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我和老头是吵架认识的

    63 我和老头是吵架认识的

    人群愤怒了,纷纷指责着宗玉,而那些曾经受过宗淼欺辱的人家也不断的哭诉着,这一下,更让人群激愤,已经有人向官兵推推搡搡起来。"

    “反了反了!给我全部抓起来!”场面失控,宗玉真的是一点没有办法。他确实没有想到周吟会给他们来这么一手,现在可顾不得孔融的吩咐了,在这样让周吟说下去,那这北海城岂不是要发生暴乱了?

    一看官兵动手,百姓手无寸铁,胆小的人还是居多。很多的人还是选择的退缩。一下子这大街显得拥挤起来了:四散奔逃的百姓,穷奢极恶的士兵在这街道上上演着最为古老的故事。

    周吟一看有点后悔了,他没有想到宗玉还真的敢下令抓人!确实,周吟只是想到了这天下老百姓的力量很强大,他却没有想到现在的年代和他经历过的那个年代间还存在着很大的差异,这些统治者对百姓根本就没有重视过!

    场面很快就被宗玉控制了,大街上除了那些官兵之外,站着的人也就只有站在店门口的周吟和高顺他们那些人了。不是宗玉好心没有抓他们,一是高顺的厉害,而是宗玉毕竟投鼠忌器,儿子宗淼还在人家的手上。

    本来见到场面对自己有利,周吟还在沾沾自喜,但是看到这些百姓很快被官兵抓了不少,都跑了。现在要不是高顺挡在面前,恐怕他早就被几个官兵抓了。心中的后悔慢慢的生气了。特别是当听到一声声呻吟,他心中的火一下子燃烧了起来。

    “二狗,军刺给我!”周吟沉着脸。

    高顺一脚踢飞一个冲过来的官兵,然后退后一步,看了看周吟,又看了看面前的官兵,迟疑了一下,“主公,真要打啊?那我们是在造反啊。”

    “反就反吧,官民反,民不得不反!”

    这一次,高顺真正的领教了周吟的固执了。看着军刺在手的周吟大踏步的走向宗玉。他迟疑了,真的有些恐慌,还有一些迷茫,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确实,要是高顺真的有造反的这个想法,那他就不会带着自己的瞎眼的老娘逃命了。但是他也不想去帮那些当官的,却又不想助纣为虐。眼前的周吟,确实是他见到过最好的人!尽管周吟的出让他看不起,唯利是图的商人。但是只要确实也征服了他的心!要不是这个让人看不起的商人,不说其他的人,就是他高顺和他的瞎眼老娘,恐怕还在流浪!而田租十取其一,能说他是唯利是图?所以高顺才有了誓死要保护周吟的想法。

    但是现在和官兵交手已经是大逆不道的事了,再要拿着武器和官兵对干,那就是摆明造反了,高顺真的没有这个准备,这和他从小学习的东西相违驳。可是周吟这最后的一句话却又是那么有道理,他迷惑,他彷徨了,不知道该不该上前了。

    高顺在那里迟疑,并没有动,但并不代表其他人不动!二狗就是第一个冲出去的,紧紧的跟在周吟的后,而二狗的后,还有十几个人也齐步走向宗玉。

    抛开周吟前世所经历的一切,彭成被误会,山里被围剿,一次次逃命的凄惨积压在心里,周吟心中真的不好受!见过生死之后,他的品行就有了很大的变化,特别是上一次自己持理直言,相反自己的老婆还差点受到侮辱,让周吟的心一直很压抑,这一次,宗玉算是将他心中怒火彻底的点燃了!所以他想,既然没有说理的地方,那就用手中的力量说话吧!就算是鱼死网破,他也在所不惜!

    浑上下紧绷着,像一只随时就要扑出去的猎豹!眼睛微微眯缝,冷冷的目光就像是两道利剑,似乎要穿透人的心!但更多的,却是对生命的一种淡然和藐视!小小的年纪就有这样的杀气,宗玉心中莫名其妙的有了一点后悔,后悔不该惹周吟。

    “父亲救我!”被人押在后面宗淼被人带到了门口。一看到宗玉,宗淼大喜,急忙大声的哭喊起来。

    还别说,宗淼的出现和叫喊虽然让宗玉有点心乱,但却让他从周吟带着他的压力中醒悟过来了。

    “小子,跟老夫站住!再往前一步就把你们全部抓起来!”

