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县令召见,这样也能过关?

    52 县令召见,这样也能过关?

    玉儿迈进了房间,老头还正在数落着老太太。玉儿走进门的时候还看见老太太正在抹眼泪。

    “老先生,老太太,玉儿这厢有礼了。”当玉儿听到周吟要她做的事之后她就知道周吟肯定没有和这里面的人说好,只是没有想到本来一个好事让周吟搞成这样。上前给白发老者和老妇人行了一个礼。

    “是玉儿姑娘啊。有事吗?”白发老者止住了嘴里的唠叨回问道。

    “老先生,要说您住在客栈,我们开店的相当的欢迎。只不过您老这样可不是什么长远之计。我不知道老先生到这里是寻亲还是访友,有什么我们可以帮您的嘛?”玉儿笑着问道。

    老者并非寻常人,玉儿这话一出口他就明白了她的来意,而且,也猜出了玉儿的来是周吟安排的。

    本来在周吟走了之后自己的夫人还在埋怨自己,自己也有点后悔,可是多年以来他就没有听说这士农工商还会有这么一说,确实对他的一个很大的冲击,再加上周吟那种带着玩世不恭的表和举止,让他这个一直受着封建文化锢的大脑真有点受不了。

    “玉儿姑娘,老夫知道你是好心,老夫夫妇谢过了!只是古人尚且知道不受噘来之食,无功不受禄的道理,老夫不才,这件事老夫不能答应,放心,老夫少不了这住店的银子。”

    一听老者拒绝,玉儿也不好多说,笑了笑起说道:“老先生,您再考虑一下吧。玉儿还有事,就不打扰您和夫人休息了。”

    “玉儿姑娘,听说还有几就是你的大喜子了,你也该去准备准备。老夫夫妇没有什么像样的礼物,这块玉佩,还是我夫人陪嫁过来的,老夫今天就送给你。作为你的贺礼吧。”就在玉儿要出门的时候,老者叫住了她。

    一听到自己的婚事,玉儿一阵羞,不自觉的流露出满脸的幸福,可是当听那白发老者要送自己玉佩,她急忙摇手,“谢谢老先生,玉儿真的不能要。要是被我家夫君知道了,要被骂的。”说完,玉儿拔腿就往外走。

    “玉儿姑娘,你能跟我说说你家夫君吗?”老者看着玉儿脸上的红霞,忍不住开口问道。周吟,虽然他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给他的震撼可却是相当的大!看着不怎么合理的介绍,可是自己却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

    一提到周吟,玉儿的心中一阵甜蜜和骄傲。有谁不喜欢在别人的面前称赞自己的丈夫呢?再说,这个马上要成为自己丈夫的人确实是值得自己骄傲的男人。不过少女的矜持还是让她有些扭捏,含羞的将周吟所有的事都说了一遍。

    白发老者听着,沉思着。他现在真的是想不通周吟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了,在自己这么困难的时候居然还帮助了好几十个人,虽然后来各种原因现在只剩下这么几个,这可就能证明是事实!在这种世道还有这样的好心人,还真的难能可贵。同时,他也为周吟的命运有些唏嘘,也为周吟能提前知道这张角造反而感到好奇。

    (至于周吟的况,还是蒋老从管亥等人的口中得知的,管亥只是隐瞒了自己曾经是黄巾军的事实,把周吟所有的真实况都告诉了蒋老,由此,蒋老才决定将玉儿许配给周吟的。所以玉儿知道也是这些,和老者说起的,也是这些。)

    “玉儿姑娘,你说几个月之前你,你家夫君就逢人便问张角造反没有,他在这个地方,怎么会知道张角会造反呢?”

    玉儿听到老者的问话,茫然的摇摇头,那段时间的周吟真的是吓死人,自己也偷偷的看过好几次,要不是后来周吟恢复了,说不定她俩还不会定亲呢。

    “好吧,玉儿姑娘,谢谢你对我夫妇的照顾,我们夫妇就按照你的意思搬过去住,不过,我们还是会按照客栈的标准付钱的。”老者想了想说道。一生阅人无数的他确实不知道这少年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了。

    人一旦对一个人产生兴趣,那就要搞个明白,特别是像老者这样的人物,他非得要把这人搞清楚不可。所以老者当即同意了玉儿。

    “公子,外面来了一个衙役,说是县令大人有请。”周吟正在自己的大院里忙和着,管亥从外面进来说道,而他的后,还有一个穿着官服的人。

    一听县令找自己,周吟心中可就有点打鼓了。这县令和自己没亲没戚的,找自己干嘛?周吟很纳闷,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上税!自己知道这做生意是要上税的,卖了这么多的房子,别人会不来找你吗?还有一件事,那就是营业执照的问题!自己什么都没有,属于无证经营的范畴,说不定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就这么完了。唉,都怪自己这段时间太忙,把这事给忘了!

