的。

    “你要是不说,就别怪在下不客气了!”审配脸色沉。

    “呵呵,我就要看看你怎么个不客气了!”孩子气一上来,周吟什么都怕,就是不怕别人威胁。“你要报官抓我们还是叫人打我们?请便!”周吟说着,干脆一股坐在旁边的一块木头上。“书呆子,我等你!”

    一看周吟的模样,整个一个孩子,让审配有点大跌眼镜的感觉。一时间还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话了,半天才说:“我只想知道为何我不值得你过来!”

    “当初老头跟我说,你是一个管理内政的好手,为人忠义,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至于都得行兵布阵的,这点对我倒是没有什么用处,被我直接忽略了。不过我看了,你也就是一个书呆子,你看不起我是商人,我还看不起你这个书呆子呢!”周吟的话就像是机关枪一样,哒哒哒的又快又急,但是每一个字就像是一颗颗子弹一样,深深击中审配的心灵。

    老头?他叫谁老头?他竟然敢这样称呼郑玄老先生?这人是......真是商人嘛?难道郑玄老先生现在也经商了?

    审配的脑子嗡嗡作响,能这样毫不忌讳、肆无忌惮的称呼天下有名的郑玄,眼前这少年不可能是一般人。

    周吟的话并没有说完,要说他先前的话是子弹的话,那这后面的话就像是炸弹炮弹了!

    “书呆子,你还别不服气!你看不起商人是吧?我问你,你吃的穿的是自己做的?就算是,你读书有的竹简,刻竹简用的小刀,等等这些东西都是你自己做的?确认没有一件是你买的?我估计你要说是,但我告诉你,那是扯淡!”

    “小的说,我们的衣食住行哪一样能离开商人?南方的丝绸北方的皮毛,没有商人将这些货物运送出来交换,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吃的什么穿的什么,当然,你可以说我穿我老婆自己做的麻布衣服,吃我自己田里种的东西。但是你觉得你离开了商人了吗?你种地需要工具吧,做衣服还得工具吧?”

    “大的来说,一个国家,无商不富!就算是组建一支骑兵队伍,他都还得买马!可以这么说,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存在交易,就存在经商,也就存在商人!不说了!说多了你个书呆子也不懂!”

    审配现在的反应和当初郑玄的反应差不多,同样呀找不到话来反驳周吟。被周吟的这一番话轰炸之后,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

    这些言论,在这个年代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也难怪审配有这样的想法。

    “你......我.......”审配你你我我的说了半天,却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

    “好了,不你你我我的了,要怎么样快点!我还有事!”周吟有点不耐烦了,随即自言自语的说道:“说你是书呆子你还不信!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哼!人才?整个就是自大狂!”

    “照你这么一说,商人还是上等人士了?他们从中谋取暴利.......”审配脸色惨白的说道。

    “打住打住!”周吟没等审配说完,“商人从中牟利就是错了?哦,比方说我现在是开的饭馆,你来吃饭,我还得欢迎你,你走不给钱我还得笑脸相送?你说的是不是这个意思?”

    “这倒不是.....”

    “不是什么啊不是?你不是这个意思?我靠!我给你提供了服务,满足了你的需要,我还得谢谢你,从这中间挣点钱就是谋取私利?得,我真要问问你了,你说那些当官的,他们要俸禄干嘛?这不是一个道理吗?他们要钱就是正当的,我们商人就是错的?”

    “这个....”周吟的话没说的很清楚,但是审配已经知道,有点后悔自己找事了。

    “贼喊捉贼!”周吟鄙视的看了一样审配。“审先生,要是没事我要走了,我家里还有一大帮人等着我呢!我请的是账房先生,不是需要行军打仗,用不着你这样的大才!大才,没事的话我就走了,有事的话我接着!”

    连讽刺带挖苦,审配的脸青一阵白一阵,心中不知道什么滋味儿。只得默默的让过道路。

    周吟走了,整整一个晚上审配都没有睡着。周吟的话在他的脑子里面一遍一遍的回想着,不只是没找到反驳的话,最后也渐渐的明白了一些道理。

    审配一宿未睡,作为妻子,审夫人自然是知道的。她清楚自己丈夫的个,这一次,真的是对他打击很大。

    “夫君,既然郑玄老先生让他来请夫君,相比这中间有别的原因,你不会认为郑玄老先生是在侮辱你吧?要不你亲自去问问郑玄老先生,这不说明都明白了吗?”

    审配一听确实是这个道理。郑玄的为人他是知道的,要不怎么能得到天下人的尊敬呢?可是一想自己根本就不知道郑玄在什么地方,他就有点黯然了。

    “既然那个叫周吟的少年叫老先生老头老头的,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很特殊,问问他,就知道了老先生的下落了。”审夫人知道丈夫心中所想,笑着说道。

    第二天一早,周吟等人收拾好东西就要出发,可他们刚走出客栈就碰见审夫人。当知道来意之后,周吟将郑玄的地址告诉了他,然后好意的说道:“现在路上不太平,你们要是没有急事,还是等平息了再去吧。”

    “夫君想见老先生久矣,既然你们是通路,能否让夫君与各位同行?”审夫人想了想,给周吟行了一礼说道。

    看着眼前的女子,周吟不好意思拒绝了,想了想说道:“好吧,但我们想现在就出发,你们要去的话就赶快吧。”

    审夫人大喜,转通知审配去了。

    看着审夫人远去的背影,周吟苦笑着摇摇头,“得,人没请到,倒是当了一回免费的保镖!”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农民三国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