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大哥,要不我们留下?

    54大哥,要不我们留下?

    自己的婚礼居然有人捣乱,周吟心中的火气可就大了,说话自然也就不会客气。、.毕竟在城里还有官兵的守备力量,单凭这些人想要抢自己,恐怕还没有那么容易。

    大个子的大砍刀呜的一声就迎头砍了下来,只是听着这风声,周吟可就有点发怵了,这家伙的力气不比管亥小多少!这样的人物自己怎么就没有一点印象呢?

    心中想归想,周吟也不慢,急忙往旁边一闪,在别人的惊叫声中,险险的躲过了大个子的这一刀。心中虽然吃惊,也知道不是对手,但是周吟这嘴上可还是没有空闲。丝毫没有考虑自己是不是人家的对手。

    “大个子,力气还是可以的,回山里砍柴,一定是把好手!”

    大个子被周吟气的是暴跳如雷,手中的大刀一招紧过一招。不过他显然是马上将军,这下盘不稳,很多招式这脚步也跟不上。周吟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对自己的训练明显的起了很大的作用,而且这段时间没有少和管亥交手,虽然打不过,但是大个子也一时间拿他没有办法。

    不过周吟也不好过,他的军刺在房间里面,手无寸铁的他要不是依仗着他手还算矫捷,再者和管亥这些时间没有少打架,要不然他早就落败了。此时的他被大个子得节节败退,毫无还手之力,浑都被汗水湿透,一崭新的新郎服也被大刀划出了一道道口子。好几次都险些伤在大个子的砍刀下。

    矮一点的汉子一看这大个子占了上风,也就提着手中的长枪直接就走了进来,他带来的那几个大汉手提着朴刀堵住了大门。

    “我们是黄巾军,这次前来是为了借一点粮食,现在你们就把你们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吧。”

    朱县令这个时候就躲在人群的后面,听到汉子的话心中可就犯愁了。虽然黄巾叛逆发动叛乱,但是他蓬莱这个地方还算是风平浪静。而且自己在过来之前还见过城里的守备校尉,别说他们这里,就是北海那边,也没有任何敌,这些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

    他在这边想,那边的白脸汉子可就有点不耐烦了,手中的长枪一举,然后重重的落在花台上,将周吟精心准备的一盆花砸的粉碎。咣当的一声,吓了大家伙一跳。

    “我没有耐心和你们说其他的,把你们值钱的东西都放在地上!”白脸汉子再次怒吼道。

    院子里的人大多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不过就算他们有这个力气恐怕也没有这个胆量。白脸汉子的这一枪要是砸在自己的头上,那自己的头还不会就是那样?一个战战兢兢、哆哆嗦嗦的缩成了一团。

    这边,周吟早就精疲力竭的了,而此时的大个子一看周吟就要落败,心中自然大喜,一招将周吟到一个角落,然后大吼一声,“小贼,纳命来!”然后高高举起手中的大砍刀,就往周吟的头上劈去。

    汗水顺着脸颊往下直流,气喘吁吁的周吟再也没有力气躲避了,眼看着就要被大个子劈在地上,看着的人忍不住惊叫了起来。周吟把眼一闭:也好,说不定自己还能回到自己的那个年代,只是对不起玉儿,唉,还有灵儿。

    就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候,大个子的大砍刀眼看着就要劈到周吟的头上。突然从旁边伸出一杆亮银枪!这枪直奔大个子的刀,就听铛的一声,长枪直接将大砍刀推开。刀锋紧贴着周吟的子落空了。

    亮银枪的力度很大,不但将大个子的大砍刀推到了一边,还将大个子带了一个踉跄,差点没有栽倒。而且这亮银枪很快,枪尖和大砍刀接触之后,长枪顺势抽了回来,对着大个子的腰间就刺了过来。

    周吟闭着眼睛等了半天也没有感到有刀劈在自己体上,只感觉到了一阵凉风从自己的侧划过,没觉得疼。不有好奇的睁开眼,他这一睁眼可就乐了,因为他见到的是手提长枪的太史慈。

    原来,太史夫人是第一个让周吟有见到了妈妈的感觉,当他卖掉了房子,手中有了钱之后,马上买了一些礼物准备去见太史夫人。朱县令见他实在是忙不过来,也就拍了一个衙役替他过去了。

    太史夫人接到东西之后本不想要,可是见这衙役无法交差,也值得收下。当得知周吟成亲,于是带着太史慈就过来了。

    同行的还有武安国。武安国对于周吟倒是很有好感,因为周吟是第一个说他武安国也是一条好汉。这一次武员外倒是没有说什么,人家县令大人都派人替周吟办事,他还有什么好说的,所以也准备了一份礼物,让武安国跟着太史慈母子一起过来。

    三人走到大门口就被人凶神恶煞的挡住了,太史慈有些恼怒,转就想走,可就在他刚一转的时候就听见里面的白脸汉子在大叫,心中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回从马车上拿出兵器就闯了进来

    武安国虽然憨厚,但是并不傻,也从车上拿出自己的两柄铜锤,跟着太史慈就闯进来了。

    太史慈刚一跨进大门就看见这样险象环生,急忙冲了进去。门口的几个汉子岂能放他进去?可是太史慈长枪一摆就倒下了两个,好在他想着今天是周吟的大喜子并没有伤人,要不然这倒地的俩人还有命在?