    城里的事并不多,把房子交给那些付钱了的人就行了。就算是婚期临近要布置新房什么的,根本就不需要他动手,蒋李氏就玉儿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再说她也知道自己这个女婿也只有这么一个人,她早就将这事包办了。周吟这个当事人想要插手都不可能。

    周吟忙,主要还是他不想停下来,因为一停下来,他就不自觉的想起自己的父母,想起自己的朋友。在这陌生的世界,剩下他独自一人面对一切,特别是在即将成亲的这一刻,那种埋在心底的思念折磨着他,让他几近崩溃!所以他只能一刻不闲的忙着。

    听着后堂传来的脚步声,周吟的心里随着那缓慢而沉稳的脚步不停的折腾,他不知道自己将会面对什么样的处罚,心中的忐忑可想而知。而且,不管是周吟的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没有和这些所谓的政府官员打过交道,毫无经验的他只得小心翼翼的站在大堂门口,垂手而立。

    “想不到大家成为神人的,竟然是如此年轻的少年!真可谓有志不在年高啊!”虽然早就知道周吟是个少年,可是当见到周吟的时候,县令还是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呵呵,大人,小人就是一个懵懂的少年,哪里是什么神人神仙的?大人可不能听信外面的讹传。”周吟小心翼翼的陪着笑。县令慈祥的面庞让他安心了不少。

    县令是孔融的门徒,姓朱名才字有才,年纪也就在四十上下,三股胡须飘洒在前,很有一点仙风道骨的感觉。听周吟如此恭敬的和自己说话,不由让他对周吟份的鄙视态度有了一点好转。

    “听闻公子几月前曾说张角造反,不知道公子是如何得知此事的?是听闻还是猜测?还是······”

    要坏事!周吟心中可就有点后悔自己当初的做法了,心中县令都问这件事,别人自己可以不说,但是这可是县令,是这里的父母官,自己怎么解释?

    本来认为这朱县令会问自己税收的问题,周吟自己也做好了接受处罚的准备,可是这朱县令偏偏问起其他的,这一下,周吟被问了一个措手不及,毫无准备的他一下子就愣在了那里。

    “周公子可是不想说还是有其他的什么原因啊?”

    面对朱县令的再次问话,周吟茫然的摇摇头,随即有很快的点点头。

    “周公子是和意思?”这一下,这朱县令有点诧异了,搞不懂周吟是什么意思了。

    被朱县令的问话再次搅乱了周吟的心里,他脑子飞快的转动着,他知道,自己要是再不做出回答,恐怕这事就不能善罢甘休!

    “大人,小人是不能说。”周吟一想,这件事可不能告诉县令,要是跟着县令说:我是来自未来的人,早就知道这里将会发生什么。恐怕最后的结果不是他周吟会被人当做疯子就是这县令会被他的话整疯!

    “可否告知理由?”朱县令似乎不达目的不罢休。

    “家师在小人下山之后就警告过小人天机不可外泄,请达人见谅!”

    “不知令师为何人?”

    “大人请见谅,家师隐居多年,小人只知道我孩童的时候他是这一副模样,我下山的时候也是如此模样,似乎这些年他就没有改变过。而且从不准小人问他姓名。实在是······”神秘就要装到底,周吟干脆给他专门挑玄乎的事说。

    “小人在下山之后本想给师父磕头,谁知道等小人转的时候却发现不对!小人生活了几天的地方不见了,出现在眼前的就是这北海的地界了。”

    周吟的话一出口,县令可就惊呆了,这年头就听说神仙的事很多,而且周吟说只生活了几天,这孩童到这少年······他懵了!都是天山一地上一年,看来眼前这少年定是生活在天上!

    “周公子,小官实在不该多问,还请公子见谅!”想到这些的朱县令起走下大堂,对着周吟躬一礼。

    这一次,该轮到周吟吃惊了。这样·····过关了?这样也能过关?不过接下来朱县令的话让他更为惊讶了!

    “听说过几就是公子大婚,下官到时候定会到场祝贺!周公子婚期临近,肯定有事要忙,我派几个人跟着你去,给你打打下手吧!”

    走出大堂的周吟这一路是浑浑噩噩的,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县衙的,心中还在不停的问:妈的,这样就过关了?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农民三国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