    “谢了老头!不过你可以让你的人动手了!”周吟并没有停止脚步,就这么远的距离,现在的他到了距离宗玉一两步的地方了。

    守备大人的公子还在别人的手中,所有的士兵都有点投鼠忌器的感觉,所以宗玉这后面没有下令,他们这些当兵的也就没有动,周吟也没有和他们动手的意思,所以这些当兵的也没有阻拦。

    周吟越是坦然,宗玉越觉得这压力很大。能作为一个守备,宗玉也算是有这么几下子的,心中有这种想法确实很奇怪!特别是他和李景的眼睛对视的时候,让他感到一种恐惧,一种寒意从他的脚底升起,慢慢遍布全

    “给我把他抓起来!”宗玉大声的喊道,要是让周吟再往前一步,就已经到了他的马头了。

    边的几个亲兵其实早就站出来将周吟挡在了宗玉的前面。此时一听宗玉说话,举起刀枪就上来了。

    周吟也不客气,既然决定了要反抗,他自然也不会客气。有人端着刀枪已经上来,自己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了。军刺一挥,直接就劈向刺向自己的长枪。

    “咔嚓!”,一声脆响,那个亲兵先是手一阵,接着手里就轻了很多。急忙一看,这长枪被李景手中拿怪模怪样的家伙劈为两截。

    “啊?”亲兵一声惊呼,不过没等他醒悟过来,周吟在他的前就给他留下了一个一尺多长的脚印!“啊!”,声调一变,这个亲兵就给周吟踢出去老远。

    这个亲兵一倒地,宗玉的马头就暴露在了周吟的面前。周吟招式一变,直接刺向宗玉的战马。

    一个照面亲兵就被周吟踢了出去,虽然姿势有点不雅观,但是却没给自己太多的时间!宗玉一看周吟那古怪的兵器刺来,本能的用手中的大刀去挡。

    “当”。这次是一声脆响,却是声音并不一样。一股大力差点让自己手中的军刺脱手而飞,周吟急忙子一转,顺势卸掉这传过来的力量,然后子一矮,军刺就劈向战马的马蹄。

    大刀和周吟的军刺相碰,宗玉有些担心了,刚才见到亲兵的长枪被人砍断他就知道周吟手中的是一件神兵利器。刚才本能的抵挡正在后悔,正想看看自己的大刀是否受损,却看到周吟又劈向自己的马蹄,急忙一带战马,战马双蹄腾空而起,然后往周吟的头上落了下去。

    高顺站在外面,虽然还有些迟疑,但是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周吟。此时一看周吟有危险,还是忍不住急忙闪冲了过去,“主公小心!”

    周吟闪躲开,起就要再次劈向宗玉。这个时候却听见外面有人高喊,“宗玉大人,孔大人有令,让你速去大堂见他!”

    宗玉急忙提马跑出圈外,一看正是孔融边的一个小厮,急忙说道:“老夫正在抓叛逆,请小哥回去禀报孔大人,说老夫把这叛逆抓到之后就去!”

    “慢着!”一看宗玉说完就又要冲向宗玉,小厮急忙喊道。“宗玉大人,这周吟周公子也在孔大人在请之列!守备大人先过去吧,我和周公子先说几句话。”小厮说完就跳下战马走向周吟。

    场中的周吟有点诧异的看着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厮,他不知道这孔融叫自己有什么事,还用上了请这个字。

    原来,周吟出发到北海的这一天,孔融也派人去找蓬莱的朱县令。说起来两拨人还在路上还曾经相遇过,不过他们骑马周吟走路,他们抵达蓬莱的时候周吟还在路上。

    孔融派出的两个人进城之后就直接去了县衙,找到like朱县令。一听北海拍来人打听周吟和郑玄,朱县令想起自己确实见过周吟上有郑玄的玉佩,也听周吟说是住在他家的一个老头给的,周吟结婚的当天本来想要去看看,结果却被龚都和裴元绍这一闹,还真的忘了这件事。此时想起来之后急忙带着这两个人去拜访周吟。

    周吟不在家,但是他是县令,在家的蒋老夫妇不敢阻拦。朱县令带着二人进来之后就去了后院,一看果真是郑玄,急忙匍匐在地和郑玄见礼。

    郑玄不喜俗礼,问明原因之后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声这玉佩是他送给周吟夫妇的,然后就将这些人赶出了大院。

    住在周吟家,还将代表自己份的玉佩给了周吟。孔融在得到二人的汇报的时候,他可就不敢大意了。急忙让人去问宗玉,要他将监视周吟的人撤回来。可就在这个时候却有人禀报,城里周吟和宗玉已经打起来了,所以孔融急忙派人将宗玉召回,同时也将周吟请到大堂,他想了解这周吟和郑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原来是哪个白发老头啊。”周吟听完之后恍然大悟,想了想之后对孔融认真的说道:“我和老头是吵架认识的。”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农民三国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