    冲过几个人的阻拦,把这里交给了武安国,并嘱咐了一声不许伤人之后太史慈就冲上前去,正好救下周吟的小命。

    太史慈的长枪很快,大个子本来就不如他很多,有何周吟打了半天,那里躲得过去?好在太史慈不想伤人,毕竟这种子见血不是什么好事,枪尖快要扎到大个子的子的时候往旁一挪,枪尖走空。太史慈改刺为拍,枪杆种种的打在大个子的腰上,将本来就有点站不稳大个子打倒在地,而后枪尖抵在他的咽喉。

    白脸汉子一看大个子有危险,急忙起长枪就冲了过来。此时武安国已经解决了门口的那些汉子,一看白脸汉子冲向太史慈,好胜的他一声怪叫就冲了过去,右手的铜锤带着呜呜的风声就砸向白脸汉子。

    一看武安国来势凶猛,白脸汉子躲闪不及,只得横过枪杆,硬接武安国的这一招。

    俗话说锤铛之将不可力敌,意思就是使用这两种兵器的人力气都很大。只听得铛的一声巨响,再看白脸汉子,蹬蹬蹬连退好几步,一股坐在了地上。长枪变成了一张弯弓,双手的虎口都还在滴着血。

    这个时候,早就有人跑出去通知那些衙役去了,很快,守城的校尉就带人过来把这些人全部带走了。

    大家都搞不懂这些黄巾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校尉也说不出这中间的原因,被朱县令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之后带着这几个人出去了。

    黄巾起义,周吟多少还是了解一些原因的,要是人都有饭吃有衣穿,谁还造反?所以他在校尉出门的时候还是悄悄的将他叫道了一边,让他别难为这些人,这才回去换衣服,婚礼还得照样举行。

    其实,要是周吟没有出现,这两个汉子还真的是黄巾军的两个将领,大个子叫裴元绍,白脸的汉子叫龚都。两人本来是距离这里有近一百里地的二龙山山上的土匪。现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节,山寨已经断粮了,所以二人带着几个人出来踩盘子,等找到合适的人家之后搞点粮食。

    城外他们转了一个遍都没有看到一个想样的大户,灰心之余二人带着那几个土匪就进城来了。当听说全城有钱的人都来到了周吟这里,他们一想,干脆把这些人都抢了,然后押着他们出城。事本来很顺利,却被这突然杀出的太史慈和武安国搅合了。

    虽然经过这么一闹,毕竟是有惊无险,婚礼还是顺利的进行了,周吟换了一新郎服穿梭在众宾客之间,气氛还是很闹的。

    周吟是在婚后的第三天去的县衙见那几个黄巾军的。说实在话,他心中还是有些不忍心的,尽管这些人差点要了他的命,但是经历过一段这样的苦难子,他还是很同这些人的。

    太史夫人有蒋李氏的挽留,而且周吟和玉儿都将她视作母亲款待,也在这里停留了几天。当听说周吟去看那几个黄巾军的时候,太史慈等人都有点不能理解,不过对周吟的仁慈倒是蛮赞赏的。反正闲着没事,太史慈就带着武安国跟着周吟一起前来县衙。

    周吟的来意让朱县令有点难办,抓住黄巾军,那可是大功一件。不过想到周吟的神秘和那块玉佩原来的主人,迟疑了半天他还是同意让周吟将这些人带走。

    周吟带着这些人并没有回城里自己的住处而是直接来到了城外的庄园,当他把几个人上的绳索解开之后,这些人都如同还在梦里。

    “你们可以走了。”周吟淡淡的说,“这里有一百两银子,我知道你们造反是不得已的,只要求你们出去之后不许危害百姓!要不然被我知道了,你们应该知道后果。”

    “有吃有喝的,谁愿意造反啊?你以为我们傻子啊?放着安生的子不过,非要打打杀杀的?”大个子裴元绍大嘴咧开不以为然的说道。

    “所以我才放你们走。”周吟依旧平淡的说道。“你们可以用着一百两银子做点生意,是在找不到活的,可以来我的田庄,反正还有很多地荒着,你们可以种庄稼。”

    所有的人都有点惊异了,周吟救出他们本就让人不可理解,还说他理解造反,这次还给自己这些人提供土地,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儿饼的事!一个个都有点傻了。

    “你们可以走了。”周吟再次说道。

    “公子,你说我们可以种地?”这几人中一个中年人终于醒悟过来,小心翼翼的问周吟,毕竟这年头有土地的人是不会让他们这些人种的。

    “嗯。”周吟点点头,他其实也很想帮助这些人。

    白脸的龚都看着周吟,良久,他终于断定周吟并没有说谎,转头看看裴元绍,“大哥,要不我们留下?”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农民三国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